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搬我那里去住,虽然我们还没有举办婚礼,但今天已经正式注册了。”他的要求不算霸道,却充斥着不容拒绝的味道,“现在我们已经是夫妻,所以起码要住在一起。”

    宁美丽想了一会儿,丝毫没有反驳,笑着回答:“那自然是要的,我今天下午就搬过去。”

    “那我叫贺梓安排人帮你搬。”

    “不用,也没什么东西,我自己一个人没问题。”

    宁美丽回公寓收拾了一下,何家现在出了事,何子菊早就买机票回去陪父母了。

    宁美丽一个人收拾完毕,开车去了齐宅。

    齐宅大门的警卫看到是她,连忙拿起对讲机和管家安嫂说了什么,安嫂很快带着一群佣人跑出来接她,挥手让警卫放行,来到她身边恭敬道:“太太,您回来了。”

    宁美丽有些尴尬,安嫂唤她太太,可见齐以翔已经交代过齐家的下人了。

    可是她现在要正式入驻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她还是有些不安,坐在车上双手敲打着方向盘,“嗯,我回来了,那个,妮妮在家吗?”

    妮妮恐怕是她在齐宅里,唯一值得期待的人了。

    毕竟妮妮是她的亲生女儿。

    安嫂愣了一下,回答:“妮小姐?保姆带她去香港玩了。”

    宁美丽心里微微划过一抹失落,她从车上下来,安嫂挥手让人把车开到车库。

    之前几次来齐宅,只是匆匆小待,现在正式搬来入住,宁美丽不禁多打量了这里几眼。

    “齐以翔经常回来吗?”她边走边问。

    安嫂迟疑了一下,“以前经常回来,后来就偶尔才回来一次。”

    偶尔回来一次?

    看来他跟梅香的感情也不是很好嘛!

    通往大厅的院子里有一个很大的游泳池,还有一眼看不到头的花园。

    宁美丽目光落在游泳池上,和她之前是“梅香”住在这里的时候已经不一样了,齐以翔向来是单调的黑白色,可是游泳池的瓷砖竟然变成了女性化的淡粉,可见是一个女人的功劳。

    “瓷砖颜色很漂亮。”她淡淡开口,继续往前走。

    安嫂没有接话。

    宁美丽继续问:“是梅香换的吧?”

    “是的。”

    宁美丽点点头,看来梅香之前一直住在这里了。

    跟着安嫂进入别墅,里面的装饰也变得不一样了。

    地上的地毯换了,家具的颜色也换了,都不是宁美丽喜欢的风格。

    “齐以翔什么时候回来?”

    宁美丽皱了皱眉,目光冷沉。

    安嫂很快走过去拿起客厅的电话拨了齐以翔的电话,宁美丽站得远,只能听到安嫂的声音。

    “少爷,晚上回来吃饭吗?”

    “太太已经回来了。”

    “好的,我会安排太太先吃饭。”

    “是的,少爷再见。”

    安嫂挂上电话,转身来到宁美丽面前,恭敬道:“太太,少爷晚上不回来吃饭,您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准备。”

    宁美丽挥挥手,气都被气饱了好不好?

    “我不饿,累了一天我上楼去睡一会,他回来了让他来找我。”

    “是,太太。”

    这个家到处都充斥着陌生的味道,以前她住这里的时候,喜欢买些颜色鲜艳的软装修物件装饰这个家,现在都已消失不见,而且此刻这里完全就是个女性化的住所,连楼梯拐角处的窗帘都是紫色的,以她对齐以翔的了解,他是绝对不会买这种颜色的窗帘,也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把他的住所装饰成这个样子,答案只有一个,他包容那个买各种软装的女人。

    他卧室的门口有一个小熊维尼图案的踏脚摊,看得出这东西在这里不是一天两天了。

    宁美丽打开卧室进去,她终于找到了熟悉的感觉,只有这里的装饰和以前一模一样。

    她抬头去看,心里堵了一下,以前特意为她开的天窗已经被堵上,此刻那里正吊着一个硕大的吊灯。

    宁美丽垂下眸子,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抹去她留下的痕迹吗?

