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8|6.2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a,有你的国际快递。”家乐经过前台时,琳达告诉她。

    “哦,帮我拆一下吧。”家乐看那个包裹不是特别大,以为是诊所以她的名义订购的小型牙科材料。

    过一会儿琳达把东西送到她办公室,“好像是寄给你本人的。”

    家乐一看,居然发自艾父艾母——有明信片,手链发簪,稀奇古怪的工艺品,最新鲜的是一枚不知什么动物的尖牙,手指粗细,被打磨的莹白光滑。(注:源自非保育类动物——响应公益号召,对象牙制品说不。)

    明信片盖了戳,记录他们旅途中的足迹。

    小昭过来问事,无意中看到一桌子blingbling的东西,少女心泛滥,“哇,好漂亮,这手链什么材料做的啊,从没见过呢。”

    明信片中有写她可以自由把这些礼物分享给他人,家乐就说,“这些手链发簪,你和琳达要是喜欢就拿去吧,反正我是短发,手上也不好戴东西。”

    小昭欢呼一声,连忙叫琳达进来分赃。

    两个小姑娘一人分了一捧小玩意,当然要多问几句,“谁送的啊,眼光真好——”

    “……是艾医生的父母。”明信片上写的龙飞凤舞,还是英文。

    两个小姑娘面面相觑,同时把东西放下来,琳达诡异的笑道,“额,这样啊……那还是a你自己收着好了,我们可不敢拿。”

    家乐当然知道她们在想啥,好笑的说,“想哪儿去了,他们当我是干女儿。”

    小昭立刻把东西捧回去,却有些遗憾的说,“当什么干女儿啊?这不是现成的婆家么——艾医生那么帅,他父母对你又这么好。对了,说起来好久没看见艾医生了——”

    琳达看看家乐的表情,表示败给了小昭的心直口快,连忙将她借故拖走。

    家乐心想,应该回点什么礼给干妈干爹呢?

    哦,不对,他们此刻还在旅途中,没有固定地点也不好寄送,还是等他们回来再说吧。

    考虑间,收到蒋宪彬的信息,果然延续昨天的话题,说他想要来家乐这里看牙,问什么时间方便。

    家乐看了下预约表,建议本周末,正好他休息。

    蒋宪彬的信息回过来,“那好,我周末下午过来,看完了一起去吃饭吧?这次我请你,喜欢吃什么?”

    家乐笑着回了个“都可以”。

    看得出他做过功课,“我问过同事了,xx广场离你们那里比较近,3楼的烤鱼不错,不然我们去吃那家?只是他家生意好,不接受预约,可能要排一会儿号。”

    家乐想了想回道,“没关系,我们早点过去,边等边聊,应该也不会等太久。”

    “好的好的,那就这样,我先不打扰你工作了。”

    家乐看着手机,客人还没来,她还可以发一会儿呆。

    顺便看看微信上的好友申请,很多看牙的客人会主动加她,家乐每隔几天想起来,会批量通过一次。

    果然,后台有七八条申请,有些签名头像跟真名八竿子打不着,家乐无法对上号,索性都通过了。

    再刷刷朋友圈。

    有不少聊到昨晚那场大雨。

    其中一张图片让家乐停下来。

    时间是昨晚。

    背景中一片蓝色防护膜,多么熟悉。

    文字写道,“医生果然是个洁癖的物种呢,下次复诊之前还是先在家刷好牙再去见他吧~~”

    下面有几条对留言的回复——

    “嗯,没办法呀,雨太大。”

    “额,这种问题,无可奉告啦。”

    “咳咳,低调低调,我也想请客,但还没到时候呢~~”

    家乐点开那人的头像,果然就是zoe。应该就是刚才批量通过的“好友”之一。

    家乐只能怪自己手贱。

    又不是她的病人,有什么好通过的。看zoe像是个热衷于晒的,还是取关算了,免得以后一打开朋友圈就被刷屏。

    家乐打开她的资料,看着拉黑删除的选项,却下不了手。

    不但下不了手,还诡异的点进zoe的个人页面,顺着她之前的朋友圈看下去。

    果然是每天n晒。

    正脸侧脸,包包鞋子,高大上派对,心灵鸡汤书摘,车窗外的清晨街道,五星级酒店的早餐……

    当然,也有家乐熟悉的东西:那间诊所的前台走廊、诊室牙椅、复诊卡、停车位……

    算算时间,这部分内容是从两个月前开始;而她对留言的回复几乎可以写一部少女心事——从一开始的怦然心动,到后来的小心试探,再到主动邀约,以至于登堂入室……

    家乐简直刷的停不下来。

    ——天了噜,这也能叫低调?

    就差没把诊所门牌号、小区地址以及艾文迪的正脸晒出来了……当然,艾文迪的手已经入了镜,看角度,应该是两人喝饮料时,zoe装作玩手机,偷偷拍下的。

    家乐随即发现自己这种心态不对。

    她干嘛跟个偷窥狂似的关注zoe和艾文迪?

    爱晒,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将来他们走到一起,就算zoe更上层楼,晒两人的爱心合照来虐单身狗,她这个“干妹妹”除了干看着、又能怎样?

    何况……zoe昨晚已经在艾文迪家过夜了,这么开心的回留言,八成,该做的也都做了……

    今天早上,艾文迪在门口的样子,她也许误解了。

    搞不好,他根本是在抽事后烟——

    但她到底还是没有拉黑删除。

    太阳照常升起,马照跑、舞照跳。

    她这个“干妹妹”应该表现的正常一点,自然一点,欣然接受新的“家庭成员”,必要时甚至充当传话人之类贴心棉袄角色。

    家乐逼自己离开微信,把下下周要做手术的病人片子调出来,开始做计划。

    嗯,经过蒋宪彬的指点,软件用起来果然更加顺手了,光是可以自定义种植体的尺寸这一点,就已经多么好多么好……

    回到家中,简单煮了点东西吃,家乐又打开电脑研究病例。

    听到门铃,她想起回家时看到的小区公告,因为下了暴雨,物业人员会来上门检查管线什么的,于是在睡裙外面笼了件披肩去开门,打算让他们改天来。

    看到来人,她有些讶异,“是你?”

    “不然呢,你以为是谁?”艾文迪目光落在她披肩下的睡裙,随即移开。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