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5章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情是何物?不过是执着两字而已。或许你断情绝欲难解之事,动动凡心就豁然明朗了。与其眼见你那小小小徒孙按部就班,把天下大事搬弄成定局,结果无可挽救,不若我们两个老不死的给世事制造一点变数,或许就有了转机呢。”

    后来他把这番话反复思考,深以为然,也对一件事情深感烦恼负累,大惑难解,终是抱憾而终。本想聚魂之后再细细想,反正他有大把时间,大把空闲。孰料着了霄霜的算计,跳入因果轮回。

    之前严厉见他郁郁寡欢,请霄霜开解他时,霄霜只道他有更深的来历,不肯透露实情。他虽想不通自己到底是谁,也因此烦恼尽消。

    聚魂醒来那一瞬,只一瞬他便辨清,虽不知起于何时何事,当年他待严厉却果然就是执念,可惜彼时他心中糊涂,以至后来她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话说回来,若非如此,未必到如今他能有佳人在侧,儿女绕膝,形势皆在他掌控,灭世天劫也有了大转机。

    事实证明霄霜的思路完全正确,不负那个有如道祖重生的美名。

    因此他对霄霜非但没有报复之心,还有感激之情。唯一叫他不爽的是,那人竟是龙君。所谓天意弄人正是如此,奈何啊奈何。

    见灵犀忍不住嘴馋,伸嘴就要去咬木架上的鱼,娑罗忙拦住他道:“用手。”

    刚化了人的羽族都有一个通病,不会用手,脚反而更加灵活。方才捉鱼的时候,灵犀起初一味拿脚去踩。严厉教他半天他才学会动手,一馋却是连脚都忘了使,直接拿嘴叼。

    待灵犀吃了几口解馋,娑罗领着他回房。

    灵犀伸手要抱,娑罗不肯,还把手里的鱼搁在他手里,然后自顾走在前面。灵犀吃力地捧着一条大鱼,一面朝鱼身上啃一口,一面步履蹒跚跟在后面。

    爷俩进屋时,严厉刚泡进浴桶不多时。

    小窗外面零星开着不知名的野花,不艳丽,却很是馨香。严厉采下不少丢在水里,打算多泡一会儿,力求待会儿香艳诱人。

    连着忙了好几个月,她的心绪又经了一回大起大落,确实从里至外都透着疲惫。总算松懈下来,在热水里一泡,只觉四肢酸软,昏昏欲睡。

    “去,让你母亲也尝尝你的手艺。”娑罗掩上门的时候,往某个方向睨了一眼。

    “母亲,吃鱼。”灵犀还不及木桶高,只好把鱼高高举过头顶。

    严厉见状扑哧笑了,接过鱼咬了一口,细细品味一下。外皮虽烤焦了,里面的鱼肉却味道极美,不愧是某人腌制出来的。

    “去,让你父亲也尝尝鲜。”

    灵犀一听忙跑到床边,“父亲,吃鱼。”

    娑罗正在铺床,抽空回头咬了一口。见他微微颦眉,严厉不由笑问:“味道如何?”

    “甚好。”

    严厉嘀咕:“难道是我的嘴巴出问题了?明明有点酸。儿啊,你说酸不酸?”

    灵犀往日都是吃火气,第一次吃这种有形的食物,哪儿知什么是酸甜苦辣咸,听老娘怎么问,他就怎么答道:“酸,好吃。”

    严厉在浴桶里笑岔了气。娑罗却仿佛不知她在笑什么,铺完床就出门而去,不一会儿回来,手里捧着个小罐子。

    严厉先前在厨房见过这个罐子。

    “来,喝一口。”娑罗把灵犀唤到跟前,化出汤匙舀出一点罐中的东西。灵犀咕咚一口喝下,随即龇牙咧嘴地一脸苦相。

    “这叫醋,是酸的。”娑罗帮灵犀擦掉酸出来的泪,教道:“单喝味道极冲,当佐料加入食物中,适当调剂,会有意想不到的滋味。”

    灵犀连他的字面意思都难以理解,何况是话中深意,只一味点头如捣蒜。

    严厉催道:“儿啊,你快吃,吃完洗澡睡觉。”

    实则灵犀已经吃掉小半条鱼,撑得小肚子溜圆,开始打饱嗝了。他却尚且不知什么是饥饱,娑罗适时把鱼拿走,把他丢进浴桶里,然后再度出门。

    龙君站在溪边那块青石上,眼波沉沉地看着娑罗缓步近前。

    “天下水族皆是本君的子民,这条鱼也不例外。”

    娑罗把手里那半条鱼往青石上一丢,拍了拍手,对龙君做个请的手势。待龙君跟他对面坐下,他这才淡淡说道:“我正是见你很不爽的样子,唯恐你闷气郁结不得发作,伤身伤神,特来开解你几句。”

    龙君面色一变,随即朗声而笑:“本君亦想跟你闲话几句,且带了好酒。”说罢从袖里取出酒囊,揭开盖子,化出两只酒碗,逐一斟满。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