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8.番外结局一【19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飞剑山庄欧阳元甄,欧阳元宗都一脸肃然地坐在两侧,看他二人进来,连忙起身,抱拳行礼。

    安阳煜连忙回礼,可是欧阳元甄单膝跪下,哽咽着说道:

    “请上官门主来,有一事相商,想请上官门主查出杀害夫人,重伤庄主哥哥的凶手。”

    “二庄主请起,在下定当竭尽全力。”

    安阳煜连忙扶起他,沉吟了一下说道:

    “能否先带在下看看庄主?”

    欧阳元甄连忙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引二人往里院走去。云雪裳听到,苏家的大师兄苏青发出了一声不满的冷哼声。

    回头看,苏青赤红着眼睛瞟了她一眼,又迅速别开了眼睛,粗声粗气地说道:

    “且慢!凭什么让他们来查?应该等家师过来才对。”

    “等他过来,从苏州到这里,又是水路又是陆路,苏婉仪都能化成白骨了!”

    云雪裳扭过头来,不紧不慢地说道.

    苏青喘着粗气,转身,脚步重重地往外踏去。

    新房已经被封了起来,欧阳元修被挪到后面的一栋小楼里休养。远远的就能闻到一股浓浓

    的药味儿。

    攀过木阶梯,上了三楼。

    推开门,只见一顶白色蚊帐严实关住了帐内的情形,一个脸色芬白的女婢正在榻边上熬药,药罐上方白烟袅袅。

    “上官门主请。”

    欧阳元甄掀开了帐帘,欧阳元修静静地躺着,面色青紫,是中毒的症状。安阳煜道了声:

    “失礼。”

    然后便慢慢揭开了他胸前的衣襟,胸前那两枚掌印闯入眼中。安阳煜眼中墨色一沉,正欲伸指去触碰的时候,那名婢女却突然站起来,一把拉下了帐子,大声说道:

    “庄主受不得凉。”

    安阳煜和云雪裳都是一怔,这倒是个大胆的奴才!欧阳元甄连忙上前一步,喝斥道:

    “放肆,这是贵客,你怎可如此无礼?”

    “二庄主,庄主现在生死未卜,需要休息,你们还是快出去吧。”

    那婢女却寸步不让,目光直逼向欧阳元甄。

    欧阳元甄想要发怒,可是看了看床上的二哥,便强行压下去怒气,低声说道:

    “二位这边请。”

    几人出了门,他才继续说道:

    “她是二哥贴身婢女,比我们还长两岁,从小侍奉二哥,眼中只有二哥,容不得别人冒犯二哥一丝半点,适才无礼,还请上官门主,上官夫人不要放在心上。”

    “无妨,有此忠心的伙伴在身边,庄主也是好福气。”

    安阳煜低声说道,又看向了隔壁的一间屋子,门微敞着,隐约看到墙上挂的画卷。

    “这间屋里又是什么?”

    他说着,伸手推开了门,欧阳元甄连忙过去,介绍道:

    “这里放的都是嫂嫂的嫁妆。”

    云雪裳往墙上看去,三面墙上都挂满了画,画中都是同一女子,大红衣裙,或舞剑,或下棋,或舞,或饮酒……形态娇憨,容颜秀丽,风采动人。

    “这便是嫂嫂,这些画,都是二哥画的。”

    欧阳元甄看着画中人,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痛苦。

    云雪裳看在眼中,并未说话,而是走近了那些画,认真看着。风吹来,画微晃,画中人便像真人一般,巧笑吟吟。

    “她的脸是怎么回事?”

    云雪裳扭头问道。

    “攻打蝴蝶谷,是嫂嫂和二哥一起去的,嫂嫂先行潜入了谷中,想打开机关,不料最后一个机关时中了伏,落入了蝴蝶儿的手中,被蝴蝶儿折磨得死去活来,还毁了容貌。二哥在一怒之下,斩了蝴蝶儿的手筋脚筋,也毁了她的容貌,可惜嫂嫂……”

    欧阳元甄面容神情越发惨淡,声音也低下来。

    “为何不杀了她,还要把那女魔头交于官府?”

