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00.番外结局三:今生有爱【20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2_82924【200】

    “臭娘们使毒了,快屏住气。”

    有人吼了一嗓子,众人连忙住了手,跃开去,纷纷掩住了口鼻。

    魏仙儿已经身中了几剑,吞了一颗解药,拔腿就往庄外逃去,一路跑,一路洒着毒,守卫不敢拦,眼睁睁看她逃进了密林之中蹂。

    欧阳元甄和安阳煜赶来之时,众人都盘腿坐在原地,打座运功逼毒。

    好好一庄喜事,现在却闹得庄里鸡犬不宁,老大欧阳元宗性子最弱,此时早躲进了放置欧阳老爷和夫人的牌位的屋子里哭去了该。

    庄内,派出了几路人马去追杀魏仙儿。欧阳元甄又令人加速配制解药,给众人服下,一直到傍晚时分,庄内才安静了下来。

    欧阳元修的小院。

    珠儿拧干了帕子,给欧阳元修擦着身子,胸前那枚蝴蝶掌印还青紫浓重,未见丝毫消退。她伸出手指,轻轻地抚摸着蝴蝶翅膀,又慢慢地往他的脸上轻抚了过去,眼中,流露出了爱恋的神色。

    窗纱轻响,外面,响起了吃吃的笑声,她一惊,扭头一看,只见一个蒙面的黑衣男子倒悬于房梁之上,自冲她挤眉弄眼。

    “大胆!何人?”

    珠儿怒声喝斥道,抓起了一边的宝剑,一跃而起,刺向了来人。

    “小娘子,何苦守着一个将死之人,跟着在下去快活快活如何?”

    那人绕了一个圈,到了她的背后,伸手去摸她的屁股。珠儿更恼了,一柄剑刺得更快更凌厉,那人拆了几招,便有些不支,连退了几步,掩着胸惊讶地说道:

    “小娘子,怎生这么狠毒?要杀亲丈夫?”

    “谁是你小娘子,纳命来!”

    珠儿阴冷地喝斥道,一剑刺他胸口,一手挽了花,又往他的胸前拍去,那人重重地挨了一掌,跌出去老远,珠儿正要追上,只听得外面又吵闹了起来,她恨恨地收了剑,瞪了那人一眼,匆匆跑回了屋里,任那人翻墙逃走。

    “珠儿姐姐,适才听到这边有打斗,可有事?”

    来的是几个守卫,他们四处看着,大声问道。

    “无事,你们退出去吧。”

    珠儿淡淡地说道,关上了门。

    守卫们踌躇了一会儿,便离开了院子。

    珠儿看着他们的身影离开,又走回了榻前,继续给欧阳元修擦拭着身体。

    房梁上,一个人影轻轻地起身,不露痕迹地跃到了另一个院子里。

    至夜,终于有人回来禀报,找到了蝴蝶魔头的尸体!众人看着地上那僵硬的身体,大惊失色。原来,正是魏仙儿,身上还有他们捅的剑伤,更可怖的是,验过了尸,才知道此人已经死了三天了,也就是说这些天他们都和一个鬼魂呆在一起,尤其是那些揩过了魏仙儿油水,在她身上摸来摸去的男人们,看着自己的手,直觉得恶心阵阵。

    也就是说,出现在欧阳元修房里的那个白影,是蝴蝶的鬼魂,所以,她才能在眨眼间消失在空气里?

    欧阳元甄和苏青互看了一眼,又看向了安阳煜。

    安阳煜不可置否地一笑,摇摇头,转身往自己住的小院走去,小狐狸左右看了看,连忙跟上了爹的脚步,云雪裳没有来,她怕死人,自然是不会去的。

    进了院,小狐狸立刻往云雪裳身上扑去,趴在她的耳边神秘兮兮地说道:

    “娘,这里有鬼耶!”

    一面说,还一面做出呜呜的恐怖之声来。

    “下来!”

    云雪裳好笑地拉下他,胆子这么大,也不服管,再大一点可怎么得了?都是他爹给惯的!

    “怎么回事?”

    她给安阳煜倒了杯水,轻声问道。

    “明天,欧阳庄主应该醒了吧。”

    安阳煜喝了口茶,似是自言自语,却又充满自信。

    呃?真的吗?可是他都昏迷了好多天了,找不到解药,不是说他必死无疑的吗?

