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师傅连徒弟的醋都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想必嘉怡还记得皇上的师弟师妹,周光远和宗瑶成亲那日吧。”曾康淡淡开口,瞧了瞧岳嘉怡的面色,又继续道,“当然,我提的是那场宴会上的两场好戏。”

    听到这话,岳嘉怡心里猛地一动,惊讶出声:“你怎么知道?”

    曾康对她一笑,“你忘了?我有熟识的人,就在流水派。”

    这件事在岳嘉怡见到曾康的时候,曾康就提过。不过那时候岳嘉怡整颗心都沉浸在苦闷中,自然华丽丽地忽略了。

    现在听曾康提起,她才从少得可怜的记忆中,把这旮旯里的记忆片段拎了出来:“哦哦,想起里了,你继续。”

    于是,曾康笑了笑,继续说道,“第一件,当然是嘉怡对皇上的告白,着实让众人感到惊讶。”

    岳嘉怡抬了抬眼,没有说话,搁在身前的手开始搅起衣角。

    “第二件,皇上和紫韵单独见面你可知道?”

    听到第二句话的时候,岳嘉怡的脸色一僵,心里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绵延开来,速度快得让她反应不过来。

    曾康隔着桌子打量了岳嘉怡的表情,只一眼,便知道她当时定然也是看到了。不由得勾了勾唇角,道,“我真得为你感到难过。”

    “你无需说什么难过不难过的,你所说的这些都应该是你接下去要说的话的开场白吧。”岳嘉怡性格直爽,实在是听不惯这些拐弯抹角的开场白。

    见岳嘉怡开始不耐烦了,曾康也不再卖关子,只是笑着抚了抚掌,说到,“其实我今日找你来,确实是有话要和你说。”

    岳嘉怡蹙眉,问到,“什么话?”

    曾康笑,眼底微暗,“嘉怡已到了成婚的年纪了吧,我们之前也相处得极好,我已经托父亲向皇上请旨赐婚了,你觉得可好?”

    “不好!”还不待细想,岳嘉怡就已经脱口而出回答。话音落后,她大约也是觉得不太好,便咳嗽一声,说到,“曾少爷,你也知道,我对你没有什么朋友以外的情谊。唔,我其实挺谢谢你送我回京的,不过……”

    说到这里,岳嘉怡忽然顿了一下,脑中一亮。

    她一直纳闷为什么刚好回京的时候,就遇到了同样返京的曾康。现在想起来,那是因为……他有认识的人在流水啊!

    会不会是,他知道自己离开了流水,要回京城,所以故意和自己遇到的呢?

    在岳嘉怡考试思考的时候,曾康轻轻笑了一声,道:“你是不是在想,我和你在回京的路上遇到,其实是早就安排好了的吧。”

    虽然岳嘉怡是这么想的啦,但是被怀疑对象这么轻巧低说出来,她还是有些窘迫。

    似乎知道岳嘉怡在想什么,曾康含笑说道:“是,没错,我是故意和你相遇的。但是 ,我确实喜欢你,这点我没骗你。大约除了你,这京城里所有人的达官贵人都知道了吧。”

    听到这话,岳嘉怡眨了眨眼,窗外薄薄的阳光从窗外投射进来,落在她面上,却将她惊愕的表情照的一览无遗。

    她并不是完全不知道曾康对自己的喜欢,曾康一直待她殷勤,她多少是感觉出来了,只是没想要他会因此提出要娶她,甚至都找简疏白请旨了。

    简疏白……

    这个名字滑过脑子 ,岳嘉怡心情忽然落了下来。

    房间里一时静默得估计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晰可闻。许久之后,岳嘉怡仿佛才回过神来,问道:“皇上答应了。”

    曾康看了看她的神情,想了想,点了点头,“嗯。”

    “呵呵。”岳嘉怡笑了一声,满满的嘲笑,“我知道了。既然你们都决定了,还问我意见干什么?”

    曾康抬眼看她,目光温柔:“嘉怡,你放心,婚后我会待你比现在更好。”

    岳嘉怡转头看向窗外,没有说话,任由曾康将手覆在她手背上。

    外面阳光很好,但她心里很凉。

    ————————————————————

    吃过饭后,岳嘉怡由曾康一路送回了将军府。

    路上,岳嘉怡并不怎么说话,感觉情绪很低落。一直到曾康将她送到了门口,岳嘉怡仍是低垂着头,默然地往台阶上走去。

    “嘉怡。”曾康忽然在后面唤了她一声,岳嘉怡不自觉地转过头来。

    只见曾康噙着笑朝她走过来,俯身在她面颊上突然一吻,起身时眼神幽深,“好好休息。我走了。”

    说罢,也不等岳嘉怡有什么反应,就转身走了开。

    岳嘉怡愣怔在原地,半天才恍然反应过来自己被偷了香。

    这该死的曾康,竟然趁着她出神的时候占她便宜!

