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3.狐狸双雄【19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2_82924【193】

    安阳煜唇一扬,面上浮了淡淡的笑容来。

    “大越崇帝时,推新政,改国策,或再有几年时光,一定会有成效,可惜……”

    县太爷摇了摇头,轻一抬手,说道蹂:

    “看座。”

    “大人不问案?该”

    云雪裳一扬下巴,清脆地问道。

    “坐下问便可。”

    县太爷转身坐回椅上,拿起惊堂木,轻轻一拍,便说道:

    “喻隐,你杀害陈夫人,强、、、、暴陈芬姑娘之事,你可认罪?”

    “小民不认。”

    安阳煜轻轻地掸了一下衣袖,坐下去,这才沉声说道。

    “带原告。”

    县太爷伸出右手,挥了一下,大声说道。

    几人往外看去,只见几名女衙役带着模样憔悴的芬儿走了过来。安阳煜几人路上只顾慢慢玩,走走停停,不想他们已经把芬儿带到了这里。

    “民女陈芬儿见过县太爷。”

    柔弱的声音,轻轻地磕头,芬儿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原告,你看看这人,是否那日行凶之人?”

    县太爷指了指安阳煜,看着芬儿。

    芬儿抬起苍白的脸颊,怯怯地看了一眼安阳煜,眼中便一红,用帕子掩了嘴,哭了起来,却不肯说一字。

    “原告,公堂之上,回答本官的问题。”

    县太爷用惊堂木重重拍了一下,芬儿一抖,这才抽泣着说道:

    “是芬儿自愿的,不是强、、、、暴,只是喻公子不该杀了芬儿娘亲。”

    “哪位喻公子?”

    县太爷又问道。

    芬儿看向了安阳煜,一双眼睛,泪水盈盈,轻抬手,指了一下安阳煜。

    “就是这位喻公子。”

    “喻隐,你可听清了,原告陈芬指认你杀害她娘陈夫人,你还有何话可说?”

    县太爷的表情凝肃起来。

    “芬儿姑娘,你可亲眼看到喻某杀人?”

    安阳煜站起来,走到了芬儿的眼前,低声问道。

    芬儿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轻轻地说道:

    “芬儿刚被……是昏迷之前,听到外面传来娘的惨叫声,挣扎着走到门边一看,只见喻公子正从院门出去,娘已经倒在了血泊里。”

    “那喻某那日穿的是何颜色的衣服?”

    “是……白色。”

    “喻某既已行凶,白色衣上自然有血渍,从芬姑娘家出去,要经过四户人家,出了胡同便是大街,大人,请问,可有人看到喻某穿着血衣大摇大摆走回家?或者是跳墙他人家中逃离?”

    “大人,我们已将四户百姓带到。”

    风上前一步,拱手朗声说道。

    呃,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云雪裳怔了一下,只见电转身大步出了大堂,不多会儿真的带上了芬儿的四户邻居。

    “若喻某行凶杀人,陈夫人又有惨叫,想必各位一定听到了,请问各位乡亲,那晚可有听到芬儿家传来异常之声?”

    众人认真想了一会儿,便齐声说道:

    “没有。”

    “芬儿姑娘,这又作何解释?”

    安阳煜看向了芬儿,凌厉的目光落在芬儿身上,她咬了咬唇,止不住的眼泪,断线珠子般地往下落着,好半天才说:

    “是喻爷不假,芬儿可以以死明志,喻爷有的是银子,乡亲们自然不帮芬儿。”

    云雪裳看到,芬儿说这话的时候,身子已经开始不停地抖动,一双苍白纤瘦的手拼命地绞着帕子,不知是怕,还是紧张。

    此话一出,众人便不依了,他们可没收过安阳煜的银子,只是衙门中人带他们来,他们不敢不来,而且安阳煜素日里对待大家的态度还不错,也不像穷凶极恶之人,便实话实说了,那日第一声听到的,确实是芬儿的惨哭声,并非芬儿娘临死前的惨叫。

    公堂之上顿时一片嘈杂,县太爷连忙拍了一下惊堂木,大喝道:

    “肃静,再吵吵嚷嚷,拖下去重打二十大板。”

    堂上这才安静下来。

    安阳煜转过身来,看着县太爷,慢条斯理地说道:

