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7.237大结局倒计时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音乐震撼,舞池里灯光摇曳,他们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无所顾忌,无所期待。

    苏染的脸上写满了绝望,江一寒的脸上面无表情,命运的手,将他们轻而易举的操控着,谁都不要妄想着能改变命运紧。

    苏染忘情的摇晃着身体,这里,没有什么烦恼,只有跳舞,只有等灯光闪烁。

    酒精开始在身体里作祟,苏染一阵一阵的眩晕,看不清楚人。模糊中,她看到一个人,将她抱在了怀中,眼神关切的看着她,声线轻柔:“染染,染染?”

    屋子里的煤气味道越来越浓,莫千语紧张的脑门出汗,这里是新开发的别墅,住在这里的人根本就寥寥无几雠。

    她想要从绳索中挣脱出来,却是越挣脱越弄不开,江一寒可真够狠的,将她捆绑成那个样子,而且,还将她的嘴给堵住了,她就算求救都不行。

    楼道里,有脚步声走过,莫千语极力的想要出声,却只能发出一些微弱的声音。

    她绝望的想要挪到门边,屋子里煤气的味道越来越重,她的意识也开始渐渐的模糊起来,到了现在,莫千语才深深的体会到了那种害怕,那种对于死亡的害怕。

    死神在招手,而她无能无力,莫千语惊恐的瞪着门口,眼神绝望...

    宋磊接到容铭远的时候,他身上一股浓重的酒味,宋磊担心的看着他:“容总,要不要去医院?”

    容铭远摆手:“不用,宋磊,告诉你做的事情,都做了吗?”

    宋磊点了点头,眼神中有着异乎寻常的兴奋。

    终于不用在藏着掖着,也不用再郑志远的手下做事了。

    宋磊甚至像容铭远抱怨:“容总,你快把我叫回来吧,你都不知道,郑志远那老家伙居然让我入赘!”

    郑家是只有郑佳人一个女儿没错,可是他们宋家也是只有他一个儿子啊。

    这些日子,宋磊在郑家呆的忍辱负重,等着盼着的想听容铭远的这句话。

    容铭远是天生的王者,运筹帷幄却可以决胜千里。

    短短几天,封家在法国的事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先是他们的网上的官网被莫名其妙的黑掉,而且,在几天的时间里就亏损掉几个亿。

    实体店里的东西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破损,衣服涉嫌抄袭,香水里面也监测出了对人体不好的物质。

    这些消息见诸报端,几乎给了封家在法国的产业的毁灭性的打击。

    法国政府勒令封家销往海外的产品急招回国,而且下令停业整顿。

    法国是个浪漫的国家,更是一个执法必严的国家,封景墨甚至都来不及想出对策,就已经被打的落花流水。

    法国的产业是他的根本,封景墨不可能会因为中国的市场而放弃了法国的产业。

    他眉头紧皱的吩咐老钟:“这里的产业先按兵不动,等我回去处理完了法国的事情再说。”

    这次,针对他的企业的负面新闻来势汹汹,绝对不可能只是一个巧合,他要查清楚,到底是谁在他的背后下黑手,也要知道,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法国的人脉封景墨都差不多疏通了,在飞机上,封景墨甚至都想不通,为什么那些负面新闻会出现的那么多,那么狠。

    封家在法国的产业不再占领法国的市场,也影响了在中国的产业。资金链断裂,原本在中国开始动工的产业纷纷停工,开始等着未知的命运。

    这么多年以来,老钟的脸上第一次爬满了无望。中国的市场虽然前景很好,但也是个大坑,前期工程都是需要往里面投资才可以得到回报的。

    现在,资金链断裂,在中国的工厂和产业全部都受到了影响。

    他还在等着封先生的决策,可是,直觉告诉他,中国的这些产业,肯定不能再要了。

    庄清的手敷在了他的手上,拍着他的手背,温声宽慰:“给封家干了快一辈子了,也该休息一下,你说呢?”

