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2章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严厉暗忖自己的名声一向不佳,也不差这一回,遂痛快应下。

    妖帝却又幽怨道:“你既愿意陪我演戏,何不就演场大的,一来我能轻松搞定四海龙王,二来也叫我得偿夙愿。我得不到你的心,便只要一个名分,难道你都吝惜?”

    严厉颇为头疼地发现,这厮绵里藏刀,竟是贼心不死。

    上天前严厉听闻,无照在雷泽摆擂招夫,有只妖灵拔得头筹。无照怪病难祛,受不了寡居之苦。霄霜的身体却越来越小,压根已不能用了。夫妻两个渐行渐远的样子。大婚那日霄霜却闯入禁宫,一掌毙了那妖,将花容失色的无照掳走。尔后二人音讯全无。华严急得团团转。严厉着耳目去寻也未果,本当夫妻两个找个僻静处重归于好去了,而今方觉此事有异。妖帝行事诡诈,泰半不依常理,只恐他已先下手为强,借无照之手阻断霄霜来援。霄霜若暂时被温柔乡绊住脚,倒不至误了大事,就怕他将娑罗之计抛之脑后,刻意不管凤皇的死活。

    严厉心知妖帝打了个长远主意,却如同被卡在刀刃上,一时拿他无可奈何,索性就松口道:“你既不厌弃有名无实之事,我又有什么好吝惜的。”

    “可是依我而今的身份,绝不可能入赘给你。”

    “那你便准备迎娶之事罢。”

    “可别是耍弄我。”

    “我岂会拿我父皇的安危玩笑!只是我父皇英雄盖世,爱惜颜面甚于生命,也一向宠惯着我,必不容我为他屈就于你。婚事须等他涅槃之后,找个机会再提。”

    “灵犀尚小,倒是好办。明亮与仙君极亲近,又不知情由,必然反对你嫁我。”

    “你明白就好。”

    “我有足够的耐心应付他的刁难,也会想办法叫他接受现实。”

    “……”

    “可是口说无凭,事后你翻脸不认,我找谁去说理?”

    严厉认真思索一番,取下颈上的凤凰眼,摘下上面那颗异类,余下交给妖帝道:“关乎我性命之物都给了你,你总该信了。”

    妖帝挑眉嗤笑:“你若食言,我难道要杀了你,一了百了?”见严厉要收回去,他又一把抢走道:“叫你吃点苦头还是舍得的。”

    严厉深感无言以对。

    妖帝将凤凰眼好生收起,定定看向她手里那枚硕大的银色珠子。

    “这个东西,我从没见过。”

    珠子做了伪装,他轻易也看不出那是记忆之气。严厉信口敷衍他道:“偶得之物,闲时把玩把玩而已。”说罢将珠子随意丢进袖里。

    妖帝幽幽问:“是仙君送你的么?”

    严厉不置可否,起身便走。

    听妖帝在身后轻笑几声,她回头一看,见炉里炭火烧得正旺,映得妖帝面如涂丹,仿若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终于受到心上人的青睐,明明高兴之极,却又强忍兴奋,绝不忘形失态的样子。严厉心中怨恼骤减,顶着宫娥力士注目,循原路离开瑶池,跃出红墙不见“白莲花”,遂沐着晚霞回府。

    凤族繁衍至今,纯血之凤仅存两百多只,每只皆于仙界身居要职,平素难得聚首。此番众神奉诏入府,凤皇自是要设宴款待。而严厉回天那会儿,凤皇正领着灵犀,在皇笳天例行巡视。

    严厉回府天已入夜。觉明府宫灯高悬,亮如白昼。烛武的近侍在大门外翘首以盼。

    “尊上已然入席,传下话来,叫您和小殿下回府后也上殿去吃酒。”

    “小殿下也未入席么?”

    “尚未回府。”

    “他不是一直跟在你主上身边?”

