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9.说他是妖怪【18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安阳煜沉吟了一下,低声说道:“芬儿姑娘切莫误会,在下愿意帮姑娘找回你姐姐,只是出于义道,并非对姑娘有何非份之想,而且在下和妻子的感情非常好,已向她承认今生只娶她一人,今日在下前来,其实是有一事不明,希望芬儿姑娘明示。”

    芬儿低着头,听他说完,好一会儿,才拖着哭腔说道:“公子请说。”

    “昨天你为何知道是我?”安阳煜直接问道。

    “公子的鞋。”芬儿指了指他的鞋,他皱起眉来,鞋有什么不同蹂?

    “公子的鞋上绣的花,只有夫人才会。”

    芬儿当时正在偏堂里收拾东西,他落下时,一眼就看到了鞋上绣的麒麟兽,那是云雪裳为了在司空静雅面前炫耀绣工特地绣上的,芬儿认得她这种复杂的绣法,这水镇还没有第二人。

    安阳煜点点头,又听芬儿说:“公子放心,芬儿未对任何人说过,对娘也没有说,芬儿姑娘公子是好人,是有本事的人,是芬儿没福气。”

    说着,居然哭了起来,安阳煜安慰了两句,便往外走去,不料眼前突然一花,只觉得有些头晕,人便往墙上靠去该。

    难不成,芬儿娘还在别处下了药不成?他看向了桌上的两只桐油灯,灯蕊儿正四溅着金黄的火花,芬儿看了他一眼,也软软地趴在了桌上。

    屏息,运气,他迅速调整了一下气息,从后窗跃了出去。

    今儿倒好,险些被……人睡。

    他钻进了密道,很快便回了家。云雪裳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摇着一把棕叶大蒲扇,嘴里叽咕着,念叨着他不应该去芬儿家吃饭。

    “别念了,打水来。”安阳煜从暗阁里钻出来,低声说道。

    云雪裳一咕噜爬起来,看着他面红耳赤的模样,惊讶地问道:“你这是怎么搞的?怎么跟被蒸了一回一样?”

    “差点被蒸了。”安阳煜苦笑起来,他这才叫阴沟里翻船,极大的失策。

    “快来洗。”

    云雪裳已经摇起了一桶井水,在外面喊道。

    他快步出去,拎着水就往身上浇,不浇倒好,越浇,火越大。

    “喂,芬儿给你下

    药?看她样子温柔,怎么还会这样的手段?”云雪裳又摇起一桶水,上下打量着他,不悦地说道。

    “不洗了,泄

    泄

    火。”

    安阳煜一眼瞟到她透明的衣衫,干脆扔了水桶,抱着她就往屋里走。

    “滚开,我才不让你碰,去找下、、、药的。”

    云雪裳恼火地低斥着,还不知道他有没有在外面泄过了,脏死了,脏!

    可是安阳煜才把她丢到床上,只觉得眼前那阵黑雾越来越浓,一头扎在床上,便昏睡成死猪一般了。

    云雪裳换了衣,又请了沈璃尘过来。

    这是民间最普通的药,药

    性极猛,芬儿娘毕竟是女流之辈,不好意思去认真打听应该让他吃多少才对,只想着办成好事,便猛地在灯油里掺了,安阳煜幸亏是体质好,否则便会七窍流血……

    “活该。”

    云雪裳气鼓鼓地井水镇过的毛巾给他擦着额头,嘴里骂着。

    司空静雅坐在一边笑得肚子抽筋,还是她的沈璃尘好,从来不去外面花花肠子,所以呀,人无完人,太过优雅也对,不会让她去受这样的闲气。

    扭头,瞪了一眼司空静雅,正要发飙,只听得院门一声噼啦巨响,有人大吼道:

    “捉拿杀人犯喻隐!”

    杀人犯?

    难不成安狐狸因为过度闻了这药,shou性大发,把芬儿给杀了?三人面面相觑着,外面的砸门声越来越响,只听得砰一声,门被踢倒了!

    紫袖一挥,纤白修长的手指弹出了几抹亮光,沈璃尘关上了机关。他有些怀疑,是有人在逼他们出手,事情未水落石出之前,还不宜撕破脸皮正面冲突。

    “捉拿杀人凶手喻隐,将这一干人等全带到祠堂去。”

    牛捕头领头冲进来,得意洋洋地吼道。

    安阳煜的药性还未退,晕晕沉沉间,只感觉有人拖住了他的双手,大力把他拖起来,这双手,不是小猫儿,也不是沈璃尘,潜意识里,抗拒由心而生,自然间抽手、反肘、一拳挥出……

    动作太快,如闪电。

    前来拖人的两个捕快惨叫着,飞出了门外,重重地,落了地,只哼了一声,便气绝身亡。

    事大了!

