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1.别怀疑他【19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2_82924【191】

    “嗯?”

    安阳煜挑了挑眉,之前的一切,他确实有些神智模糊,此时认真回想,居然是一片空白。

    “你强暴了芬儿?杀了她娘?蹂”

    云雪裳尖叫起来,安阳煜苦笑起来,这个,应该是没有的吧?

    “你死定了!该”

    云雪裳见他只笑不答,心中不免恼怒,素日就看他喜欢和那芬儿眉来眼去的,心中就不极不痛快,现在他惹下大祸,还不快快认错,一个劲儿地笑个屁啊?

    “滚,我要去沈璃尘那里接儿子,你自己闯的祸,自己去摆平。”

    云雪裳从他身上跳下来,用力地抹了一把眼泪,大步就往外走。这一走,脚下就踏到了软绵绵的东西,这才想起来,这里刚才发生了多么激烈的撕杀,地上躺的可是几十具尸体啊!那血淋淋的一幕幕又涌上心中,她手里的剑还刺进了一个人的咽喉呢!

    哇……

    胃里一阵阵抽搐,难受极了。她快步跑开,扶着一棵树就大吐了起来。

    这里是江湖,可江湖也不像她想像的那般潇洒,这里,充满了血腥的杀戮。

    渐渐的天亮了。

    风雷闪电摸进镇,拿了两身干净衣物回来。安阳煜和云雪裳身上已经脏得不像话,尤其是安阳煜,身上只剩下条中裤。

    山里有泉,可涤尘埃。

    云雪裳掬了清凉的手给他擦着背,昨儿在林子里狂奔,擦了好多小伤口,纵横着,像蛛网。她一面擦着背,一面嘟囔着:

    “那个,你这个神功得来得便宜!”

    “怎么说?”

    安阳煜享受着她小手的温柔,还有阳光的温暖,惬意地坐在泉中,掬水往自己的胸前浇。

    “书上有,欲练神功,必先自、、宫……你都不用自、宫,也变厉害了。”

    云雪裳扁扁嘴,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安阳煜大笑起来,反手,将她拉于胸前。水早将她一身衣浸湿,紧贴着玲珑曲线,有说不出的诱人。

    “又无他人,穿着衣裳怎么洗?”

    他笑着,拉开了她衣裳的盘扣,将长裙为她褪了下来。

    芬儿秀美,却绝不比雪裳的柔媚,她实在是生得漂亮,而且,骨子里有种野性,这是他最爱的。

    有如此之美在眼前,他哪里会看别人?于芬儿,不过是出于几分同情,男人嘛,潜意识里总是有想当英雄的味道,可是,绝无他意。

    不管怎么样,芬儿之事,他有责任,若不是他平日里给了芬儿幻想,也闹不成今天的结果,他是男人,有责任弄清楚这一切,给她们一个公道。

    身子往旁边歪了歪,他伸平了手掌,如今有了这身武功,倒真没什么可怕的了,谁再挡于他的面前,给他不快活,伤他的小猫儿,他便真正要遇神弑神,遇鬼杀鬼!

    “想什么?”

    云雪裳散开了长发,清洗起来。她背对着他,肚、、、兜细细的系带在背上交叉系成了几只蝴蝶节,纤细瘦美的背上也有些细细的伤口,他心中怜惜,俯身过去,温柔地轻抚着她背上的伤,沉声喝道:

    “药。”

    云雪裳怔了一下,一只小药瓶已经在空中划了一道弧,从林子里往这边抛来。安阳煜轻轻拧开了瓶塞,褪下她的倒出淡蓝的药膏,轻轻地擦在了伤口之上。

    清清凉凉的感觉沁入肌肤。

    “你要擦么?”

    云雪裳微侧过脸来,明媚的眼中还有雾气,长长的睫毛上挂着细碎的晶莹。

    “要。”

    安阳煜低声说着,贴近了她的身子,手抚上了她胸前的浑圆,轻轻揉捏着,声音也沉了下来。

    “你安份点吧,才没事,你的色心又抬头了!”

    云雪裳没好气地推着他的手,可是他的吻已经落下来了,轻轻地咬着她的肩膀,她雪、、白的脖颈。

    “风雷他们还在那边呢,你还想演给别人看呀?”

