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太傅与王爷自将郁闷不提,那边邵阳公主受的惊吓着实不轻,她在内室里里拉了聂清麟的手,身子都微微颤抖,颤着音儿说:“那样可怖的人,一脸的凶险,我怎么可能会嫁他?莫不是他也如潘府三少一般强抢了事的吧?”

    聂清麟拍了拍姐姐的手,竟是因为姐姐的聪慧有些无言以对。虽然真相就是如此,可是她却不敢再吓姐姐,只能是柔声说道:“作将军的,难免样貌阳刚了些,妹妹会去叮嘱王爷,让他休要总是这般惊了姐姐的。”

    还不容易安抚了皇姐后,她才回转的自己的房间。

    太傅正在侍女的服侍下换药。原本腿部受伤早就该痊愈的伤口竟然是崩溃开来。替换下来的药布上也全都是有些乌黑的血液。

    聂清麟原本以为他复又拄拐只是装一装样子,搏个可怜罢了。想着腿没痊愈那会儿,他便是总是没正行地哄骗自己腿痛,让她亲自给揉搓按摩。可是现在看来,竟然是真的腿伤复发。

    太傅将聂清麟进来,便不动声色地拽过一旁的薄被盖在腿上。

    等到侍女们退下时,太傅才主动提道:“原以为邵阳公主只是记得不大清楚,却没曾想失忆如此,早知道便是让宏王爷缓缓才来好了。”

    这是太傅最大极限的表达歉意的方式了。聂清麟微微收敛了眉眼,坐在离那床榻甚远的椅子,这个男人到底是没有将她那封书信上的请求挂在心上,皇姐已经如此这般,当初了和亲北疆时的适应苦楚难道是要再经受一次不成?她轻轻说道:“那王爷……是打算接姐姐回北疆吗?”

    没想到,太傅却简单地说:“以后都不用回了。”

    聂清麟闻言诧异地抬起了头,便听卫冷侯接着道:“一个月前,北疆休屠宏王爷已经因为伤重不治而亡,从今以后再无此人。”

    这下永安公主真是有些惊异了,过了好半响才说:“他竟是舍得?”

    太傅懒得跟果儿讨论其他的男人,便是半合着眼儿说:“原本就不是有宏图大志的,受了打击便更无称霸北疆的野心了……本就是要带着孩儿隐居大魏,所以便是拜托本侯先替他照顾孩儿,再处理妥当部族以后的事宜。公主书信的请求,本侯不是没有考量,只是拆散他□□女的勾当,本侯实在是做不来,便是带着王爷来看一看。他现在就是个无权无势的,公主若是觉得他碍了邵阳公主的安生,自可以命人拿了他一杀了事。”

    这番话说得是有礼有节,简单轻松。聂清麟竟是有些无言以对,她自然听得清楚太傅的话里尤带着气儿。若是放在以前,她自然是应该有些眼色,伏低做小一番讨得太傅大人的欢颜。

    “太傅说得及是,见你舟车劳顿许是累了,本宫就不打扰太傅休息了。”说着她便站起身来,准备将自己的寝室让与太傅。

    “你给我站住!”太傅已经被这绝情绝义的小女娃气得要浑身颤抖了,浑然没将韦神医千叮咛万嘱咐的“不许动气”放在心上,一时毒气攻心,突然脸色一变喷出了一口浓血。

    聂清麟看白了一张脸,连忙唤人去请太医。

    那韦神医也是一路跟来的,听了太傅吐血,连忙背了药箱一路飞跑了过来,用银针封住了太傅的血脉,又让他嗅闻了凝神静气的熏香平复血气燥热。

    聂清麟在单嬷嬷的陪伴下守在了门外,待得神医出来了,连忙问道:“韦神医,他……太傅这是怎么了?”

    韦神医摇着头叹道:“公主怎么不知?太傅大人去提审那叛贼葛清远时,被那贼子设计激怒,结果脸上溅到了毒血,也身染奇毒……”

    聂清麟听到这,身子一僵,卫冷侯为何会去提审那葛清远,她自然是记得清楚。自从提审了以后,她便是再未见到太傅……加之又是误会太傅与那匈奴格尔番部公主的事情,竟是从来没有想过他会中毒。

    “这毒……解来吗?”聂清麟白着嘴唇问道。

    韦神医摇了摇头:“那个葛清远的心可是真狠,用了南疆豢养药人的方法来给自己喂毒,这毒甚是折磨人,若是经血液中了便要狂躁七天七夜而亡,从无解药。幸而老朽以前曾经寻访南疆时,见过此毒,便一意研究,便是寻了个导毒的法子,将太傅的体毒从腿部先前的伤口逼出了大半,不过现在脸上喷溅之处还留有疤痕,而余毒也却是要慢慢化解……不过解毒的过程甚是折磨人,先前太傅的身子瘫痪了一半,浑身都是使不出气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