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7章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日上三竿,暑气降临。出了水潭严厉擦了把汗,祭出兵刃,拉开架势。

    “来,今日一决胜负才罢休。”

    龙君放眼四顾,“仙君不在,你何必浪费力气演戏。”

    “不关他事。”严厉径自动手道:“哪儿那么婆婆妈妈的!”

    “你忘了我有洁癖?真要切磋,也须等我沐浴更衣。”

    龙君一味躲闪。严厉也只得罢手,催他快去快回。他幻回真身,下水之前笑道:“你与其顶着酷热跟我动手,不如冷静下来,听我给你指点迷津。”

    严厉略一思索,笑道:“愿闻其详,我在屋里等你。”

    严厉已知龙君有什么弱点,且笃定他会趁酒气未退、手上有伤而示弱,才有心在他身上发一发邪火,听他这么说,不由改了主意。

    等龙君不多时来敲门,严厉已收拾好屋子,且煮了一壶茶。

    龙君素来心机机敏,而今又自认为大局在握,所图之事无不手到擒来,看来眉眼飞扬,邪肆骄狂之态更甚从前。严厉纵知他胸怀险恶,也不由被他过于明朗的笑容闪了下神。

    见他手里提着酒囊,严厉道:“你酒气未退,还是喝点清心败火之物。”

    龙君摇了摇酒囊,无奈道:“本也没有酒了。”

    多少年来耳濡目染,严厉对煮茶的过程了如指掌,照葫芦画瓢,煮出来的味道却乏善可陈。龙君只喝一口便搁下碗道:“这个味道我着实喝不惯。”

    严厉笑言:“起初我也喝不惯,多喝几次就好了。”

    龙君环视屋里,“本当昨日去那间屋子是仙君刻意耍弄我,不料这里也如此简陋。”

    “想必是聚魂之后他心中空无一物,就连凡俗之欲都寡绝了。”严厉假意诉了一通烦郁,求教道:“想来你比我更了解我夫君,依你看来,我当怎么搞定他?”

    龙君睨着她笑,笑到她满腹狐疑才叹息道:“仙君看来性情大变,我也深感陌生,须跟他相处之后才能重新了解他。然纵是块石头,定也架不住你温柔以对。”尔后洋洋洒洒细说一通,教严厉如何才能言行温柔,娇媚动人。

    严厉听得心思百转。依他性子,她拿这种话问他,他该生气才是,却如此平静地教她,自然是因他打着鬼主意才来示好。

    自他从妖帝记忆中得知冥王亦有续命之法,便暗地里花了一个大价钱,从冥王手中求得秘术。只是此术须有人心甘情愿为他去死,他一时还找不到人选。

    先前仙神聚会时,西海龙王假扮他醉酒失态。事后晧睿仙师唤他去无极宫品酒闲话,允诺要以炎之灵为他续命。他不知晧睿仙师不惜代价也要保他长生不死,顾虑此事风险极大,直言探究无极宫的长生之法。晧睿仙师坦言告知,着他自去寻找肯为他续命之人。

    而他挑中的人,正是与他宿命相悖之人。

    让严厉更加恼恨的是,他非但企图害她成为寡妇,还蓄谋害死她的父皇!

    念及他计划之种种恶事,严厉正觉无法再维持淡然,就听他说道:“你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也该收敛收敛劣性。”后面竟是语重心长数落起她来。

    严厉疑他心绪受到凤后记忆的干扰,耐心听着。他却忽然打住,颦着眉,若有所思状。

    严厉不由冷哼:“我父皇涅槃在即,之后会传位于我。他与我母后含饴弄孙,享清福去。届时我为皇为尊,与你平起平坐,也不至让你这点岁数却来说教我。”

    龙君哂然道:“肺腑之言,无关身份。”

    严厉又极其烦恼地嘀咕一句:“只是,或许你未必就这点岁数。”

    龙君疑道:“嗯?”

    “晧睿仙师没跟你说过?”

    “说什么?”

    “可知那老东西有颗龙珠?”

    “与仙师把酒闲话时曾见过此物,也听仙师详说过般若此人。”

    “你所见的龙珠,可是只有龙眼大小?”

    “正是。”

    “般若虽然短命,却修为极高,他遗留下的龙珠岂会小得那么可怜?”

    “你的意思是……”

    严厉叹口气。

    “当年我恍悟死劫应在你身上,曾管晧睿仙师求教。他道是你跟那颗龙珠有些渊源,绝不许我杀你破劫。我屡次向他求教具体,他却始终讳莫高深,不肯为我解惑。但我夫君心思缜密,自一些蛛丝马迹推断,你只怕……只怕非但与那颗龙珠有些渊源,甚至于,你就是般若。”

    严厉透露的讯息让龙君眼波一动。

    龙君思索少顷,哂然道:“听来你是盼着我比你年长?”

    严厉笃定他心下将信将疑,见他不追问,便也不多说,打个哈哈敷衍他道:“是,也不是。”

    龙君道:“年长年幼倒无所谓。何日你我同为神尊,一等般配,方是极好。”

    严厉忍无可忍,未及她接话,娑罗推门而入。龙君波澜不惊地看着他。严厉盼着他说点什么,却听他淡淡道:“家父已经来了,请龙君过去准备正事。”

    龙君道:“正事固然要紧,我且有几句闲话要跟仙君讲。”

    “既是闲话,晚些讲也无妨。”娑罗笑道:“事毕我夫妻定当摆酒,谢你援手之情。”

    “好说。”龙君哂然起身,意味深长地看严厉一眼,这才出门而去。

    “我不及他能言善辩,你怎么也不说他几句?”严厉郁郁瞪娑罗。娑罗往桌旁一坐,从袖管里掏出几样饭菜。严厉一看口水都出来了,哪儿还顾得闲事。

    “灵犀呢?”

    “霄霜与他亲近,带他消化食呢。”

    实则是霄霜知娑罗有暗恼,拿灵犀来献殷勤。

    大快朵颐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