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8.番外结局一【19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2_82924喜乐队拥簇着一顶花轿过来,原本是乘马车到山下,再改花轿上山。花轿后面跟着的是苏家送亲的队伍,嫁妆抬着连绵了一里之远,陪嫁丫头十人,长得都是秀丽动人,送亲的人之中更有苏门得意的三大弟子,苏青,苏凡,苏凌,个个都是人中龙凤,风流潇洒的人物。看得出,苏盟主对这个独女有多么疼爱。

    吹吹打打,新娘子从轿中下来了。媒婆上前去,依着规矩领着一对新人行了各式礼仪,跨过火盆,踩过红毯,这才迈进了高高的门槛,进了山庄的大门。

    鞭炮声一阵响过一阵,小狐狸最兴奋,拿着一支香跟着那放鞭炮的小厮欢呼个不停,小孩子最容易满足,一枚漏掉的鞭炮也能让他高举着来向安阳煜献宝,还得表扬一句他最厉害,才会跑开,去寻找另一枚鞭炮。

    “听说这苏盟主只这一独女,欧阳元修这是即得美人又得江湖,还得苏家世传的家产啊。”

    有人酸不溜湫了说了一句,云雪裳扭头一看,正是合欢派的那个女子,据说合欢左使。合欢派中只有女子,舞起剑来就像跳舞,就在迷人之间取人性命该。

    不过,好在合欢派并不随意杀人,只要人不犯她,她们也不常出谷,向来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只是这回出现在飞剑山庄,确实令人意外。

    见众人看她,她便微扬了下巴,寻了一张椅子坐下,任他外面有多热闹,她只当听不到,自喝她的茶,卖弄她的妩媚蹂。

    嘻闹间,一对人在喜娘的引领下,进了大堂。

    堂上龙凤烛正燃得旺。

    新人一人牵着红绸花的一端,来到了正堂前,主持婚礼的是江湖有名的前辈暴流沙,他已经退出江湖多年,不过,他是看着苏婉仪长大,这一回,也是看在苏盟主的面子上,前来为两个晚辈主持婚礼。

    不知哪里吹来了一阵风,把苏婉仪脸上的红盖头吹掉了,她小声惊叫着,伸手便去捂那盖头,只在那一眨眼的功夫,不少人都看到了她的面容,无意间的惊叫声此起彼伏。

    是,不是因为她的美!

    而是,因为她的丑!

    一张脸上,纵横着疤痕,像丑陋的小蜈蚣趴在一张瓜子脸上。

    小狐狸奶声奶气地声音不适时地响了起来:

    “娘,江湖第一美人就是这样子吗?”

    苏婉仪的身子微微一震,欧阳元震连忙握住了她的手,小声说道:

    “不要怕。”

    苏婉仪抬起头来,隔着喜帕向他微微一笑。

    喜娘连忙高喊道:

    “新郎新娘送入洞房。”

    一双红色的人儿,慢慢往洞房走去,留下了一屋子的猜测和议论。

    “怎么回事啊?苏婉仪之前明明艳若桃李,美得不可言传,怎么成了今天这副模样?”

    又有人说:

    “你有所不知,欧阳元修之所以怒擒蝴蝶儿,就是因为她毁了苏婉仪的容貌,而蝴蝶儿也正是因为苏婉仪才败给了欧阳元宗。”

    “你说的这是什么和什么啊?”

    有人听糊涂了,茫然地问道。

    “这都不懂,这叫三角恋!”

    小狐狸又大叫起来,三角恋这东西,他太了解了,不对,他们家是四角恋五角恋六角恋,比这个可复杂多了,可是,爹还是他爹,娘还是他娘,从来没有改变过,恋的那些,还在远处等着下辈子快快到来。

    不过,下辈子,娘是他的!小狐狸自信地挺了挺小胸脯,冲娘飞去一个媚眼。

    神仙菩萨,救救我吧,怎么生了这样一个小妖孽?

    安阳煜和云雪裳都苦笑起来。这小子遗传了他爹娘的优点,才四岁就已经现出那绝色的容颜来,又喜欢露出无辜的眼神和表情,惹得大人小孩子都想抱抱他,连语气也不敢对他说重一点。

    狐狸之精髓,将会被小狐狸发扬光大!