    主卧里的衣柜和桌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收拾的比较干净,以前她喜欢坐在那张桌子旁边上网,吃了零食水果都往桌子上扔,再加上茶杯水壶电话之类的东西,能摆满整整一桌子。

    打开衣柜,一股清爽的气息扑来,里面的东西很简单,归类也很整齐,清一色的西装衬衣和领带,旁边挂着几套休闲服。

    整个齐宅,唯一没有多大变动的地方,就只剩下这间主卧的衣柜了。

    看来她这个“梅香”离开后,真正的梅香住进来,并没有住进这里。

    也就是说她跟齐以翔并没有同居。

    宁美丽在主卧里一直等到午夜齐以翔都没有回来,她饿的等不及,自己去楼下厨房里找吃的,没有做好的菜,翻了半天,只找到了面条,她叹一口气,这个时间让厨房的人起来做显然是不太现实的。

    干脆自己动手倒腾起来,不过她除了会泡面之外实在没什么做饭的天赋,就把面条按照煮泡面的过程煮,没有料就胡乱加了盐醋还有酱油,做出来一堆黑乎乎的东西。

    端到客厅里尝了一口,比自己料想的好很多,宁美丽实在是饿极了,对着这么一堆黑乎乎的东西竟然狼吞虎咽起来。

    齐以翔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眉头顿时皱起,“晚上没吃饭吗?”

    宁美丽一半面条在嘴里另外一半面条在外面,她艰难的咬断咀嚼几口咽下去,就看到齐以翔已经坐在了自己对面正盯着自己碗里的东西皱眉。

    “我这不是在等你么,忙完了?”

    齐以翔点点头,继续看着她的碗,“怎么不让厨房起来给你做?”

    “别人都睡着了,再喊起来不好,你今天在忙什么?怎么这么晚回来?”宁美丽又挑了一口面条,一边吃一边问他。

    齐以翔夺过她的碗,“别吃了,我给你做。”

    “别别别,我都吃完了,这会儿差不多饱了。”宁美丽伸手把碗夺回来喝了几口汤,差不多饱了才开始感觉这碗面真不是一般的难吃,被他这么一说还真的吃不下了,干脆拿了碗去洗。

    齐以翔跟到厨房门口,“真的不饿了吗?”

    “不饿了。”

    “以后不用等我。”

    “那你干嘛这么晚回来?”宁美丽洗完碗擦手,转过身靠着厨台盯着他。

    “这几天很忙。”齐以翔走到她面前在她额上轻吻了下,然后搂着她往外走,“走吧,回去睡觉。”

    宁美丽随着他的步子往楼上走,也没问他家里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回到卧室,宁美丽就准备去浴室洗澡。

    “喝杯牛奶再洗吧!”齐以翔拉住她,大手拂过她的额间,将她零碎的发丝,宠溺的搁置而后去。

    “好……”

    面对他的柔情,宁美丽也变得非常温顺起来。

    齐以翔下了楼去,宁美丽窝进了暖暖的被子中,休憩着。

    只是,一时间,所有的睡意全无。

    脑海中,还流窜着刚刚齐以翔那一双温柔得足以让她溺水的眼潭……

    胸口,微微揪痛着……

    难以平复。

    终是睡不下去了,她起身,去衣橱里捡了件睡衣,直接进了浴室中去。

    齐以翔拿着一杯牛奶回来的时候,她恰巧从浴室里出来。

    乌黑的长发浸湿着,散在肩头上,慵慵懒懒的,却又透着极致诱人的味道。

    当然,此刻的齐以翔,注意的却不是这些。

    “大晚上的还洗什么头发?”他转身,去拿吹风机。

    “恩。”宁美丽撩了撩湿发,懒懒道。

    “来!先把头发吹干了再喝牛奶吧!过来,坐下……”齐以翔拍了拍他身边的沙发。

    宁美丽朝他走近,在他的身前坐了下来。

    仰头,笑看他,“你要帮我吹头发吗?”

