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齐以翔眉头紧皱,俊脸上满是倨傲而危险地戾气:“你是不是最近太闲了?如果太闲我可以送你去国外呆一阵。”

    声音阴森冷漠,齐翰堔听出他像是生气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可是在帮你,你不是想尽早吞掉沈氏吗?我是怕你感情用事下不了手,所以才替你作了这个决定!”

    齐以翔眼眸漆黑深邃,连说出来的话,都充满低沉之感:“爸,既然现在齐氏我做主,请你以后就不要再插手了,我自己会处理。”

    “你!你这个臭小子,你敢这么跟我说话!我若不出手,你打算什么时候吞并沈氏?你是不是看沈鸿文把沈氏留给宁美丽,而不是沈雪莉,所以就心慈手软,不打算对付你心爱的女人了?”齐翰堔气得怒声质问,这也是他最担心的一点。

    他千算万算,万万没有想到沈鸿文那个老东西,临死的时候居然来了这么一招,把沈氏留给了宁美丽。

    若是沈鸿文把沈氏留给沈雪莉或者宁蓝心,他相信自己的儿子肯定会照着他们之前的计划,毫不留情的吞并沈氏。

    可是沈鸿文把沈氏留给了宁美丽,齐氏若是要吞并沈氏,宁美丽必然会跟齐以翔翻脸,他担心自己的儿子会顾忌心爱的女人,不会再对沈氏下手。

    “我说过,我会处理!”

    齐以翔不耐的说完,“啪—”就挂断了电话,完全不给沈鸿文留任何情面!

    沈鸿文气得直接将手里的烟盒捏成一团废纸,恨得牙痒痒的。

    无论是为了给蓝心报仇,还是为了齐氏自身的发展,他都必须要吞并沈氏。

    尽管沈鸿文将沈氏留给了宁美丽,宁美丽是宁蓝心的女儿,但这并不能阻挡他要沈氏的决心。

    宁美丽他自会照顾,她的归宿是他们齐家的儿媳妇,而不是跟他做对的沈氏总裁。

    *

    宁美丽气愤的离开齐以翔的总裁办公室,冲进电梯里。

    电梯直达底层的停车场。

    只听“叮”一声,门向两旁缓缓打开。

    宁美丽来不及收起含着怒气的眼神,看见电梯里站着的人时她陡然一怔。

    电梯外站着的居然是梅香!

    梅香也是一愣,见到是宁美丽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眉头,而后唇边扯起一抹假笑:“宁小姐,这么巧遇见你!你来齐氏,是来找我老公的吗?”

    她特意着重音量在‘老公’二字。

    宁美丽回过神,脸上浮起冷硬的笑容:“我过来有事。”

    说完绕过梅香,走出电梯。

    身后传来了梅香不依不饶的女音:“宁小姐,以翔现在是我老公,麻烦请你以后没事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宁美丽停下脚步,眉头皱起。

    齐以翔不是跟她说,他跟梅香已经离婚了吗?难道他是骗自己的?

    再又一想,他们夫妻离不离婚关她什么事,她已经怀了玉力琨的孩子,跟齐以翔是不可能的。

    转过身去,宁美丽坦然的回答:“梅小姐误会了,我来齐氏是为了公事。”

    “是吗?”梅香挑了挑眉头,将散落而下的碎发,夹在耳后,随后幽幽道:“那是我多虑了,不好意思啊,宁小姐,我还以为你是那种不知廉耻的前女友,仗着跟别人老公有过一段过去,就没事骚人人家老公,破坏别人婚姻。宁小姐你年轻又有本事,如今已经是沈氏集团总裁,应该不会做第三者,破坏别人家庭的哦?”

    宁美丽冷着脸,看着她惺惺作态的模样,梅香这番话的意思分明就是在指责她勾引齐以翔,破坏他们婚姻!