    出了这么一个小插曲,堂是匆匆拜完,接着便是开喜宴了。酒香肉香漫天都是,小狐狸吃得肚皮圆滚滚,还不肯罢手,举着一个鸡腿,去那合欢派的使者那里“献殷勤”,也不知道跟那女子说了些啥,那女子越发眉开眼笑,抱着小狐狸直亲。

    昼夜的交替,不知不觉,热闹间,夜晚又到了,院中豪杰,喝倒了一半,还有一些正缠着欧阳元修几兄弟,非拼得全倒下不可。

    安阳煜一行人自是清静,这世间,有两种人别人不会去随意接近,一是太恶的人,一进太出色的人,前一种,让人害怕。后一种,总会让人觉得有距离感。

    所以,他只七人一桌,老大欧阳元宗作陪,不过是问些他们破案的奇事,一问一猜间倒也融洽。

    欧阳元修已经醉得差不多了,便被人拥簇着去闹洞房,云雪裳本是想去,可那小狐狸偷喝了两杯酒,醉了,窝在她怀里,搂着她的脖子怎么也不肯下来,无奈间,只好回院去给这小狐狸洗澡,然后伺侯大小祖宗睡觉。

    远远的,笑闹声渐渐

    小了,洞房花烛夜,总得让新郎新娘行了夫妻之礼才行。云雪裳躺在安阳煜的臂弯里,吃吃的笑起来。

    “笑什么?”

    安阳煜咬着她的耳垂,低声问道,正问话时,突然,一声尖叫声穿破了夜空,震得二人立马坐了起来。

    “杀人了!庄主被人杀了!”

    那尖叫声一声比一声瘆人,二人连忙起身穿衣,往前厅跑去。众人陆续赶到,只见欧阳家两兄弟正跪在院中,大声唤着欧阳元修的名字,欧阳元修躺在元宗的怀里,面如金纸,只有出气,没有进气,揭开衣衫一看,胸前两只掌印,斑斓色,就像一只展翅的蝴蝶。

    “是那女魔头回来了!”

    有人惊呼起来,刷刷,拔剑之声四起。

    这女魔头专杀男人,又美色出众,这些人有不少兄弟好友就死于蝴蝶儿之手。

    “她不是被关在衙门大牢吗?怎么会是她?”

    云雪裳奇怪地问道。

    “对啊。”

    又有人说道。

    “速派人去府衙打探消息,看是否蝴蝶儿逃了出来。”

    欧阳元甄抱着欧阳元修站起来,大步往房间里面走去。这时大家才发现,现场并没有看到新娘子的踪迹。

    “新夫人呢?”

    管家慌忙问道,这样一问,苏家派来送亲的人立刻就炸了锅,冲进屋里四处搜寻起来,安阳煜皱着眉看着乱成一团的人们,此时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现场已经被毁得干净。

    “看来,是蝴蝶儿掳走了夫人,重创了庄主哥哥。”

    欧阳元甄拧着眉大声说道:

    “来人,速请妙手圣医来,为哥哥疗伤治病。”

    “不好了,他们在仙人崖发现了夫人……”

    又有人大呼小叫地冲了进来,面色极为难看。欧阳元甄一听,拔腿就往外冲,众人连忙跟上。

    一路疾行,到了后山那峭岩绝壁之上,一身大红喜袍的苏婉仪静静地躺在地上,双手在胸前合十,唇角还有一丝笑容,眼睛轻轻闭合着,睫毛上还有细碎的水珠,就像睡着了一样。

    这时,安阳煜看清了,她脸上的伤确实都是新伤,纵横着像蛛网。

    才为新妇,为何又惨遭这样的灾祸?众人都低头不语起来。想当初,向苏婉仪家求亲的人几乎踏平了门槛,一是为了她的家世,二是为了她出众的容貌,江湖第一美人的称呼并不是白白得来。

    飞剑山庄,一夜之间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之中。红绸取下,换成了白苍苍的挽布,灵堂搭起,苏家来的人已经飞信去报苏盟主,几位弟子在小师妹的灵前哭得像孩子。他们都是从小看着她长大,呵护如同掌上明珠,眼看她就要得到最想要的归宿,为何会落到这样的结局?

    小狐狸也不闹了,偎在云雪裳的怀里,静静地看了一会儿面色凝重的大人们,仰头紧紧地搂住了云雪裳的脖子,小声问道:

    “娘,什么是死?”

    “死,就是去另一个地方,再不能见到这个世间的亲人们了。”

    云雪裳轻声说道。

    “亲人们也看不到她么?”

    “是。”

    “那娘和爹千万不要死。”

    小狐狸突然就害怕了起来,使劲地窝在云雪裳的怀里,又伸手去拉安阳煜的胳膊。安阳煜伸手过来,揽住了她们母子,轻拍着儿子的小手,并不出声。

    “上官门主,夫人,二庄主请二位过去一述。”

    管家快步过来,作了个揖,小声说道。

    “请带路。”

    安阳煜把儿子交到风的怀里,带着云雪裳跟着管家往内厅走去。

    厅内,苏家大弟子苏青,飞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