    沈璃尘未料到他在神智模糊中下手如此之重!捕快们楞了一下,接着便拔出了雪亮的刀叫嚣着冲了过来,见情况已经如此,那刀径直砍向了两个男子,司空静雅想也未想,抄起了旁边的椅子就往捕快身上砸去。

    “阿煜,醒醒!”

    云雪裳一面抱住了安阳煜的腰,一面大声喊道。此时安阳煜的双目已经赤红如血,浑身的皮肤都泛了深红的颜色,手臂上青筋鼓起,模样非常骇人

    ,手起手落,又有一名捕快的喉咙被他捏断,骨头碎裂的声音令其余的人吓得魂不附体。

    “就是他,他就是邪党之人!”

    牛捕头惊恐地大叫起来,双腿抖动着,连滚带爬地往外跑。

    “走。”

    沈璃尘果断地说道。

    可是,安阳煜哪里肯走,杀红了眼,一身血脉喷张逆流,杀气从每一寸红透的肌肤往外迸出。

    他听不到一个字,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杀!

    杀尽阻挡在眼前的每一个人!

    他想着,并且出手了。司空静雅是前来扶他进暗阁的,可是还未触到他的身体,就被他一掌挥来,谁也没有想到他的这次突然出手,沈璃尘也来不及救她,司空静雅未来及叫一声,胸前就中了他一掌,纤柔的身体像断线的风筝一般,飘出,落下……鲜血织成的珠雾散开。

    “他走火入魔了。”

    沈璃尘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双掌一拍轮椅扶手,身体跃起来,落下时,又接连在地上拍着,直到司空静雅摔下的地方才落下来,抱起她,迅速往她的嘴里塞进了一颗续命丸。

    安阳煜的这一掌,便是沈璃尘也难以承受,何况是司空静雅?此时已经奄奄一息,目光迷离而留恋地盯在沈璃尘的脸上。

    “不要怕,有我在。”

    沈璃尘低低地说道,扬手,紫色阔袖在空中扬成一面旗,暗处,几道紫色身影箭一般射出。

    “主上。”

    “走。”

    沈璃尘斩钉截铁地说道。

    几人连忙过来,扶起他,抱起了司空静雅,可是对安阳煜,谁也拿他没办法!他暴风一样卷出了院门,碎石四飞,那是他的铁拳击在院墙上的结果。

    “救雅儿要紧,你看他,谁也伤不了他,你把儿子带走,残月门人就在附近,我去找他们。”

    云雪裳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她匆匆说着,拔腿往外跑去。

    沈璃尘此时已经顾不了全局了,司空静雅命在旦夕,而他,想抱她都不可以!

    他突然恨起了自己,这些日子,从来未为司空静雅做过什么,总是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她给予自己的爱和照顾。

    司空静雅常会羡慕地看着安阳煜和云雪裳两个人,他们吵吵闹闹,搂搂抱抱,那是所有的恩爱夫妻都会做的事,可是他从未对她做过,他只是淡淡地笑,坐在一边,看自己的书,用左手和右手下棋,他淡然着,忽略着她的感受。

    从来,都是如此!

    “雅儿,不要怕。”

    他轻抚着司空静雅的脸,握住了她的手,沉声而且果断地说道:

    “走!”

    紫衣,风一般的来,风一般地卷走。

    两个小院空荡荡,静悄悄。

    云雪裳一路疾奔出来,可是已经失去了安阳煜的踪影,街上,到处有受伤的人,那都是被他伤到的吗?

    声声惨叫声哭声入耳,心急,如焚!

    捕快们从一条巷子里跑出来,又往另一个巷子里跑去。那是芬儿住的地方!

    她没有犹豫,立刻跟在了捕快们的后面跑了过去。远远的,有芬儿撕心裂肺的哭声,她的心里一颤,芬儿没事,是谁?

    院门里。

    芬儿脸上青紫肿胀,衣衫褴褛,遮蔽不了伤痕累累的身体,不用想也知道她遭遇了什么事情,而地上,大片刺目的鲜血,血腥味儿冲得人鼻中难受极了,芬儿娘已经是身首异处!

    不,这不可能是安阳煜干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