    “既然当初是我主动提出,要跟你换回身份,就不会再留恋你这个身份有关的人和事。”宁美丽声音清冷。

    “宁小姐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梅香换了一副笑脸,提着裙摆,快步走过来:“哎,你觉得我这条裙子,好看吗?!”

    说完,也不管宁美丽看不看她,梅香自顾自、婀娜多姿转了个圈。

    宁美丽眼尾余光瞄到,她转身的那一刹那,线条柔和的美背,全数暴露在昏暗的灯光下。

    陶瓷般剔透的肌肤,散发着晶莹的光泽,诱人到极点。

    看着梅香盘得精致漂亮的头发,耳朵和脖子上戴着的名贵珠宝,还有她身上那华丽的长裙……

    果然,嫁给齐以翔之后,梅香整个人变得不一样了。

    像个富贵的豪门少奶奶,气质神韵都不止提升了一个层次,整个人容光焕发、光彩夺目得刺瞎所有人的眼球。

    梅香悠然勾唇,炫耀道:“今天是我生日,这条裙子可是以翔花了三千万买来送我的礼物。原本,还有一周,就会在欧洲上市。但是,以翔说,这条裙子特别适合我,直接把版权全部买断,也就是说:这条裙子,是世界上唯一仅有的一条。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宁美丽只是默默听着梅香的话。

    梅香走到她面前,俯身,露出漂亮迷人的傲然沟壑,她眉开眼笑地说:“以翔说,这条裙子,只有我才有资格,与它相配。”

    “……”宁美丽一听这话,眸光暗暗的闪了闪。

    梅香非常满意的勾唇一笑。

    她说:“好可惜哦,听说你怀孕了。如果你没有身孕,我倒是可以邀请你参加我的生日party盛宴!以翔宴请了好多达官显贵、帅哥靓女,如果你去的话,指不定我还能给你介绍几个帅哥呢。”

    梅香的眼睛,来来回回在宁美丽的脸上和身躯上穿梭,最后“啧啧”摇头:“不过,你怀孕了!这世上恐怕没有哪个男人,能容得下怀了其他男人孩子的女人吧。”

    她这话分明意有所指,意思是齐以翔也不会再要她这个怀了其他男人孩子的女人。

    宁美丽本能的皱眉,厌恶的想要离去。

    梅香却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掐住宁美丽的下巴。

    她镶嵌着钻石的尖锐指甲,深深刺入她的皮肉,宁美丽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本能的就要抬手扯开梅香的手。

    然而,梅香却没有放手的意思。

    她嘴角的笑意,不减反增,只是,眼底却一片冰冷与阴狠,她嗤笑:“宁美丽,你知不知道,每当齐以翔眼里只有你,没有我的时候,我的心,不知道有多痛多难受?!”

    “放手!”

    宁美丽忍无可忍了,怒吼一声,将梅香用力的扯开。

    梅香身子踉跄了几步,险些站立不稳,不过她却没有在意。

    她用冷漠孤傲的睥睨着宁美丽,残忍一笑:“不过我现在不在意了,因为……我怀孕了。以翔说,从今以后,会全心全意对我和孩子好,宁美丽,你……彻底出局了,明白吗?!”

    宁美丽一听这话,脑子一下就炸开了。

    梅香,怀孕了?!

    怪不得,齐以翔会这么残忍的对她,不顾他们曾经的情分,一再的逼她,要得到沈氏。

    原来,梅香已经怀孕,她跟齐以翔即将再有一个孩子。

    他已经对她彻底的死心,以后会跟梅香和他们的孩子在一起。

    现在她对他而言,仅仅只是一个初恋跟过去式而已。

    梅香再次捋了下散落而下的碎发:“今天,我就不跟你聊了,改天我时间宽裕,再跟你好好叨叨家常。以翔还在楼上等我呢,先走了。宁美丽,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哦,因为以翔说:可能这几天会送你一份大礼,千万不要死了,没命收礼!”