    “嗯……”

    吹风机的“呼呼——”声响起,暖风从风筒中灌出来,拂过他净白的手掌,继而,落在她的发丝间……

    柔柔的,暖暖的,一种说不出的舒适感,将宁美丽轻轻笼罩着。

    而齐以翔的手指……

    似乎很小心,就那么浅浅的流窜于她的发丝间,一点点将她的湿发撩开,却又不弄疼她。

    “美丽,记不记得小时候我们第一次见面在什么时候?”他撩着她的长发,低声问她。

    “当然。”

    这一辈子,她都不可能忘记。

    忆起过去,宁美丽忍不住笑起来,“那时候自己好蠢哦!”

    齐以翔也笑了,“我以为,你只是个小花痴!现在想来,才知道,原来命运这东西,真的早已天注定。”

    “你可不像是个会相信命运的人!”

    “你说,我们俩是不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所以才有了这辈子纠缠不清的缘分……”齐以翔笑着感叹道。

    “那一定是上辈子我欠了你太多,所以这辈子专门来偿还的。”宁美丽苦涩的喃喃道。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到安心了!这样倒还能让你赌上这辈子来偿还我,但我怕就怕……上辈子我们相互亏欠,就像这辈子一样,然后……相互偿还完了,就……再也不见了!”

    齐以翔说话间,将手里的吹风机放下,扳过宁美丽的肩膀,目光深深的看进她的眼睛。

    他的话,却让宁美丽的心,漏跳了一拍……

    胸口,竟有种说不出的疼痛,疯狂的煎熬着她!

    再也不见……

    当她作出报复他的举动的时候,何尝想的不是再也不见,可是……

    他们之间,真的可以做到再也不见吗?

    纠缠了二十多年的爱,突然一下子从自己生命里消失了,那种感觉,自己当真可以承受得起吗?

    可是,她别无选择不是吗?

    宁美丽看着他,明明想说些什么的,只是,话到唇边,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口。

    齐以翔的吻已经侵袭上她柔软的双唇……

    温柔的撬开她洁白的贝齿,湿热的舌尖似还饱含着太多的情爱,想要将她席卷而去。

    宁美丽被他这一记火热而缠绵的吻搅得心池恍惚,手攀住他的脖项,柔顺的承接着这一记深吻……

    唇舌灵动的随着他的动作而舞动着,她娇慵的瘫在他的怀中,任由着他,夺取自己每一寸气息……

    *

    周末。

    齐以翔还在公司里加班。

    中午时分,宁美丽做了些齐以翔爱吃的糕点,送到他的公司里去。

    “太太……”

    才一上顶楼就撞见了齐以翔的助理贺梓,他推了推眼镜框,同宁美丽打招呼。

    “贺助理!”宁美丽也忙同他招呼一声。

    贺助理笑看一眼她手中的便当盒,“给齐总送吃的呢!”

    “是啊!”宁美丽扬了扬手中的糕点道,“要不要一起吃点?味道还不错哦!”

    “不要不要……我可不敢。”贺梓笑着还不忘指了指紧闭着的总裁办公室的门。

    “没关系的,够两人份的!他不会说什么的。”

    “够两人份的,我也不能吃!给里面的何先生吃吧!”

    “诶?他在谈工作?”

    “是啊!就是你的朋友嘛!”

    “天曦哥也在啊!那贺助理,我先进去了。”

    “好的,好的!”

    宁美丽礼貌性的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进来!”依旧是齐以翔那低沉的嗓音。

    宁美丽推门而入。

    “美丽?!”何天曦一见宁美丽,立即就站起来,“哇!这么幸福,又给齐总来送吃的。”

    “羡慕你也早点找一个伴!”宁美丽笑斥他,又道,“你们谈工作一定累了吧?先把事情搁一边,尝尝我今天学做的糕点,怎么样?”

    “好啊!好啊!看来我有口福咯!我要能娶到个像美丽你这么好的妻子,我也早就结婚了!”

    “你就少拿我开唰了!你身边可不缺各种美女,是你自己眼光高,瞧不上人家!”

    宁美丽说话间,夹了快糕点,送进齐以翔嘴里。

    齐以翔张口咬住,“好甜……”

    而且,好香!

