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0.f栽赃陷害【19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山里的晚上,比山下要凉。

    云雪裳的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她实在是走不动了,嗓子也哑得厉害,喉中干渴得像要冒出火来。

    越往山内走,光线便越暗,跌跌撞撞,牵牵绊绊,四处都有怪异的声音,不知道是鸟,还是兽,悉悉索索得让她的心悬得高高的。

    突然,脚下一绊,是一根藤,她慌忙伸手去拉身边的小树,手上却传来了滑滑冰冰的感觉,吓得她连叫声也堵到了喉中,待重重地跌到地上之后,她才反应过来,刚才拽到的定不是什么青藤,而是蛇!

    汗毛倒竖,一身毛孔全张开了,凉嗖嗖的冷汗直冒,耳边似乎还有那滋滋的声响。

    突然,从后面掠出一个暗色的身影,手一捞,便把她从地上捞了起来。这是双男人的手,她下意识地就惊喜地大叫起来蹂:

    “安狐狸!”

    “夫人,是属下,属下救驾来迟。”

    略有些低哑的声音响起来,云雪裳心里顿时涌起了一阵失望,这是安阳煜身边的四大护法之一,雷。

    可是,也好啊,至少有人和自己一起来找他了!她挤出一抹微笑来,小声说道:

    “太好了,快,我们去找他。”

    “是,让属下背着夫人。”

    雷恭敬地放下她,转过身去,半蹲于她的面前。

    云雪裳毫不犹豫了爬上了他的背,她知道,凭自己这样摸着走,会拖累他们的速度,这种时候还计较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假规矩?

    雷背好她,右手拇指放于唇间,吹响一声低哨,不多会儿,从东、西、南三个方向也传来了长长短短的哨声。

    那是另外三大护法风、闪、电!在安阳煜隐于水镇之后,这四人也将手中事交于了副手,一心只保护安阳煜夫妻的安全,当起了专职的保镖。云雪裳也曾经笑说过,莫非隐居这回事还会传染?弄得人人都来当民间逍遥帝,放着威风的杀手头儿不当,要来当保镖。

    可是,幸亏有他们!云雪裳焦急如焚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

    “属下等已经在山中寻找了两个多时辰了,幸好找到了夫人。”

    雷跃上树,借着月儿和星星的亮光,仔细地看着脚下的山林。

    “到底出了什么事?”云雪裳轻声问道。

    “芬儿娘被杀,芬儿姑娘被qiang暴,现在她一口咬定是主上所为。”

    “怎么可能?阿煜明明是还有一丝神智的时候回的家!芬儿素日里看上去老实,为何现在要来冤枉阿煜?”

    云雪裳愤怒极了,知人知面不知心,亏得安阳煜还答应为她寻找姐姐。

    “主上在芬儿家用晚膳,把玉佩掉落在她家了。芬儿其实也吸入了过量的幻烟,属下猜想,有人钻了空子,而芬儿神智迷糊之时,把那人当成了主上。”

    雷认真地答着,云雪裳心里的气却越来越浓,全是这芬儿害的!不,她不想同情她!好好的一个女孩子,就这么怕嫁不出去,还要用这种手段?

    月光下,一条小溪闪着暗色鳞光,蜿蜒穿过草地。

    一个黑影趴在小溪边上,正把脸埋在冰凉的水中。云雪裳瞪大了眼睛,连连拍打着雷的肩膀,小声说道:

    “看,是不是他?”

    雷连忙从树上跃下来,往那身影走去。

    安阳煜把脸浸在水里,到了夜晚,凉风让他又稍微清醒了一些,借着体内奔涌的魔气,他在山林中狂奔着,不知道用掌风打断了多少棵树,也未能让这快爆炸的身体舒服一些。

    水面往外咕咕噜噜冒着泡泡,他猛地想起来,自己把云雪裳一个人丢在林子外面了!坏事了,她会不会被人抓去了?跃起,转身,正好看到雷背着云雪裳从树下跃下来。

    “安狐狸!”

    云雪裳哽咽着唤着,向他冲了过去。

    他连忙伸手接住了她,小声说道:

    “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当然委屈,安狐狸,你说过的,什么情况下也不丢下我,你去做魔头,也得带着我去做魔女,怎么能一个人跑掉不管我?你也不怕狼来吃掉我?”