    “自从主上失职,害小殿下闯了天祸,便一向盯他盯得紧,他有私事也一向都跟主上报备。可先前只一眨眼功夫主上就找不见他了,底下人道是他在您之后出府,且带着二小殿下一起。”

    严厉颦眉想了想,先去向凤后禀告。

    凤后身体不适,故不上殿吃酒。听说始末,凤后大为怜惜:“固然联姻能保万全,却不免委屈我两个孩儿了。女婿而今不比当年,倒好安抚,只怕你更难摆脱南无的纠缠。”

    “儿臣只要父皇安然无恙,今后的事再说不迟。”

    待严厉进入朝阳殿,殿上已酒过三巡,君臣们其乐融融,相谈甚欢。

    严厉一上殿便噗通拜倒,请罪。

    凤皇沉下脸问:“你身在高位,因何失礼迟到?”

    严厉暗忖自己出府这事凤皇定已知晓,上殿前便编排好理由。烛武也帮衬她道:“君上息怒。殿下既是孝子又是慈母,且因驸……因白莲仙君伤心费神,疏漏礼节也情有可原。”

    众神都附和求情,凤皇仍是斥道:“若只为三两个人便焦头烂额,心胸眼界如此狭窄,将来如何护佑我凤族万千子民?你已十数年未管族中事务,先前遇劫便罢,而今诸事安定,也该收起私心,做做正事。”

    “父皇教训的是。”严厉深深垂首,做恭谨状。凤皇这才作罢,命她就坐。尔后君臣们谈古说今,展望未来。凤后召众神入府的理由,一来谨防妖界趁机作乱,二来凤皇即将传位给严厉,宣他们来与储君熟识亲近。既是要跟严厉亲近,她的终身大事必遭关注,因而话题很快落到“白莲花”身上。

    当年严厉大婚,众神齐来拜贺,与白莲花虽只一面之缘,宴罢起哄闹了回洞房,却无不叹他人品风丨流,与严厉妇唱夫随,当真是绝配。而今劳燕分飞,委实叫众神震惊又可惜。

    刚休了旧爱就结了新欢,可见寡情凉薄。于是严厉又被凤皇训斥一通。

    若在往日,当众被凤皇说得一文不值,严厉多半要辩驳几句,而今做了母亲,方知养儿不易,兼之心知凤皇为保她名节才装模作样,遂道:“儿臣也不愿如此。奈何……”

    见她形容有难言之隐,烛武又帮衬她道:“世人皆知白莲仙君善妒,微臣以为,殿下定是随便拿个人充数,刺激刺激他,不然岂会休了他,还不许别人去沾惹的道理?”

    众神皆附和这一揣测。

    见凤皇拈须不语,严厉则有些伤神状,烛武继续说道:“仙君回天这两日,每日除了在无极宫修炼平衡之术,便是到瑶池后墙外,看着那棵桃树发呆。咳……”干咳一声又道:“微臣路过那里时,顺便跟他说了说那树。听完他道难怪一见就觉熟识,原来树是有来历的,先前听别人道说,他对与殿下之间的往事俱无印象,唯独这树叫他心有所动,似是记起一些他与殿下不为外人知晓的往事。”

    严厉心里嘎登一声。凤皇也微微颦眉。

    烛武又道:“仙君还曾惋惜道,树虽终于结了果子,他与殿下却再无共享之日。微臣瞧这个情形,殿下使得虽是个拙办法,却颇有良效。仙君的心思显然有了回转,殿下只需稍放下点身段,不愁搞不定他。”

    众神跟着起哄,各种主意都冒了出来。严厉唯恐越说越离谱,忙瞪眼道:“本殿既下了休书,岂有再收回之理?”众神当她怨气未消,兼之性有骄矜,多说反会帮了倒忙,惹她炸了毛,事情更陷入僵持,遂都不再纠缠此事。

    宴罢已戌时。众神退散,各回皇笳天的洞府。凤皇摸着肚子,咂着嘴巴,在金座上不肯起身。严厉心知他意犹未尽,待烛武带宫娥力士悄然又迅速地收拾残局,就陪他又喝了几坛。

    “为父本想炫耀炫耀,孰料两个孙儿一个也不上殿。你这当娘的真真失职。”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