    云雪裳被他弄得痒痒的,又气又急又羞,又挣不脱他怀抱的禁锢。安阳煜的吻已经上滑了,到了她柔软小巧的耳垂上面,轻轻地吮着,温热的呼吸冲进了她的耳朵里。

    “你们下山去,晚上镇外见。”

    一句末,那边四人已经跑了个无影无踪。此时,安阳煜已经不需要他们的保护了,他们也不想留在这里看活春宫,免得看到一半血脉喷张无处可救自己。

    “你呀,什么时候改得了这色心?”

    云雪裳彻底被他打败,他倒真是个会享受,爱享受的主!

    “食色性也,你心里不想?”

    现在此处只有他二人了,他一面笑着,一面伸手肆意乱摸乱捏起来,她的几处弱点他拿捏得准准的,不消一会儿,云雪裳的身子就软软地窝到了他的怀里,呼吸也紊乱了起来,就着她这如春风化开的一刻,他迅速

    翻身,将拿来的干净衣服铺在地上,把她放上去,俯身就肆意攻掠起来。

    小鸟被二人的热情羞到,悄悄地,扑着翅膀就飞开了,几枚叶,轻飘飘落下。

    安阳煜如同一匹不知倦怠的豹子,身体快速起伏着,结实的胸膛,弧度优美的腰身,大颗大颗滚烫的汗水,都化成了此刻最浓的爱意,在她的温暖柔软的身体上,一波一波的炸开。

    “对了对了,安狐狸!”

    突然,云雪裳大叫起来。

    安阳煜停了一下,疑惑地看着她。

    云雪裳圆瞪了刚刚还柔媚如丝的眼睛,微仰起身子来,神秘兮兮的表情,趴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书上说,可以用这种办法把你的内力度到我身上来,是不是真的?你现在有这么多气,你给我一点吧,让我也做高手……”

    安阳煜眯了一下眼睛,也露出了神秘兮兮的样子来,咬着她的唇瓣,小声说道:

    “你想吗?那我天天用这种办法度给你好不好?”

    “太好了……”

    云雪裳还未说完,身子已经被他用力一撞,直觉得骨头都被他撞碎了,不由得气呼呼地大叫:

    “你骗我!”

    骗了么?此方法虽度不了内力,却度得了快活,安阳煜的狐狸眼睛里全是兴奋的光芒。

    ——————————————————————分界线——————————————————————

    第二日晚上,水镇鬼节的气氛还没散去,镇中设的神坛上香火缭绕,还有百姓在前面磕头。因为是水镇上才刚刚出过命案的原因,气氛显得有些压抑而紧张。

    镇长请来了僧人,为亡灵超渡,驱魔避妖,走到小街上,地上还散落着许多白色的纸钱

    处处可闻颂经声,木鱼轻敲声。

    变天了,风扯得家家小店门口的招幡乱飘,没有几家店开了门,家中有女儿的,人人自危,恨不能在门上挂上十把锁,男丁也不外出了,扁担锄头都是武器,守着家中女眷不敢离开半步。

    安阳煜牵着云雪裳的手,大摇大摆地在街上走着。

    是,他回来了。

    不弄清楚一切,他怎么会走?他这个假妖魔,一定要揪出真妖魔来。

    进了水镇,没走多远,便看到一群如狼似虎的衙役冲他跑过来,领头的是州府来的捕快。不过他们远远地就停下来了,张开了手里的大弓对准了他二人。

    老百姓们一见这情形,立刻四散逃开来,不多会儿,街上便只有他二人和官差在对峙着了。

    风吹来,拂动着安阳煜的乌发,他唇角一勾,沉声说道:

    “各位官爷,在下是来投案的,过来绑了在下便是。”

    这么容易?官差们见识过他的厉害,哪里敢走近一步,安阳煜便伸了手,向云雪裳呶了呶嘴,示意她动手,把自己绑上。

    “就你疯,还想疯进大牢里去。”

    云雪裳无奈地拿早准备好的绳子绑了他,然后拍了一下他的背,小声说道:

    “要不要我做饭等你。”

    “倒会作梦,还不快陪为夫一起进去享受享受。”

    安阳煜嗤笑一声,便看向了对面的官差们。

    见他一副气定神闲,和老婆眉来眼去的样子,官差们犹豫起来,他武功卓绝,没有必要回来送死,可是,人又送到了眼前,不抓也难以交差。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