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3章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将卯时,整个觉明府都要醒来了。严厉让明亮去帮烛武安排事宜,她往朝阳殿去。

    朝阳殿掌事宫娥轻声禀道,昨夜凤皇在殿前摆宴,凤后命人把灵犀抱到房中,老少二人一起玩那平衡之术。凤皇回来灵犀已睡下,凤皇怜他睡得香,就容他待在御榻上。今日灵犀起得早,凤皇也便早起,抱他出门玩去了。

    “母后还未起身么?”

    “尚未唤婢子服侍梳洗。”

    刚说到这里,严厉就听内室哗啦一声响,忙撩起帘幕进去,见六十四片龟甲散落一地,靠坐在床头的凤后神色坚毅,脸色却透着灰败,元气耗损极大的样子。

    “母后这是怎么了?”严厉一惊忙上前探视。

    凤后摸着胸口缓了会儿气,虚弱道:“你父皇一向粗狂豁达,累劫至此也欲听天由命,道是纵使他真渡不过此劫,膝下业已后继有人,对得起列祖列宗。还道你世叔万般谋算,岂会有失误?定是烛武功力不够,打错了卦。为娘知道你世叔乍看平和,实则性有强势,不喜他谋定之事受人质疑,尤其为娘与他亲近,有丝毫质疑也是不信赖他。然他明知我族卦算无双,还笑为娘庸人自扰,不肯解惑。为娘心思重,想得多,为求万全才把主意打到你身上。你可怨怪么?”

    严厉道:“儿臣爱重父皇不亚于母后,母后有事不倚仗儿臣,儿臣才会怨怪。”

    “你能体谅甚好。”凤后释然笑了笑,叹气道:“你父皇却不理解咱们两个至亲的苦衷,昨夜跟为娘我闹腾不休。也怪为娘处置有误,明知他性子还管不住嘴,前几日与他商量做什么?彼时他严词拒绝,道是尽人事、听天命便是,胆敢使这歪主意,他必不与我罢休。为娘应承他,他总归起了疑心。昨夜为娘架不住逼问,就招了供,后见他怒气难消,左右哄不好,只好趁他不备用事实说话。”

    “母后莫非开卦了?”

    “虽虚耗身体,为娘终于能安心了。你父皇哑口无言,恰灵犀睡毛躁了,缠着他哭闹,他不得不耐心去哄,便未再纠缠此事。”

    隔辈儿亲,古训诚不欺人。灵犀素来喜欢缠着凤皇,凤皇待他也比待明亮还要宽容宠溺,浑不像当年教养严厉那般严苛。凤后定是笃定这点,才刻意拿个小子来绊凤皇的腿。

    而无极宫的玄奥由娑罗一脉相传,后辈门人心性皆受其干扰,凤后也不外如是。严厉没少吃这等软亏,嘘口气的同时,也不由对自己老爹深表同情。

    严厉把满地龟甲拾起来,收进凤后床头的宝匣里。

    “既搞定了父皇,母后还拿这随身宝贝撒气?”

    “为娘若不通此术,便不知吉凶祸福,也便不因此患得患失,比别人多操些心,多出些力,多做些挣扎和……决定。”

    “决定?母后所指的是?”

    凤后沉默少顷,这才摇头笑道:“饶是你世叔,也不会事事以我凤族利益为首。为娘若不是有卦术傍身,能司天命,如何守护自己爱重之物?”

