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几秒之后还是齐以翔率先开口,波澜不惊地视线扫视向她,颀长身姿满是不容靠近的淡漠气息,令人望而止步。

    他蹲到宁美丽面前:“你不需要这样假装可怜兮兮地来求我,不管你信不信,这次要整个沈氏的人可不是我,用这种手段逼你的人也不是我。”

    “那是谁?齐翰堔?”宁美丽一猜就猜到了。

    齐以翔狭长黑眸睨着她:“你应该已经知道了齐翰堔跟沈鸿文二十年的恩怨,他对沈氏是势在必得,所以才会串通银行催你贷款,目的是让你走投无路,然后将沈氏拱手让出。”

    “不可能!”宁美丽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

    “但是沈氏他一定要吞并,就算这次让你侥幸躲过去,还有下次,再下次!”齐以翔双手板住她的肩膀,俯下身,犀利的眸子锁住她的。

    齐以翔说得很有道理,既然齐翰堔执意要得到沈氏,肯定会无所不用其极。

    宁美丽只不过是一个刚刚接任沈氏的新任总裁,跟齐翰堔这个商界枭雄斗,根本毫无胜算。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这么逼我?”宁美丽气得浑身都开始战栗,被雨水刷白的脸色更是一片清冷。

    她好恨。

    她做错什么了?为什么一个个都要这么逼她?

    齐以翔将她如此奔溃的模样,心里划过一抹心疼,忍不住握住她冰寒的手,她竟然没有缩。

    “美丽,你听我说,离开沈氏,不然齐翰堔不会放过你。”

    宁美丽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目光怔怔:“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只要你不是沈氏总裁,他便不会再逼你!”齐以翔的声音极轻极淡。

    宁美丽冷笑,嘴角弯起一抹嘲讽:“让我离开沈氏,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你们齐氏并吞沈氏,这就是你给我出的主意?”

    “你既然不是沈鸿文的女儿,又何必力保沈氏?”齐以翔眼神深沉得彷如幽深古潭。

    宁美丽再次冷笑,将冰冷的手从齐以翔掌中抽出来,一半决绝一半绝望:“没错,沈氏我可以不管,大不了我一无所有。但你们休想我会这样把沈氏拱手让给你们齐家,你们再逼我我就申请破产,不过你是不是忘记了,你之前大量收购沈氏,手里也有大笔沈氏的股份,如果沈氏真的破产,对你们齐家来说也捞不到多少的好处。”

    齐以翔不禁笑出来,且是略带宽慰的笑。

    不愧是让他选中的女人,到这地步,至少她还能保持头脑清醒。

    懂得利用自己手上的筹码来跟他谈判!

    齐翰堔对沈氏势在必得,除了跟沈鸿文二十年的恩怨,为宁蓝心报仇外,同样也是看上了沈氏这块肥肉。

    沈鸿文如今一死,沈是群龙无首,各方都在盯着这块肥肉。

    就算他们齐氏不出手,其他集团也未必不会出手。

    商场一向就是这么残酷!

    他齐以翔也是一个商人,对沈氏自然是不会放手。

    但相比较沈氏而言,他更想得到的却是另一样东西。

    “我可以答应让齐氏注资,帮你偿清所有银行债务,但是这样做势必会违背我父亲的意思,所以你必须提前答应我一个条件!”齐以翔视线对上她,模样荣辱不惊,一双潋滟黑眸犹如深海漩涡般深不可测。

    “什么条件?”宁美丽惊讶,齐以翔居然肯反抗齐翰堔,反过来帮她。

    “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嫁给我!”齐以翔波澜不惊的目光,却自有一股摄入之气,黑眸散着平静的犹如深湖的幽深光泽。

    什么?

    宁美丽瞪大双眼,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要我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和你结婚?”

    “没错,我要你!”齐以翔视线一瞬不瞬的盯在她脸上,那种眼神,分明是极强的占有欲。

    比起沈氏,他更想得到的便是她!

    宁美丽只觉得讽刺,讽刺无比!