    云雪裳用袖子给他擦着脸上和手上的污渍血渍水渍,抽抽答答地说道:

    “你快吓死我了。”

    安阳煜轻拍着她的背,小女人又受伤了,衣袖破了,手肘上的血渍已经结了痂,唇角也有新结的血痂,一身衣裳被荆棘挂得破烂不堪,走路也有些跛,想是扭到了脚吧。这都是他今日伤她的!心里一阵懊悔,如果自己小心小心再小心一点,怎么会惹出这样大的麻烦来!

    一次次,让她为了自己而受伤!他简直无法原谅自己。

    长长的手指在她的唇角轻轻地抚摸着,良久,才看向了雷,低声说道:

    “朝中可有事?”

    “回主上的话,并无事。只是南金太子妃把南金太子恋上轶江月之事向南金王告了状,南金

    王大怒,这才要斩除轶江月,南金太子已经亲自出来寻找轶江月了,如今南金王和太子二人闹翻,主上……我们要不要……”

    雷的声音显得有些兴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如果此时揭竿而起,说不定能一举收复大越,而且沈璃尘腿已废,已经不是安阳煜的对手,一鼓作气,这天下便是他们的也说不定呢!

    可是安阳煜只淡淡地摇了摇头。

    他对天下已经没有了最初的狂热,南金统一以来,改国策,免赋税,休养生息,百姓们好不容易过上几天安生日子,如果他再掀起战乱,贵族们是得意了,可是百姓们又要水深火热。皇上只要当得好,谁当又有何谓呢?

    当然,前提是南金王要善待百姓,如果他昏庸残暴,不用雷来提醒,他早就进宫杀了南金王,夺回江山。

    眼下,最紧要的事,便是铲除墨教,找到芬儿之事的真相。

    雷给风、闪、电发出了信号,不多会儿,三人便匆匆赶来。安阳煜坐在溪边,运功调息。可是他也不知道,天一亮,自己又会变成什么样的怪物,会不会连风雷闪电也会被他杀掉?

    “主上,让属下等为你护法,让魔力回归丹田吧。”

    风走过来,低声说道。

    安阳煜摇摇头,他自己清楚,体内的这股魔气不是风雷闪电四人可以帮他归位的,它强大得令他自己也不敢相信,如果能成功引它归位,那天下,他将再无敌手。如果它不听控制,硬要引他成魔,他也只有一条死路可走。

    站起来,走到了云雪裳身边,盯着她红红肿肿的双眸,唇角扬起了两抹笑。两个人经历了这么多事,本想着从此之后可以一帆风顺,过快活逍遥日子,哪里知道还会惹上事,而且每回都要让她担惊受怕,还比不上普通妇人过的日子。

    “安狐狸,会好的,什么事都能闯过去。”

    云雪裳揽住了他的腰,小声说道。

    四大护法转过了身,稍稍走远了一些,警惕地四下看着,为他二人留出空间来。

    二人紧紧地相拥着,安阳煜捧起了她的脸,怜惜地吻着她的眉眼,时间紧迫,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和她卿卿我我,在她唇瓣上轻啄了一下,便小声说道:

    “我要找个地方引气归位,你和他们呆在外面,不要担心我,没事的。”

    “我知道。”

    云雪裳连忙点头。安阳煜眉眼一扬,笑着深深看了她一眼,便召过了四大护法,走到一边,低声说道:

    “找个山洞,你们守在洞外,若我不能成功,你们便杀了我,把夫人送到沈璃尘之处。”

    “主上。”

    四人连忙跪下,诚惶诚恐地说道:

    “主上,就让属下等护法为您护法吧。”

    “不行,如果引导不当,你们四人也无法逃脱,到时候夫人便没人保护了,记住,无论何时,都要以夫人为第一位。”

    安阳煜坚定地摇摇头,抬头看向了正往他这边焦急观望的云雪裳。

    “听清楚没有?”

    收目光,声音也威严起来。

    四人连忙磕头称是,再不多语。

    月光淡淡,如水银倾泄于山林,把万事万物都镀上了一层银辉,叶片上,这月光轻轻吟唱,山林夜晚有种静寂的美。

    只可惜,没人有心思欣赏这美,人人的心都如同一壶开水,沸腾着往喉中蒸腾着灼人的热气,不敢说话,也没心思说话,连呼吸都小心翼翼,怕惊扰了他的运功,五个人,十只眼睛只紧张地盯着山洞黑黝黝的洞口。

    一片暗云,慢慢靠近了月亮,一点点地遮蔽住淡柔的光。

    “不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