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人。传话的人说,他会在明天中午把信放在凯莱门前的邮筒最下层,我身边李洛基和王信宏的眼线太多,所以托了二百和燕宁。今天和你说,就是觉得这事可能不会太顺利,如果二百和燕宁被人拦住了,还要靠你去帮我跑一趟。这事儿你别和他们提,听着像我不信他们似的。”

    陈衡略一沉思,保证道:“你放心。”

    告别陈衡,林轻见了宋二百,台词没变,只是把取信的地点变了变:“我有个有点本事的朋友,叫凤书,她最近又进去了。前几天她托人传话……”

    “传话的人说他会在明天中午,嗯,把信放在中央公园北门的邮筒最下层,我身边李洛基和王信宏的眼线太多,所以托了陈衡和燕宁。今天和你说,就是觉得这事可能不会太顺利,如果陈衡和燕宁被人拦住了,还要靠你去帮我拿一趟。这事儿你别和他们提,听着像我不信他们似的。

    宋二百缓了半天:“你说……是有人害你和刘宗?”他握了拳头,“我明天随时等你电话!”

    最后一个见的是燕宁,这段台词林轻已经背熟了:“我有个有点本事的朋友,叫凤书,她最近又进去了。前几天她托人传话……”

    “传话的人说他会在明天中午,把信放在滨海路和大元路交界的的邮筒最下层,我身边李洛基和王信宏的眼线太多,所以托了陈衡和二百。今天和你说,就是觉得这事可能不会太顺利,如果陈衡和二百被人拦住了,还要靠你去帮我拿一趟。这事儿你别和他们提,听着像我不信他们似的。

    燕宁看着和二百差不多迷糊:“姐,怎么回事?有人要害你?”

    第二天下午,林轻在三个地点都走了一遍。

    按照她的想法,这三个人中任何人心里有鬼,都会去自己听到的地点销毁那封信。

    她先去了凯莱。

    蹲下身去,早上放进去的信还在,不是陈衡。

    又去了中央公园。

    信还在,不是二百。

    最后去了滨海路。

    信也在,不是燕宁。

    拿着三封完好无损的信,脑子里有几个念头蹭蹭蹭往外冒。

    也许是对方已经不在乎会不会暴露,也许是她的谎话太明显,也许这三个人真的都和此事无关……

    还有一个念头一直在疯狂生长着:是两个人!

    如果要对付她的是两个人,他们互相交换了信息,发现她给的地点不同,立刻就会发现这是个套。

    林轻打了个寒颤。

    -------------------------------------------------------------------------------

    第三天的时候,她在家里见到了林缘和金静。

    林缘坐在客厅看报,金静在厨房里烧菜。

    林轻对这忽然而来的示好有些反感,只看了一眼,就坐到林缘对面,给自己倒了杯茶。

    “看起来,爸爸已经不怕李洐了。”

    林缘点了点桌上的一沓文件,笑道:“李洐自身难保。”

    林轻拿起文件翻了翻,赞叹:“老底儿都被翻出来了,这么多条,够判几次死刑了。”她放下文件,挺有兴趣地,“爸爸,你别说,让我猜猜你找到了谁做帮手。”

    林缘从报纸里抬起脸来。

    林轻嘿嘿一笑:“我猜,王凯行。”

    林缘没否认。

    林轻又拿起文件,重新翻起来:“您从前教我,炒股票要懂得虚虚实实,做事也一样。我猜王凯行一直都想对付李洐,只是拿我们当幌子,不让李洐怀疑……”

    她说着说着,忽然说不下去了。

    文件前面几十页,还是大片大片的“李洐”,等到了后面几十页,“李洛基”的名字变得铺天盖地。

    林轻双手发颤地翻到最后一页,只觉喉咙干涩:“爸爸,这是……怎么回事?”

    林缘好像早知道她会这样反应,放下报纸:“最近这十年,李洐渐渐放权,他干的那些事,多是通过李洛基和李秘书的手。爸爸知道你和他关系好,我已经说服王董事长再等一个星期。你要是有什么事,就快去做。”

    金静从厨房端着菜出来时,差点被飞奔出去的林轻撞翻。

    她稳住身形,喊:“轻轻……吃饭……”

    回答她的是“咣”的一声摔门声。

    沙发上,林缘又拿起报纸:“让她去吧,毕竟这么多年情分。”

    --------------------------------------

    林轻在外面跑。

    她一边呛风,一边拿出手机,给姜楚乔打了个电话:“楚乔姐,我交易账户上还有多少股票?全卖了!折成现金!”

    对面姜楚乔不明情况:“现在卖?林轻,现在卖可是要亏1/3,你再等半个月……”

    林轻怒了:“立刻提。”

    姜楚乔仍在犹豫,林轻冷笑一声:“怎么,楚乔姐,敢情我爸派你回国不是来帮我,是来坑我的?”

    姜楚乔不高兴:“林轻,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一个人说的话可以变,投资风格可不能。你这几个月的买卖,和你从前的风格简直是两个人。我就奇怪了,帮我管钱的究竟是你,还是我爸?”

    电话那边沉默了,半晌姜楚乔说:“给我两天。”

    林轻找着李洛基时,他正在湖边钓鱼。

    林轻放轻脚步,连奔跑带来的粗重呼吸都憋住了,也不知道是怕惊了他还是怕惊了鱼。

    她盯着他难得安静的侧脸看了许久,忽然蹲下抱住他的腰,脸贴在他胸口:“哥哥,你快走。”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