    严厉想了想,劝她道:“母后的坚忍与付出父皇自是明白,岂会真与您置气?您强撑病体开卦,只怕身体每况愈下,还要在床上多将养几日。一切交给儿臣去办,您只管在府中安心等消息。”

    “甚好。”凤后颦眉扶额。严厉见她极疲惫的样子,扶她躺下便告退。

    凤皇生于巳时一刻,也便每次历死劫都这个时辰。

    皇笳天南有地域唤作梵谷,阳气最盛,地势也最好,是凤族的涅槃之地。

    辰正时分众神便已齐聚梵谷,各据方位,将梵谷围得水泄不通。各路凶禽也在下界严阵以待,谨防西海龙王自作主张,带妖界生事。

    万事俱备,凤皇这个正主却卡着时间才来。

    凤皇的胡子造型清奇,很招人注目。

    “早说祖父宠惯灵犀甚于孩儿。那把胡子都被玩出花儿来了,他也不打理打理,大庭广众仪容不整,明明威严受损,看来竟还颇无所谓的样子。”

    听身边的明亮附耳嘀咕,严厉绷着脸不笑。她身后的烛武却忍俊不禁,轻笑出声道:“二小殿下还小,背不动这个黑锅。”

    明亮忙请教烛武,他被严厉回头一瞪,只得肃然无语。虞靖的消息最是灵通,明亮掉头要问她,她早一扇翅膀,钻进不远处茂陵等人中间。

    明亮随即恍悟了什么,看向严厉的眼神十分惊奇。

    严厉耸了耸肩,极淡然道:“所以说,你祖父最宠惯的,是为娘我。”实则她心里如被钝刀戳了一下,酸溜溜的。

    凤皇犟且生死无惧,却总归不是铁石心肠,纵使赔上颜面和气节,也不舍与至亲死别的。只是他平生从未如此气短,难免别别扭扭,轻易也过不了心中那个坎儿。

    众神山呼拜见。

    凤皇于半空中环视四周,后朝一方招手。

    严厉忙上前:“父皇有何吩咐?”

    “儿啊,”凤皇疑惑道:“你们交头接耳在议论什么?”死劫将至,他体内火气压制不住,以致面红耳赤,七窍冒火,兼之仪容不整,看来十分滑稽。

    严厉忍住笑道:“论您来这么晚,许是昨夜太过劳累,睡过头了。”

    “胡闹!”凤皇眼睛一瞪,一摸胡子才了然一囧,不由解释道:“跟你母后生了一晚上气,后来又忙着哄你儿子,才忘了打理这个东西。”说着就要拆开。

    严厉忙拉开他的手,严肃道:“时辰到了,您先顾正事。”

    “正个屁事!”凤皇再度环视四周,“你母后闹这个阵仗,叫为父很是暴躁。”

    严厉道:“您忍一忍,很快就过去了。”

    凤皇冷哼:“你母后非要无事生非,逮着你我两个至亲瞎折腾,调这么多男女老少来看为父光屁股,摆明想叫为父晚节不保,遗臭万年。”

    “父皇怎可轻看自己?您老人家老当益壮,身材健美,保管男人看了艳羡,女人看了垂涎,不帮您传诵千古,也叫您流芳百世。况且母后都不计较您春光外泄,您怕个什么劲儿。”

    凤皇明显囧了一刹,严肃道:“儿啊,待会儿可别只顾看为父出丑,手下失了分寸。”

    严厉见状也面色凝重:“儿臣想得更多的,是事后怎么把您喝倒。”

    “大言不惭,等着吃教训罢!”凤皇化为真身,六翼挟着烈火,飞到梵谷底部。

    时辰已到。

    五百年来压制劫火的无形禁力骤然失去桎梏,如刺破万尺苍穹的炽烈阳炎一般,几乎在瞬间烧透凤皇的身体。死去的过程却很漫长,每一刹都痛苦无比,饶是凤皇也无法承受其重。何况他累劫至今,痛苦必然翻了无数倍。

    万丈光芒之间,凤皇千疮百孔的身体剧烈翻滚着,震耳欲聋的凄鸣也随炎浪一波一波四散。梵谷的山壁被其撞得轰隆作响,进而化作轰鸣的回声,与层层炎浪直冲天际。炎浪逐层往上扩散,仿佛自梵谷中生出一株火红色的巨树。

    渐渐的,整座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