    “此事大有蹊跷,水镇先后失踪了三名女子,县太爷还是速速让太守派人来侦办的好。”

    县太爷沉吟了一下,便向师爷使了个眼色,师爷上前一步,大声说道:

    “带原告和证人下去,退堂。”

    女衙役过来,扶起了芬儿往久走去,芬儿和安阳煜擦身而过时,眼中的泪流得更凶了,小声说道:

    “芬儿喜欢喻爷已久,喻爷自是知道,芬儿也知道娘下了药,害喻爷生了狂性,芬儿也不想变成今天这样,只是杀母之仇,不得不报。”

    说完,扭头便

    走,模样绝决,这份怨,这份恨倒真不像是装的。

    “有人冒充你?”

    云雪裳俯过来,小声问道。

    安阳煜沉默着,一直看着芬儿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才回过头来对县太爷说道:

    “大人,在下可否走了?”

    县太爷犹豫了一下,便说道:

    “喻爷,实不相瞒,下官也不信喻爷会杀人。这也是上头交待下来的事,令下官侦办此案,待事情查清之前,还要委屈喻爷一些日子。在下已经在县衙备好了住处,请喻爷移步。”

    说着,便亲自前来,引着几人向县衙后院走去。

    后面,倒是清幽,县太爷特地收拾出了两间屋子,熏了香。因为见过龙颜,所以他第一眼见安阳煜,想到他的名字,便知道他是何人,坊间传说他已经在和大越一战中驾崩,如今活生生站在面前,心中不免激动,虽不能相认,可是心里依然拿他当主子看,所以一切用具饮食都交待人特别办来,态度也十分恭敬。

    闹了一下午,天色渐暗了。

    安阳煜在院中练剑,他的功夫一日盛过一日,想不到一朝走火入魔,却得了这样的意外收获。

    月下,身姿如蛟龙出海,剑断日月。云雪裳拿着风的剑在旁边学了几下,便觉得有些乏味起来,练武这事要有天赋,她是没有这天赋的,她也没有安阳煜这般笃定,她不知道芬儿为什么要说谎,难道真是因爱生恨?

    “我在衙门转转。”

    她说了一句,便往外走去。安阳煜没有停下手中剑,风和电却连忙跟了上去。

    衙门很小,不消一盏茶便转到了尽头。

    一间小屋亮着灯,门口守着女衙役,是陈芬儿住的地方。她是关键证人,县太爷怕出差错,便安排她在这里住下。

    云雪裳静静地站了半晌,正要走时,那门却猛地拉开了,芬儿从里面快步冲出来,一把拉住了她,哭着斥责道:

    “是你,对不对?”

    云雪裳怔了一下,只听得芬儿说道:

    “如果不是他,就是你!我早应该想到了!就是你不许他喜欢我,所以让人杀了我娘亲,让人污了我的清白对不对?让我恨他,让他恨我。”

    这是哪一出?风和电上前来,一把拉开了她,重重地丢到了一边,护着云雪裳就往回走。那边,女衙役已经过去,拉起了芬儿,推着她往屋里走去。

    快步回了屋,云雪裳才缓缓地摊开了手掌,汗津津的手心里,静静地躺着一个小纸团儿,迅速展开,一行字映入了眼帘。

    “救我。”

    字条上只两个字,云雪裳凝望着这字,水眸里渐渐泛起了几丝亮光,扭头,看向了院中还在剑舞游龙的安阳煜,唇角有了笑意。

    “安狐狸。”

    她跑出去,把字条递到他的手里。

    安阳煜认真看了一眼,便将字条揉于掌心,略一用力,那字条居然就在掌心里燃成了一小团火,在夜的暗中点亮人的眼。

    “哦哦,安狐狸,你会放火了呀!”

    云雪裳的笑容愈加快活。

    “什么话到了你的嘴里,怎么就变了味了呢?”

    安阳煜轻弹了一下她上翘的唇角,低低地说道,手一扬,白袖如蝶展翅,剑落入风的手中。

    “睡觉。”

    说完,当真大步进了屋,让云雪裳伺侯他更衣歇下,而云雪裳做这些的时候都是一副屁巅巅的表情,掩不住的,极其的兴奋。

    “安狐狸……”

    她凑到了他的耳边,才说了一句,便被他一把搂进了怀里,呼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