    讥讽完毕,梅香没有迟疑,转身大步离去。

    宁美丽怔怔的看着梅香离去的背影,满脑子都是她最后的那句话‘以翔说:可能这几天会送你一份大礼,千万不要死了,没命收礼。’

    齐以翔,他还想怎样?

    他已经把她逼到了这个地步,难道他真要将她跟莫佑铭的关系公之于众?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宁美丽嫁了自己的哥哥,让她被众人唾弃死,他才满意?

    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她?

    即使不爱了,能不能给她保留最后一丝的尊严?

    为了吞并沈氏,他一定要这样不择手段吗?

    *

    回去的路上,宁美丽一直都心事重重。

    直到有电话打进来。

    “是我!”电话那边响起莫佑铭低沉的嗓音。

    “嗯。”宁美丽轻应了一声。

    “今晚有空吗?我订了餐厅,一起去吃饭?”莫佑铭试探的问。

    宁美丽下意识的反应,是想拒绝,她今天是真的没有心情,再陪他用餐。

    可是想了想,长痛不如短痛。

    上次莫佑铭说要给她肚子里的孩子当爸爸,要他们不要离婚了,对外一直隐瞒他们的真正关系,宁美丽一直拖着没有给他答复。

    一来,莫佑铭上次因为救她,差点失去了一条双腿,她不忍心马上拒绝,以免影响他重新康复振作;

    二来,沈氏现在是危机时期,她还要借助跟莫佑铭的绯闻争取时间,也不是时候跟莫佑铭说清楚。

    现在,齐家父子握有她和莫佑铭兄妹关系的证据,万一他们公开此事,影响的不仅是她跟沈氏,还有莫佑铭、她母亲宁蓝心。

    她不想再连累其他人了。

    再说她跟莫佑铭本来就是兄妹。

    她怀着玉力琨的孩子,却跟莫佑铭维系名义上的夫妻关系,这对他来说也不公平。

    深吸一口气,宁美丽下定决心问:“哪间餐厅?”

    莫佑铭瞬间惊喜,以为这是宁美丽答应跟他在一起的良好开始,于是立即报了他订的餐厅名字。

    “路上有点堵,我可能要晚一点到。”宁美丽看了看时间说。

    “没关系,我等你!”莫佑铭不在意的说。

    宁美丽到达餐厅的时候,莫佑铭已经等了好久了。

    他提前帮她点好了餐,知道她那阵因为孕吐,口味比较重,所以特意为她点了一道酸橘汁金枪鱼。

    见到宁美丽走过来,莫佑铭赶紧替她拉开了椅:“路上这么堵吗?快坐下吃吧,肯定饿坏了。”

    那么体贴的口吻,仿佛又回到了他们恋爱感情最好的那段时间。

    那时候他们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只是凭感觉在一起,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无需去顾忌。

    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宁美丽心里苦笑了笑,没有坐,只是扫了一眼四周的环境。

    这家餐厅的环境很好,空气中飘着愉悦的墨西哥音乐,加之又已经过了饭点,所以餐厅里客人不多。

    宁美丽觉得有些话还是早些讲出来比较好,不然她怕这顿饭吃完,自己又狠不下心来,于是说:“饭我就不吃了,一会儿还要回公司加班。”

    “加班也得先把肚吃饱啊,你还怀着宝宝呢。”莫佑铭说着就去拉她。

    结果宁美丽将手一甩,喊了一声:“佑铭……”

    她已经很久没有用这样的声音喊他了,听到莫佑铭心里没来由的一震。

    “怎么了?”他问。

    “对不起,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我真的无法再接受你。不仅是因为我们是兄妹的关系,有件事我没有告诉你,就是我肚子里的孩子,其实是玉力琨的。”