    “谢谢你的不嫌弃,不过沈氏跟我肚子里的孩子比起来,我肯定选孩子。”宁美丽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拒绝。

    “为什么?难道你肚子里的孩子就这么重要?你就这么在乎它?”齐以翔心头沉痛,英俊的脸庞上掠过一抹一闪而逝的僵硬,低凉的嗓音质问她。

    “它是我的孩子,我当然在乎。”宁美丽护住自己的小腹,本能的回答。

    任何人都别想伤害她的孩子。

    这是她跟玉力琨的孩子,也是玉力琨在这世上唯一剩给她的东西了。

    玉力琨是救她而死的,若是她连他唯一的血脉也没有保住,她会比死还难受。

    他们想怎么逼她都无所谓,但是她的孩子,谁也别想动。

    “看来你真的很爱孩子的父亲,难怪莫佑铭舍得离婚,终于肯放手了。”齐以翔意味深长道,漆黑深沉到让人发憷的眼神,紧紧地盯在她身上。

    宁美丽没有回答他,扶住小腹从沙上缓缓站起来,往门口走。

    她觉得跟齐以翔之间,已经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

    她不可能为了保住沈氏,放弃自己的孩子。

    也不可能为了嫁给他,就杀死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不管什么理由,她都做不到!

    看来来求他,根本就是一个错误。

    与其让齐以翔逼着她打掉孩子,不如把沈氏让给齐翰堔。

    正如齐以翔自己说的,她不是沈鸿文的亲生女儿,没有义务一定要帮他保住沈氏。

    但是她是肚子里的孩子的亲生母亲,任何一个母亲也不会在危急关头,选择放弃自己的孩子。

    所以她做不到!

    “站住!”齐以翔低沉的嗓音唤住她。

    宁美丽脚步顿住,但没有回头:“我不会答应你的条件!齐总,还有什么事?”

    “你既然那么看重肚子里的孩子,为什么不能分给妮妮多一点的母爱?”齐以翔冷沉着俊脸,沉沉的眼神盯向她。

    宁美丽冷笑着回:“齐总,妮妮是你跟梅香的孩子,这话你应该去跟梅香说,而不是我!”

    她现在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没有那个义务还要帮他养女儿。

    说完,宁美丽就打算离开了。

    可是齐以翔却再次叫住了她。

    “如果我说,妮妮其实是你的亲生女儿呢?”

    “……”

    宁美丽浑身一震,眸光倏然呆滞。

    “这不可能!”她本能的反应。

    转过身去,宁美丽满脸的不信:“齐以翔,你要骗我也该找个合适一点的借口,生没生过孩子,我自己会不知道?”

    齐以翔目光深邃的凝望着她,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倏尔视线从她身上收回来,他转身踱步到沙发边,坐了下来。

    双腿优雅地交叠在一起,他取出一支烟,拿出打火机啪嗒一声点燃。

    星星火源慢慢燃烧,空气里有刺鼻的尼古丁味蔓延而开,掠过宁美丽的鼻翼间。

    然后,她听见齐以翔说,“的确,妮妮不是你生的,但你却是她的亲生母亲。”

    呼吸骤然一滞,宁美丽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

    “还记得那次,你为了莫佑铭来求我吗?”齐以翔微微吸了口烟,吞云吐雾间是他平静到没有情绪的声音问。

    “……”

    “那是一场公平的交易,我答应你会帮莫佑铭,但是我在你身上取走了一样东西,其实是你的卵子。”齐以翔漆黑深邃的眸凝视着她,低冷而富有磁性的嗓音道。

    宁美丽懵了,彻彻底底的懵了。

    整个人如遭雷击,全身僵硬在那里,无法动弹。

    只用一双赤红的眸子盯着坐在沙发中的他。

    “妮妮,其实是我的精子跟你的卵子结合的孩子,梅香只是代理孕母,并不是她真正的母亲。”齐以翔定定的望着站在对面的她,眼神灼灼,一字一句的说道。

    “……”

    宁美丽抿紧唇,视线定格在他身上,震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然而心中的冷意,却是有增无减。

    她努力深呼吸,却还是抑制不住内心仿佛止不住的咆哮。

    她慢慢移开步,缓缓站定到齐以翔的面前,握紧了双拳,赤红的双眼,盯着他,反问:“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

    齐以翔又抽了一口烟,吐出青青袅袅的烟雾,眼神深暗:“我本来打算让你跟妮妮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再告诉你妮妮的真正身世,这样你可能比较容易接受,可是我没有想到你不等我告诉你,就已经跟梅香调回了身份,离开了我们父女。”

    宁美丽扯了扯唇,自嘲的笑:“这么说还是我不对了?你隐瞒妮妮的身世这么久,我一直以为她是你跟梅香的孩子!”