    果然,吃着她做的东西,感觉,总会不一样!

    “这次我父母已经商量过了,打算把公司交给我,我很快就要告别娱乐圈,跟着齐总一起做,把我们这个项目做大做强!”何天曦嘴里含着糕点,跃跃欲试道。

    宁美丽看向齐以翔,又递了块糕点送进他嘴里,提醒道,“投资大,风险也高,你可得看清楚形势点。”

    “不放心我?”齐以翔挑眉一笑。

    “哪敢!”宁美丽笑着,“谁都知道齐总您这位年轻有为的大总裁一向精明,目光深渊,考虑周到,我还能不放心你?!”

    “哎呦!美丽,你们俩别一个劲在这眉来眼去的了,虐我这只单身狗了!”

    宁美丽故作生气的瞪他,“这么好吃的糕点可都堵不住你的嘴!”

    *

    齐以翔忙得不可开交。

    其他项目一直在进行着,这边又忙于何天曦的蒸汽酒店的事,让他几乎有些分身乏术。

    这日,他正忙着,倏尔就听得贺助理在那头接电话。

    “何先生,这件事我想我们齐总需要慎重考虑一下!待会我问过他之后,再给您回电话好吗?”

    “恩!好的,那就先这样。”

    “再见。”

    贺梓挂了电话。

    齐以翔拾眼看他,“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是何先生打过来的电话。”

    “恩?”

    “他说他们‘何氏’现阶段资金周转不过来,希望我们这边能暂时填补一下那边的资金……”

    “哦?”

    齐以翔放下手中的资料,半响,才问道,“那边需要多少?”

    “十个亿!”贺梓推了推眼镜框,表情有些凝重。

    他的话,让齐以翔皱了皱眉。

    “齐总,我们刚注资沈氏,又启动了几个大项目,现在公司的流动资金不多,我希望您能慎重考虑。”

    “恩,我自有分寸。”

    齐以翔点点头,漆黑的眼眸中有淡淡的暗光掠过,讳莫如深,让人难以揣摩他此刻心底所想。

    “拨给他们吧!”

    倏尔,他道。

    “齐总?”贺梓有些看不懂了,推了推眼镜,“您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十亿可不是个小数目!再说,公司最近项目多,随时需要流动资金,而这个项目才刚刚起步,如果我们就这样把十亿砸下去,万一我们……当然,我说的是万一,万一要收不回来,就连我们手上这些项目也得一起停亏了!齐总,您可是要慎重考虑啊!我们之前已经追加了两亿,这钱也本该何氏那边摊了……”

    “贺助理,我自有分寸!”齐以翔的语气里,透出些凛然。

    继续,重复着刚刚那句话。

    “齐总!”贺梓有些看不明白眼前的齐以翔了。

    “贺助理!”

    齐以翔喊住他,“把钱拨给他们!”

    语气,不容置喙。

    贺梓看着眼前的齐以翔,最终,败下阵来,“是,我知道了!”

    其实,他该相信齐总会有他自己的打算的!也是!人家是久经商场的战士,又何须他来操这份心呢!想必他也一定是胜券在握,才会作出这样的决定来吧!

    *

    宁美丽住进齐家没多久,便命人将后院池塘的水抽干了。

    果然,池塘底下发现了一具骸骨。

    宁美丽将这具骸骨送去检验,最后证实,正是她母亲宁蓝心的骸骨。

    母亲始终没有下葬,而是久埋在冰冷的池塘底下,这一直是宁美丽心中的一个痛。

    她之所以答应嫁给齐以翔,这也是原因之一。

    她不名正言顺的进入齐家,就无法从齐家后院的池塘里挖出母亲宁蓝心的骸骨。

    宁美丽在离开出国之前,还有一个心愿,就是让自己母亲宁蓝心可以入土为安。

    沈鸿文的遗嘱里,特别提到了双穴中的一个穴,是给他的原配宁蓝心的。

    宁蓝心这辈子也只嫁过一次,就是沈鸿文。

    把她跟沈鸿文合葬在一起,是最合适不过了。

    宁蓝心正式入土的日子定在一周以后。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