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1章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他如何认出自己,朝他一笑,信手拿住他肩膀,往墙外一丢。他发出一声懊恼的喘息,想是跌得不轻。严厉气顺了些,身形一闪,瞬间离开后院,顶着一众侍者宫婢的惊呼进了前殿。

    殿中无人伺候。妖帝拥着狐裘懒卧在殿上,阖眼似在假寐。他身前摆着两只精雕细琢的白玉酒碗,几个酒坛,及一只大火炉,一只小火炉。

    小火炉上温着酒,酒香四溢。严厉见状也没客气,上前先自斟自饮一碗。喝完见妖帝斜着眼睛睨她,乍看懒散温吞,实则却如精明的猎人在打量猎物。

    严厉脸色阴沉,张嘴便揭短道:“除了后宫那些女人,你还真没别的地方可以发作仇怨。然怎么身边美眷成堆,你倒成天冷清度日?可是当日那一刀切得太狠,以至如今肾亏了么?”

    “我人都快冻僵了,何况是那根东西。”妖帝坐起来,往火炉里添了几块炭,朝严厉露出妖孽之笑,“要不你帮我暖一暖?”

    大罗天没有四季,终日都阴冷如冬。他虽占了龙君的肉身,本尊终归是蛇。蛇神最是惧冷,难怪他会如此。

    严厉冷眼看他少顷,却道:“好。”

    妖帝显然愣了。

    直到严厉钻进狐裘,贴着他肩膀而坐,他这才回过神来。见严厉撸起一只袖子,他也不客气,抓起她手臂,翻来转去找到一块没有疤痕的地方,咬下去,痛快喝了几口血。

    喝完帮严厉包扎好伤口,他幽怨道:“我心里冷,你这样也没用。”

    严厉瞪着他,“终归你已不是当年的南无。”

    “你却还是当年我爱那只傻鸟。”他挑起眉,一把将严厉揽进怀里,见她并不挣扎,遂越发抱紧,叫嚣道:“无论我变成怎样,总之想的就是这样!”

    严厉心下忧急,来到瑶池,进入大殿,却恍然又醒悟,她这一来无疑更落人下风,眼见无计可施,不由长叹口气。

    “连你都来胁迫我,我心里也冷。”

    妖帝沉默少顷才弯起嘴角,“有便宜不捡,我岂非痴傻?”

    “你抱着那盆炭,效果更好。”

    “炭火有燃尽之时,暖的只是皮囊。你却犹如骄阳,能暖到我心里去。”

    “……”

    “自从我知道自己被凌柯渡魂,时常都会深感迷茫。许多年来,唯有你最清晰明了。

    倘若我还是南无,大罗天上除了你,便没有我喜见之人事。当年你不知我父君将我化了人身,当我是条尚未开窍的小蛇,每天拿血肉喂我,还总是把我揣在怀里,帮我取暖,沐浴就寝时,也从不避讳我在。我本是怨你选了别人,恨上天待我不公,也被这温柔乡消磨平和了。后来那十年隐忍本觉幽怨,当是你亏欠了我,孰料竟是我无心害了你,至今也觉无法弥补。

    若我是凌柯,原本是极想入驻这里,而今却也深感厌倦了。我若在天庭常驻,固然能尝夙愿,却不免冷清孤寂,心中凄苦。”

    “将来你能展抱负,天下在手,世人敬服,你便不会这么想了。”

    “想掌控天下的是迦昱那厮。而今我最想要的是你,霄霜真人也拦不住我。”

    “我心里那人不是你,委实强求不得。”

    “可我若不强求,便再也没有这等机会了。”

    一番话说下来,严厉心知妖帝主意已定,索性把凤皇之劫悉数告知。

    妖帝听完颦眉想了想,笑道:“难怪你端不住。如此岂非叫我更不愿错失良机?”

    严厉一气凝极法力,震开妖帝,起身怒道:“相交至今,若说我心里分毫没你,实属自欺欺人。然你若想与我关系长久,闲时喝喝酒,动动手,说几句体己话,便务必帮我这回。不然我与你就此别过,明日再见,别怪我手下无情!”

    说罢她就要走。妖帝却迅速拦到她身前,好笑道:“逗你玩而已,你倒当真了?”抓住她手腕,强拉她坐回原处,连干三碗赔罪,又柔声道:“见你不计前嫌,诚挚待我,我心下十分欢喜。我既爱重你,岂会叫你为难。”

    听这么说,严厉这才缓和脸色。

    他又道:“如此看来,你父皇禁不得半点折腾,不如釜底抽薪,一劳永逸。但你若不赔点名声,我也真真是难办呐。”

    严厉暗忖自己的名声一向不佳,也不差这回,遂一口应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