    “蝴蝶儿杀戮太多,怨主们要求由官府审判后,公开处死,以平民愤。”

    欧阳元甄咬着牙,握紧了拳,恨恨地说道:

    “早知她会逃掉,早应该扒了她的皮,碎了她的骨。”

    他的恨意,不似是装出来的,云雪裳和安阳煜对望了一眼,那是动了情的男人才会有的表情。

    从楼上下来,欧阳元甄又引二人去了陈放苏婉仪尸骨的冰室。

    室内置数块巨大的冰,之前是欧阳元修练功所用之处。走进去,只觉得寒冷刺骨。安阳煜停住了脚步,对云雪裳说道:

    “你在外面等着。”

    云雪裳怕冷,便依言转身出了寒室。

    安阳煜走近了寒玉床,苏婉仪静静地躺在上面,还维持着从仙人崖上抬回来时的姿势和表情。想像不到,这位新娘子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会唇角带笑,从容赴死?

    他弯下腰,目光落在她染着红寇的指甲上,一丝淡青的线,他不露声色地取出一根银针,挑出了丝线,用绢帕包好,又看向了她的脸。

    这时,她的眼角突然流下了两行泪来,是,血泪!

    欧阳元甄惊呼了一声:

    “嫂嫂在哭!”

    苏婉仪面容苍白,唇却艳红,脸上被划得狰狞,血泪从这张脸上流下来,说不出的诡异,却又有种难言的悲愤之感。

    安阳煜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心中便有了数,一言不发地往外走去。

    “怎么了?”

    云雪裳迎上去,急声问道。

    “走吧。”

    安阳煜握住她的小手,抬步往前厅走去。

    沙沙……

    这时,不远处的花园里,一个纤瘦的身影匆匆跑开,有淡淡的药味冲进了鼻子里,云雪裳拧了一下秀眉,收回了目光。

    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就是蝴蝶儿所为?

    大堂里,已经吵成了一团乱,不少宾客们要离开,可是苏家人和欧阳家人却不许大家离开。

    “为何不让我们离开?你们喜事变了丧事,我们留在这里何用?不如出去抓那蝴蝶魔头!

    有人大吼道。

    “就是,她既又逃出来,赏金依然作数,三千两黄金呢。”

    又有人阴阳怪气地说道。

    江湖有情,江湖又寡情!

    这就是江湖,你厉害的时候,大家都怕你,巴结你,奉承你。可是你一旦失势,出事,有些小人便立马露出了世故的嘴脸来,恨不能马上离你十万八千里远。

    不,不仅是江湖,有人的地方,便有这样的戏码,时时上演。

    云雪裳看着这些道貌岸然的人,心里升起了一阵厌恶,她上前一步,清脆地说道:

    “大家都不能走。”

    声音突然,让大家怔了一下,接着,便有人大吼道:

    “为何不能走,你又算什么?”

    “我不算什么,我们只是一手遮天,无法无天的云雪门!”

    云雪裳仰起了下巴,这块牌匾,是她让轩辕辰风用纯金打来送她的云雪门开业贺礼。

    云雪裳,她的相公是安阳煜,江湖第一杀手组织残月门门主,武功天下第一。她的初恋情人,是天下第一美男,战神宣璃!她的结拜兄弟,轩辕辰风是大越皇帝,她说的话,轩辕辰风都会为她去做到。她的守护神是来无影去无踪的俊美邪神轶江月……就连安阳煜也得忌惮他三分。

    你想惹她么?她是云雪裳!

    此时,小狐狸很适时地开始为他的爹娘鼓吹起来,他走到了人群中间,环视了一下大人们,极为认真地说道:

    “我爹很厉害,他破了十七宗大案,杀了二十七个大坏人,我娘很厉害,我爹这么厉害,都怕我娘!你们不要惹她哦!还有我的四位长老叔叔,他们也很厉害哦,你们打不过他们,快快坐下吧。”

    众人的脸色俱变,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想走,却又没人敢真第一个踏出一步。苏家人又上前来,大声说道:

    “此事不查清,在座各位都脱不了干系,去府衙打听蝴蝶魔头的人很快就会回来,若查清和诸位没有关系,苏家自会向各位赔礼道歉,并奉上纹银三百两,送各位回去。”

    众人这才沉着脸坐回了原处。

    整个山庄,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之中,各种猜疑在人们之间散开来,甚至有人说,蝴蝶儿已经混进了山庄,就在他们之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