    愤愤地抬手想抹掉脸上那一点的温度,身后忽然又传来一道低低的声音,“嘉怡。”

    这声音好似微微凝着冰的水面,明明是温润的声音,此时却显得有些寒凉。

    而更重要的是,这声音岳嘉怡再熟悉不过,简疏白。

    岳嘉怡背对着简疏白整理好了神色,转过身时,她的面上已经一片平静了,甚至还挂着平素她脸上再常见不过的笑容,“皇上。”想了想,她又俯身行了个标准的礼,“嘉怡见过皇上。”

    在岳子骞回京的时候,岳嘉怡就知道简疏白回来了,只是,明明在流水派天天相对的人,回到京城后反而许久不曾见一面,好像陌生人一般,之前的熟悉都仿佛在这不曾见过的日子里消失殆尽。

    因此,这突然见到简疏白,岳嘉怡觉得心里有个地方钝钝的。

    见到岳嘉怡这番举动,简疏白眼中微微一动,却是几步走到她面前,开口道,“怎么行这么大个礼了?之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岳嘉怡笑,眼神淡淡的,好像融不进阳光,“之前是嘉怡不懂事不知规矩,如今知道规矩了,自然要遵守。”

    说着,她朝简疏白微微俯身,道,“皇上若是没有什么事,嘉怡便回府了。”

    见岳嘉怡转身便走,简疏白眼神一顿,下意识伸手拉住她,低低问到,“怎么了?你现在就是在这么不想见到我么?”

    这话问地岳嘉怡好笑,她偏过头,反问道,“嘉怡哪里敢不见皇上?皇上向来都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我留不住也不敢留。只求皇上下回来的时候,提前通知一下,嘉怡必定张灯结彩好好迎接。”说着,她抬起另一只手,去掰简疏白的手,口中毫不留情地说道,“但是嘉怡现在没有心思和皇上周旋,还请皇上高抬贵手,放开我。”

    岳嘉怡这通话并不像是表面所的那样,简疏白知道她话中有别的意思,因而心里更难受了。可他脑中就滑过方才曾康吻她脸颊的样子,顿时有些愠怒,“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就这样随随便便让男人亲你?”

    听出简疏白话中的责备和怒气,岳嘉怡一阵莫名后却是哀伤无比。她也不再挣扎着让简疏白放开,而是抬起一双已然暗淡了光辉的眼,静静地看着简疏白,苦笑道,“是又如何?皇上不是都赐婚了吗?我和我的未婚夫如何相处,和皇上有什么关系?”

    话说到这里,岳嘉怡大约也是气急了,顾不上谦卑自称,统统变成了“我”。

    简疏白脸色微变,他张了张口,本想说赐婚的事并没有决定,他今日来就是想问问她的意见的,可是,出口的话变成了:“就算赐了婚,你二人也并未成亲,该顾及的脸面,还是要顾及的。”

    听到这话,岳嘉怡脸色一白,接着笑了出来。如果仔细看去,还会发现她的眼底似乎有隐隐的水迹:“脸面?”她又笑了一声,“我的脸面也是我自己的,和皇上又有什么关系?”

    简疏白手指微顿,又听见岳嘉怡继续道,“不管怎样,谢谢皇上赐婚,我感激不尽。只是,皇上既然清楚地知道我对你是什么感情,那么,既然赐了婚,就请皇上别再出现在我的眼前了,好不好?”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岳嘉怡的声音极低,好似带着淡淡的哀求。

    简疏白莫名心头一涩,手指的禁锢跟着松开。岳嘉怡便抽出手臂,再也不看他一眼,转头向大门走去。

    那道浅粉色身影消失在大门之后,简疏白却仍站在原地。

    缓缓抬手按住心口,他蓦然觉得,好似有些难受。

    我并没有赐婚啊。

    这句话,简疏白到底是没有说出来。

    不过他现在觉得,似乎说不说已经不重要了,看岳嘉怡这样子,已经完全接受了这门婚事。如果他现在去和岳嘉怡说,这门婚事可以不作数,岂不是让她平添希望?

    可是,心里这么难受,是为什么?

    简疏白站在将军府门外,看了那扇大门许久,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声音,告诉他:简疏白,你可能真的对岳嘉怡有了别的感情啊。

    窗外天色很暗,抬头只看得见一片墨色无边漫开,别说月亮,连平素常见的零碎星子,今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