    看着安阳煜有些严肃的神情,云雪裳的心也紧了起来。

    那些人,果然在魏仙儿,也就是蝴蝶的身上找到了解药,欧阳元修服了解药,此时呼吸已经比前几日要平缓多了。

    一众人都侯在他的房中,等待着他醒来。

    小狐狸今儿也特别安静,一直偎在他娘亲的身边,一双大眼睛,认真地看着榻上的情形。爹说了,今天要做的事,要说的话,他都得听着,学着,还说他以后,是要做大事的人。小狐狸的大事,其实很简单,他仰头看了看云雪裳,又往她怀里偎了偎,找个娘这样的老婆就好啦,又好欺负,又好玩!

    榻上之人呼吸渐平衡,而屋里之人,呼吸却益急促。

    服下解药已经三个多时辰了,他还没有一点苏醒的迹象,莫非解药有假?欧阳元甄和欧阳元宗最急切,一直在屋里走来走去,而苏青却不在这里,从发现魏仙儿的尸

    体之后,便不见了他的人影。

    嗯……

    轻轻的一声,从榻上之人的嘴里传来。

    众人的神情为之一震,尤其是珠儿,眼中的泪水便一涌而出,她轻轻地抚着欧阳元修的额头,轻声唤道:

    “庄主,庄主!”

    连唤了十数声,榻上之人,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茫然地看着珠儿的泪颜。

    “庄主醒了,三公子,大公子快来。”

    珠儿惊喜地大声叫起来。

    欧阳元甄和欧阳元宗连忙凑过去,俯身看着欧阳元修,激动地说道:

    “总算醒了,太好了。”

    “我怎么了?婉仪呢?”

    欧阳元修闭了闭眼睛,又睁开,沙哑着声音虚弱地问道。

    “哥哥休息便是,其他的事,稍后再说。”

    欧阳元甄连忙说道,转身吩咐下人们去安排粥食。

    珠儿一直细心地给欧阳元修擦着汗,殷勤又体贴。门外,众人吵嚷着,现在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吧?这一趟喜酒吃的,简直丢魂又失魄!

    “听完一个故事,大家便可以走了。”

    安阳煜站起来,慢吞吞地走到了门口,朗声说道。

    “他是谁?”

    欧阳元修似乎不记得自己请了云雪门的人来吃喜酒,也不记得安阳煜是谁了。

    “还要听什么故事啊,老子都耽误了好几天了。”

    有人不满地说道。

    安阳煜掸了掸衣袖上的褶皱,慢条斯理地说道:

    “听一个缠绵又深情的故事,不听可是大家的损失。”

    “好啊,好啊,爹,我要听故事。”

    小狐狸立刻跳起来,举双手赞成,给他爹捧起了场。欧阳元甄沉吟了一下,便走出来,抬手,示意大家安静。

    “首先,恭贺庄主醒来。”

    安阳煜没转身,只对着空气拱了拱手:

    “然后,恭贺珠儿姑娘可以成为庄主夫人。”

    欧阳元修皱了皱眉,不悦地说道:

    “胡说什么,婉仪在哪里?”

    旁边,珠儿的脸色却有些难看。

    “抬上来。”

    安阳煜沉声说道,几名守卫匆匆抬上了两具尸体上来,都被白布蒙着。揭开,一个居然长着和珠儿一样的面孔,一个却是魏仙儿。

    欧阳元甄这时候走到了榻边,用喂欧阳元修水的动作,用自己的身体隔开了欧阳元修和珠儿。几名守卫也不露声色地靠近了珠儿。

    “故事从去年说起。苏盟主的独生女儿,苏婉仪,在一次踏春游玩时,结识了江湖中一名后起之秀,这次会面,并不怎么快乐。她天性活泼,又在父兄的呵护中长大,难免有些小姐脾气,而这后起之秀,又最讨厌女子耍小性子,他心里只爱成熟的一些的女子,好伴随便他闯荡江湖。

    言语之中,这二人便都对方结下了些许不满,若按常人说,这也应该叫做冤家。”

    安阳煜扭头看了一眼欧阳元修,他脸色有些发黑。

    “苏婉仪心中受了气,便想着要出气。当时江湖中的青年男子最害怕和蝴蝶儿相遇,那女人漂亮又诱人,常在不经意之间让男子迷失了心魂,不知不觉上了她的当。苏婉仪便故意扮了蝴蝶儿的模样,黑纱,黑裙,却系彩色面巾,在夜晚拦住了他,要和他比试武功。事实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