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九十八章 没一个正经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听到声音,南山子脸上一凛,从药罐子旁边站起来,朝着雷逍遥急冲冲的就奔了过去,手里的蒲扇都没有来得及放下。

    “谁叫你到后院来的!出去,出去,出去!”

    一边说着,南山子上前拖着雷逍遥就往外推,手里的蒲扇一个劲儿的往雷逍遥身上呼,呼啦哗啦地响,打人跟不要钱似的。

    “喂喂喂!我说!你这个死老头子!”

    雷逍遥后面的一半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人已经被退出去了院子,气得嘴角直抽抽,反手就将南山子的扇子抢了过来,扔在了地上。

    “出去什么出去!本王要是不过来,你这臭不要脸的就把我徒弟蒙成你的了,告诉你,休想!”

    一边说着,雷逍遥朝着南山子右肩膀一抓,另外空闲的手紧跟着朝着他脸上呼,只是南山子一歪脖子,脸没抓到,却抓住了头发。

    “哎呀,你们别打了!”

    沐惜悦手里顾着炉子上的药,看着两个人一句话没有说完就打起来,又不能过去拦着,只能干看着他们两人像两个泼妇一般,相互揪着头在院子里转圈。

    “你给我滚!小悦悦嫁给了我痕儿,就是我门中的人,叫我一声师父是应该的,碍着你了?”

    南山子一身充满了仙气的白衫在雷逍遥手里都快被拧成了破布,他也不示弱,一边说着话,将雷逍遥用金冠束起的长发抓落下来,两人互不相让,一时间争得脸红脖子粗。

    沐惜悦看着两人咬牙切齿的模样,不由得摇摇头,自从见到面,这两个老头一天不打一架就全身骨头痒,非得两人身上带点伤才算完,妥妥的相爱相杀的贱骨头……

    药罐子礼传来咕嘟咕嘟的声音,沐惜悦知道该起锅了,也不管那两个老头,自己端了碗过来,将药引到碗里,端起来往端木芷的厢房走去。

    “本王的徒弟不管是嫁给了谁,都是本王的,你这不要脸的老匹夫休想趁机拐跑了我徒弟!”

    雷逍遥说话瞬间,感觉到头上传来一阵疼,忍不住的咧了嘴,可是拽着南山子的手却并没有松开。

    “你少臭美!就你那点本事还敢独占这个丫头?你能教的我也都能教,但是我这医术你能吗?二十年了你都没有赢过我,现在趁还没有在她面前出丑丢人,赶紧滚蛋!”

    说起医术来,南山子脸上瞬间带出一抹得意,转过脸的朝着沐惜悦看过去,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

    “你给我放开,小悦悦都走了!”

    南山子转过脸的瞬间,刚好看到沐惜悦端着药出去,一下子没有了打架的兴趣,松开手就顺着沐惜悦的方向追了过去。

    “你给我回来!”

    还没有跑出脚步,南山子就被拽住了衣服,转过身看着雷逍遥喘着粗气憋得一脸红,心里不由得多了几分窃喜,刚才自己占了便宜。

    “丫头给小芷送药,你过去干嘛?那是女子的房间,你一个大男人没事总想着往里跑是什么意思!”

    一句话,雷逍遥停了好几次才说完,说完停止了腰板冲着南山子翻一个白眼。

    “我是大夫,她是病人,还有比这更明白的理由吗?再说了,你自己的医术不行,以后就不要再丢人现眼了,要是闲的没事,就去找我徒弟比武!”

    雷逍遥脸上一黑,明目张胆的抢自己徒弟还不够,这南山子还到处拿着他的徒弟压人,谁不知道莫亦痕的武功天下少有能及,跟他比武,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你少说那些没用的,今儿我还就是不让你去小芷的院子里!”

    也不管南山子后面说什么话,雷逍遥就是死死地拽着南山子不松手,一会儿工夫,两人又纠缠在一起,打了起来。

    绕过前面的花园,沐惜悦端着汤药到了端木芷的院子,伸手递给了沐惜颜。

    这段日子调养,端木芷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很多,原本苍白的脸色也渐渐红润,多了几分生机。

    南山子这药圣的名字,可不是空穴来的,敢跟阎王抢人的,估计整个天下只有他这一位了。

    “雷逍遥呢?”

    端木芷伸手接过药碗,探了一下温度刚好合适,一口气将碗里的东西全都喝光,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他们……在后院!”

    想着之前两人纠缠在一起的模样,沐惜悦眼珠子转了一圈,脸上带着几分无奈。

    “又打起来了?”端木芷抬头看向沐惜悦,见她点头,叹一声,将手里的碗递给了沐惜颜:“让他们打吧,都打了一辈子了,不见面就想,见了面就手痒,左右打不死,不用理会他们。”

    沐惜悦的唇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