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二:三爷(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子爬起来,气得手都在发抖。

    这就要哭了?

    陈彦允皱了皱眉,她眼里的泪珠已经滚下来了,手上脏兮兮的,雪水化了,脸冻得通红。但是她咬着嘴唇,止不住地喘气,却半声都没有哭出声来。

    这个小姑娘有点高傲,也很骄纵,估计真是委屈极了。

    “你摔了两次就要哭了?”他觉得好笑,“脸都哭花了,你再休息一下就能看见了,自己也就能回去了。不会成瞎子的,不要害怕。”

    顾锦朝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以前不敢哭的现在统统哭出来了。

    反正她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反正他也不认识她。

    陈彦允有种被缠上了的感觉,有点无奈。陈义一会儿该过来了,这场景还真不好解释。

    但这小姑娘哭个不停,也是很可怜。

    “你再哭下去,可能就真的看不见了。”他说,“快别哭了。你的手帕呢?擦一擦脸吧。”

    “你们都和我作对……”她边哭边说,“你们都不喜欢我……母亲也不在了。我也不要你们喜欢我,我……”她哽气,“我才不要你们喜欢我。”

    陈三爷才看到她的胸口缀着一块巴掌大的麻布,颜色和衣裳相近,他竟然没看出来。

    她母亲不在了吗?

    顾锦朝用袖子抹了抹眼泪,过了一会儿就不哭了。自己蜷缩着脚坐在地上。抿着嘴不说话。

    陈彦允叹了口气,慢慢地蹲下来问她:“谁不喜欢你了?”

    顾锦朝却沉默了起来,她好像瘦得厉害,小小的一团,就像只没人要的小猫一样。

    可能是看到她没有母亲了。他突然动了恻隐之心。觉得她很可怜。

    这种感觉只是在他心里存在了一刻,但是很不舒服。让他觉得很想做点什么来帮她,实在是心里不舒服。

    “总是有人喜欢你的。”陈彦允安慰她说,“你现在还小。以后就有人喜欢你了。一辈子有这么长呢,你说是不是?”他想不到自己还能这么有耐心。竟然浪费时间哄个小姑娘开心。

    她还是没有说话,却抬头看了看他。还是什么都看不到,只有一个高大模糊的影子。

    顾锦朝眨了眨眼睛,小声说:“我眼睛好疼……”又问他。“你不是下人吧,你是谁?”

    陈三爷站起身,他已经看到陈义朝这边来了,他要立刻动身去大兴了。

    “好好休息,不要看雪地。”陈彦允说完,转身沿着抄手游廊走了。

    陈义果然在不远处等着她。

    走在路上的时候,陈三爷问管事:“我看到贵府还有人在服丧,可是有什么不幸之事?”

    管事回答说:“咱们表小姐的母亲逝了,服丧的应该是伺候表小姐的人吧!”

    陈三爷听着没有说话。回去后不久,他就有意无意地打探过,知道了顾锦朝的身份。 适安顾家顾郎中的嫡长女,从小在她外祖母家纪家长大,刚及笄后不久母亲就去世了。

    难怪那天她这么委屈。

    明明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竟然哭得这么难看。

    陈三爷凝神想了一会儿

    陈玄青过来请安了。

    他让陈玄青坐下,跟他说:“前几日你祖母说,想让你和俞家小姐定亲。至于成亲的事,你要是愿意就几个月后。要是不愿意这么早成亲,就等明年会试过了再娶。你看你怎么打算的。”

    陈玄青只是犹豫了一下,立刻就说:“父亲,我想早点成亲。”

    陈三爷本还以为凭着陈玄青的性子,会等到会试后才成亲的。

    既然他想早点成亲,那自然好。

    从定亲、下聘到娶进门,也就是三个月的功夫。

    而这三个月,正好是朝廷风云变幻之时。皇上驾崩,新皇登基。范川党被全面肃清,牵涉户部官员达二十多人。右侍郎沧州许炳坤也被牵连下台,那晚他亲自带人抓捕,主审许炳坤三天,后判他流放伊犁。

    他也从詹事府詹事升任为户部尚书,东阁大学士,最年轻的内阁阁老。

    陈玄青的婚事他是没怎么管,等到他手上沾满鲜血,却也是功成名就的时候。天下大概也是平静下来了,他平稳地坐在高堂上,接了儿媳捧上的热茶。

    陈三爷温和地对陈玄青说:“以后你可要好好待人家。”

    陈玄青点点头,看着父亲很久。

    父亲好像已经不只是那个父亲了。

    喝茶,放下茶杯,举手投足之间,都隐隐有压迫感,这可能真的是权势带来的。

    谁说不是呢,出了个阁老,陈家才是真的要进入鼎盛的时候了。(未 完待续 ~^~)

    PS:  鄙视我自己的速度,说好的单更啊。。。。发现三天一更挺好的,哈哈。不急不忙的。。。我能快点会尽量快的,大家可以隔一段时间看,不捉急哦!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