    他们都已经是年过半百的人了,以前的人生都是为了别人,很少是为自己而活着的,这一次,就让他们为自己活一次吧。

    庄清不住的劝慰着老钟,钟勇脸上的眉头终于慢慢的舒展开来,这么多年以来,他对封家始终忠心耿耿,封先生确实也

    对他很好,可是,真的,从来没有一天,他是完完全全为自己活着的,以前,他总是以为,庄清想要去乔家,就让她去,他以为,爱就是给她自由。

    可是现在,当他看到庄清眼睛里的那份对他的情愫的时候,老钟才发现,自己亏欠了庄清太多太多。

    都不再是少不经事的青春少年了,此刻,他们更需要的是对彼此的陪伴。

    老钟握紧了庄清的手,难得的扯出了一个微笑:“这么多年,苦了你了。”

    庄清笑着摇头。

    染染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她一睁眼睛就看到了天花板上的钟表。

    这种奇怪的房间设置,她十分熟悉,因为这是她的主意。

    当初,子牧的房间全部都交给她打理,她就曾经给子牧建议过,将钟表装在天花板上面,这样一睁眼睛就可以看到时间,也不会迟到了。

    她只是这么说,没想到子牧真的这么做了。

    时针指在了十二点,苏染下意识的坐起身,头疼欲裂,她看着房间里面熟悉的摆设,忽然一惊,等一下,这是...子牧的家?

    她仔细的想了一下,昨天晚上,好像是看到一个熟悉而模糊的影子来着,是子牧?

    她掀开被子,衣服上面一股浓烈的酒精的味道,苏染忍不住想要吐的感觉,下了床,走到了外面。

    客厅里面,放着已经做好的午餐和醒酒的药剂。

    子牧从厨房里面出来,见苏染醒了,绽开一抹如阳光般灿烂的微笑:“染染,醒了啊?喝点醒酒的药,吃饭吧。”

    苏染默默的走到了餐桌旁边坐下,看着子牧腰间系着的大大的围裙,忍不住问:“这些都是你做的?”

    西芹百合,红烧鲫鱼,盐焗鸡,龙井虾仁,还有一碗扇贝汤,这些菜,连她都不会做,会是子牧做的?

    子牧不好意思的点点头,笑着说:“染染,吃吃看啊,我怕你觉得不好吃,就各种菜系都做了一个,你要是不喜欢,我再重新做啊?”

    苏染急忙摆手:“行了行了,你别忙活了,我喜欢,我都喜欢。”

    她拿起了筷子,有些不确定的将筷子伸向了盐焗鸡,鸡肉鲜嫩又带着一股子很香的味道,十分好吃。

    苏染忍不住夸赞:“子牧,你这个厨艺都可以去当厨师了!”

    她毫不吝啬她的夸赞,这些菜是真的好吃,子牧笑着说:“好吃你就多吃一些,头还疼吗?”

    他擦了擦手,从厨房里出来,端了两碗米饭,一碗放到了苏染的跟前。

    苏染吃了一会儿才忽然问:“你今天没有通告吗?”

    “有啊,我推掉了。”

    子牧淡然的说着。

    苏染刚想说他工作要认真,不过转念一想,也觉得不用,就这个手艺,就算不当明星了,也是可以去开餐馆的,看来以前在饭馆里面驻唱的时候,没少学东西。

    “昨天晚上,你怎么去酒吧了?”

    想了一下,苏染还是问了出来,他是公众人物,酒吧又是那么龙蛇混杂的地方,人红是非多,狗仔队时刻准备着爆他的***,他怎么可以去那种地方呢?

    而且,一寒呢?

    她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她是跟一寒去喝酒的,现在,她被子牧接回来,那一寒在哪里?

    “一寒呢?你有没有看到一寒?”

    子牧哭笑不得的看着苏染:“染染,你想让我先回答你哪个?”

    “一个一个来,那,先告诉我一寒在哪里?”

    子牧耸肩,摇了摇头,他只在舞池里面看到了苏染一个人,当然,昨天晚上酒吧的音乐震天,灯光又太过迷离,他能认出苏染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苏染放下了碗筷,想要掏出手机给一寒打电话,却在摸到兜的时候才发现,手机早就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掉了,她也不记得一寒的电话号码。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