    她摇头失笑,笑得无比的自嘲,心中分不清是有多冷多寒,心脏像是要被冻伤了。

    齐以翔微微敛了下眼眸,将手里的烟熄灭,起身走向她:“梅香跟我非亲非故,我从来没有和她在一起过,也对她没有丝毫感情基础,怎么可能让她怀上我的孩子?”

    宁美丽嘴角讥嘲而轻蔑的勾起,努力抑制着心底那股无法诉说的悲凉,她强行控制着,冷声问:“是吗?你不会让她怀上你的孩子?”

    齐以翔走到她身边,轻轻从身后搂住宁美丽的腰际,下巴搁在她肩膀上,唇瓣凑到她耳边,轻声低笑,“在我心里,有资格生下我孩子的女人,只能是你!”

    他的话,却让宁美丽浑身一激,像是被人触及到某根紧绷的神经,让她猛地迅推开他。

    回身过来看他,她不住后退几步,拉开跟齐以翔之间的距离,一对赤红酸涩像小兽一般警惕而频临绝望的眸,瞪在他身上,苍白的唇瓣抿得紧紧的。

    宁美丽眼中闪烁着晶莹泪光的眸,被齐以翔不留余地的纳入眼底,狠狠撞在他的心尖上,让他的心脏,有那么一瞬间,不可抑制抽搐的一痛。

    他倏尔上前一步,抬手试图拭去她眼中的泪水,“怎么了?得知妮妮是你的亲生女儿,你不高兴吗?”

    “别碰我。”宁美丽抬手挡开他的手,语气是抑制过后的平淡,然而不断跌宕起伏的胸口,却出卖了她此刻真正的心情。

    现在他的眼神,他的动作,到底有几分真?

    她来这里,不是为了看他的虚情假意。

    明明梅香都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他居然还当着她的面说谎话!

    她分明在之前就已经领教过他的残酷,却好像一直不肯彻底死心,这大概就是女人的通病,对待一个自己深爱的男人,不论多久,不论他如何伤害自己,始终都会对他抱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

    而现在,这种希望着他还能有一点点信任期待值,终于也化为泡沫,消散于她心底深处,渐渐归于无形……

    “你没有碰过梅香?没有跟梅香在一起过?那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从哪里来的?”宁美丽冷冷地抬眼看向他,嘲弄的问。

    齐以翔一滞,眸光牢牢看着她笑得完美的脸,眉头不自觉的皱起。

    “我怎么知道?我跟她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可是她却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宁美丽平静地笑,笑容淡淡,然而言语却是顽固得偏执,丝毫不肯退步:“齐以翔,就算妮妮是我跟你的孩子,那又如何?如今你跟梅香已经有自己的孩子了,难道就许你跟其他女人有孩子,我跟别的男人生的孩子就要被打掉?你对我提出这样的条件,难道不觉得自己太残忍太自私了吗?”

    “谁说梅香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齐以翔怒吼,俊脸上瞬间覆盖上了一层浓浓的阴霾。

    宁美丽睁着闪烁着晶莹泪光的眸凝视他,嘴角勾起嘲弄的弧度,“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

    “……”

    她那种笑容跟眼神,看得齐以翔心底一阵慌乱,就好比他做了一件多么罪不可恕的事情,自己却浑然不知的感觉。

    他忽然很惧怕也很厌烦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处在黑暗中,什么也看不到,然而却有很多双眼睛,正隔着黑暗肆意欣赏他的恐惧不安。

