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4|18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呃……”

    对于皇后的问题,谢嫮面上的表情很是耐人寻味,皇后见她这样,干脆把手里的那封信递给了谢嫮,谢嫮接过去之后,这才低头看了起来,信的最后写着‘洛氏绝笔’的字样,信中的内容也是一些比较负面的情绪,说什么自己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云云。

    谢嫮看完了信,然后才对皇后递去一眼,皇后再一次蹙眉问道:“你肯定知道什么,对不对?”

    谢嫮没有说话,而是把信还给了皇后,皇后将信再次折叠好之后,然后才自言自语的说道:“我就知道她嫁给沈烨不会有好事,果不其然吧,她定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要不然依照她的性子根本不可能写下这些话来,你不说就算了,我自有办法叫人打听出来。”

    皇后说着话,就要招人进来,却被谢嫮拦住了,说道:

    “娘娘,不可。”

    皇后不明白谢嫮为何阻拦她,却也没有强行喊人,而是又一次正色问她,说道:“你若不说,我便自己去查,你不用担心什么,我与她情同金兰,没什么事是我不能知道的。你只管说,用不着顾忌什么,这件事我给你做主!”

    皇后的话让谢嫮稍微犹豫一下,眼前大好的机会,可以把洛氏从前受到的委屈一股脑儿的全部说给皇后去听,那样也许不用等到沈翕出手,皇后就能率先一步替沈翕把沈烨这个人渣处理干净,这样沈翕以后就不用背负那么多。

    可是,如果她真的把洛氏的那些事情说给了皇后听,那就是完全将洛氏拼死维持的自尊全都揭开在阳光之下,这对于洛氏而言,也许是连死都不瞑目的。沈翕之所以不把这些事情说出来,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个,他也想替他的母亲维持基本的尊严。

    更何况,今天问的人是皇后娘娘,她纵然与洛氏感情很好,可是谁又知道她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厌弃洛氏,会不会转头就把这件事告诉天和帝去听,天和帝知道了心上人这些年遭受的对待,他是会暴怒,还是会嫌弃,归根究底,她还是不知道,洛氏在这对帝后心中到底是个什么地位,若是贸贸然说出来的话,没准真的会坏事也说不定。

    思虑万千之后,谢嫮下定决心,摇了摇头,说道:

    “娘娘,这件事也许不是您所想的那样简单,她……”

    话还未说完,就被皇后娘娘给打断了,说道:“简单不简单,本宫自会查清楚。你去元阳殿找小皇孙吧,本宫累了,郝嬷嬷,送大皇子妃出去。”

    皇后娘娘态度坚持,半点不给谢嫮开口劝说的机会,就把门外守着伺候的郝嬷嬷喊了进来,郝嬷嬷忠心,收到了皇后的指令之后,就对谢嫮做出了个请的手势,倒不是说她对谢嫮有多尊敬,而是因为今后这位可真不好说是什么身份。

    皇上已经对皇后娘娘说了,要皇后娘娘认下大皇子做嫡子,那也就是说,大皇子今后的身份水涨船高,而皇上做这一系列的事情,为的是什么,虽然她揣摩不出圣意,可是也能大体的明白一些,大皇子今后前途不可限量,而这位皇子妃又岂不会妻凭夫贵?

    所以,不管怎么说,郝嬷嬷对谢嫮还是竭尽全力的客气,不仅亲自护送她出去,还把她送到了元阳殿中,帮她通传,亲手接过了小皇孙,送到谢嫮的手上才算功德圆满。

    谢嫮抱着康宁坐在出宫的软轿里,康宁正在显摆天和帝给他的那些看似随意赏玩,但只一眼便知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奶声奶气的声音在轿撵中传开:

    “娘,这个,给你。”小胖手抓了一串硕大的东珠链子,递到了谢嫮面前,谢嫮接过之后,他有动手抓住了一块盘龙玉佩,说道:“这个,给爹爹。”

    这小子这么小就知道要怎么送礼,谢嫮哭笑不得,将他放到一边让他自己玩儿去,自己则在心中担忧着先前和皇后娘娘说的事情。

    不知道皇后娘娘到底会怎么处理,她要是直接让人把沈烨抓起来拷问的话,估计情况会遭,可她若暗地里调查,又会怎么调查呢?

    一路忧心忡忡的回到了沧澜苑中。

    沈烨已经从沈翕的书房里离开了,沈翕正一个人站在院子里看花,谢嫮回来之后,他转过身来,亲自上前迎她,从她手中接过了早就对他张开双臂的小康宁,让他骑在自己肩膀上,然后才对谢嫮说道:

    “累不累?”

    谢嫮身上穿着礼服,头上也梳着贵妇发髻,微微点点头,若有所思的对沈翕说道:“嗯,你陪康宁玩儿一会儿,我进去换身衣裳就出来。”

    沈翕点头,然后就顶着康宁往花丛间走去了,康宁的小胖手自动抓着沈翕的发髻,另一只手抓住沈翕的耳朵,然后奶声奶气的声音就在沈翕的耳边嘟囔着,有的话说的分明,可有的话,却是听不清的,沈翕也不怪他,就那么好脾气的听他说着话,偶尔也会和他对话,小家伙如今会说两三个字连在一起的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