    玉力琨去世的消息,蛟龙帮一直捂着,还没有公之于众。

    相信莫佑铭还不知道,玉力琨他已经不在了。

    “你曾经说过,除非我选择孩子的亲生父亲,否则你不会放手。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已经决定再嫁玉力琨,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所以抱歉,我必须要跟你离婚,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再联系了,相信你以你的条件,我们离婚之后,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这些话宁美丽已经在来的路上想好了,无非就是在莫佑铭面前重复一遍,宁美丽麻木的说着,脸上还要装出一副冷酷无情的样子。

    莫佑铭整个人顿住。

    他以为她赴约,是跟他重新开始,没想到她居然是特意来给他一个交代的。

    双手紧紧握拳,莫佑铭心头钝痛,他本能地不愿意接受:“如果你早打算跟玉力琨在一起,为什么之前没听你说过?”

    “你不是一直都不同意离婚吗?我也没有机会跟他再婚啊。莫佑铭,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你应该很了解我,如果我不是真的很爱一个男人,我是不会给他生孩子的,我跟你跟齐以翔都在一起过,可是我都不肯给你们生孩子,但是我愿意给玉力琨生这个孩子,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我是真的爱他,只要你肯离婚,成全我们,我……”宁美丽尽量让他相信她是真的很爱玉力琨,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够了,不要再说了!”莫佑铭失控的吼道,心口间好似被剜去了一个洞,疼得他撕心裂肺。

    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充斥着一股胀痛刀绞的感觉,憋闷得让人几近窒息。

    “如果这真是你想要的,我成全你!”目光如炬地瞪着她,有丝伤痛从眼底划过。

    说完,莫佑铭转身沉痛的离开,背影显得那么孤寂、落寞。

    宁美丽低着头,紧紧的捏紧拳头,控制住自己的浑身颤抖。

    莫佑铭走后,整个餐厅像是一下暗下来了,音乐停止,宁美丽觉得自己的世界仿佛也一同沉入了黑暗。

    她知道莫佑铭的脾气,如果不是真心想要和她重新开始,是不会几次舍命相救,恳求她回头的。

    只可惜,她与他之间已经注定了,是再也回不去了。

    道德不允许,横在她心底的那道伤疤也不允许。

    *

    一周后,宁美丽收到了莫佑铭寄来的离婚协议书。

    看着上面他熟悉的签名,两人之间算是真的到了尽头。

    或许这样结束的方式对谁都好。

    从生疏到亲密,再从亲密到生疏,宁美丽觉得这是对她最温柔的结局。

    莫佑铭终于还是选择放手了。

    成全她,也是成全他自己。

    血缘关系是他们之间永远也无法逾越的鸿沟。

    与其死死纠缠在一起,不如放手解脱。

    这样的结果,对谁都好。

    只是到底夫妻这么久,说现在一点感想都没有,那一定是骗人的。

    长达十几年的相伴,从此以后她跟他就会分割在两地,再无任何瓜葛,而她从孤儿院认识他,到嫁给他为妻的这段漫长过程,也将画上句号……

    或许从此以后,连见面了,也只是陌生人……

    心里虽然难受,但有些事情就是不得不有个了断。

    宁美丽没有再跟莫佑铭见面,她依旧装出像没事人一样上班下班。

    只是肚子已经渐渐显出来了,宝宝已经15周,她穿稍紧一点的衣服便可以看出小腹明显隆起。

    宁美丽请了保姆跟营养师专职照料她。

    还预约了高级妇产科的医生,定期去做产检。

    但每次去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偶尔何子菊会陪同。

    媒体很快嗅出异样。

    之前宁美丽怀孕了,还照料车祸的丈夫,如今莫佑铭康复出院,宁美丽却不见人影。

    莫佑铭一个人出席活动,宁美丽作为妻子不见陪伴,甚至宁美丽怀孕产检,身边也不见莫佑铭的踪影。

    于是记者便开始猜测两人其实早就已经离婚。

    之前被爆出复合的消息,不过是迷惑大众的假象。

    莫佑铭车祸住院,宁美丽亲自照料,仅是处于道义,并非感情。

    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