    宁美丽没有再说什么,转过身,毫不犹豫的朝门口走去。

    在离开齐家大门的那一刹那,一直强忍着没有流下的泪水,终于像是决了堤,肆无忌惮的下滑,滚落。

    想止,想拼命地阻止这股忍不住的眼泪,但却是怎么也止不住……

    从齐宅里离开后,时间已经很晚了,宁美丽漫无目的游走在街道上。

    凝望川流不息的经过身旁的车辆,头顶上是磅礴大雨,然而,她迷离的眼前,浮现的是却是七年前的一幕。

    当时莫家在S市是屈一指的名门,然而遭遇小人算计,仇家报复,被爆过往黑料,莫家几乎一夕间从名门豪富跌变成千人所指落难户,而莫氏的一切被查封的查封,收购的收购,失去所有光鲜亮丽的一切,并且S市难以生存。

    莫家遭遇如此劫难,宁美丽作为莫佑铭的未婚妻,想尽一切办法帮助莫佑铭。

    只是当时她也只是一个小明星,没有那么多的钱,能够帮他。

    最后她想到去求齐以翔,只要他肯借资金,就能缓解当时莫家所遭遇的困境。

    但是齐以翔已经在很多方面,帮了她不少的忙。

    除了帮她进娱乐圈,还有一些细小细微的事情,不用一一清数出来,那些都是不能忽略的。

    他或许是喜欢她没有错,但只因喜欢就帮了她这么多,她无法说服自己心安理得的再次接受他的帮助。

    何况这次莫氏需要的是一大笔资金,齐以翔不可能因为喜欢她,就免费无条件的帮助她的未婚夫。

    所以,当一个人义不容辞帮助一个人的时候,不是为了财,就是为了色这样的道理,忽然在宁美丽的脑海中划开……

    那天晚上,她走进一家二十四小时药店。

    等她再出来时,手中多了一盒杜蕾斯……

    她不是一个喜欢亏欠别人的人。既然她要去求齐以翔帮助莫佑铭,自己总是要付出些什么,所以……

    打电话告诉莫佑铭,那晚她要在片场拍戏。

    宁美丽便伸手拦下一辆计程车,进入车内,报出了一个既不熟悉也不陌生的地址……

    那晚来到齐宅,齐以翔刚刚沐浴过后。

    听佣人说宁美丽来找他,他显然很诧异。

    穿着宽松灰色浴袍的伟岸身姿站了起,迈步出了书房门,走下楼去。

    齐以翔倨傲挺拔的身影出现在旋转楼梯上,当他视线第一眼就扫视到站定在客厅的女人时,他眸光微微沉了下。

    宁美丽主动找上门来,这还是第一次。

    他深邃的眸盯在她身上,还未开口说什么,宁美丽就先平静道,“我来找你,是想请你帮佑铭。”

    齐以翔凝眉,他深深看了她一眼,沉默良久,开口问了一句:“我为什么要帮他?”

    说完,踱步到客厅,齐以翔在沙中坐了下来,双腿优雅交叠在一起,从茶几上拿起一包烟,取出一支点燃,深邃得令人望不见底的深眸,凝视着她。

    他抽烟的样很好看,骨骼好看的手指夹着烟蒂,颇有成熟男人的迷人味道。

    宁美丽看向他身上穿着的灰色浴袍,浴袍松松垮垮的套在他身上,微微露出他结实性感的胸膛。

    他的肌肤不是健康的小麦色,微白,但却白得格外好看。

    不得不承认,不论从哪一个方面看过去,他都是浑身透出沉稳迷人气息的男人,虽不足以让任何女性一见就怦然心动,但却是越看越入迷。

    但对于他这幅略带了妖孽众生暴殄天物的姿态,宁美丽没多大感想,迈步到他面前,将一直握在掌心里的杜蕾斯递到他面前。

    她没有说话,但看到她手掌重心的那盒明白告示着什么的东西时,齐以翔已经抬头看她,低醇似酒的声线,问,“什么意思?”

    他的眼神忽然带了一股寒沉的压迫感,定在人身上时,让人莫名想要打寒噤。

    有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