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4.你太入戏了,该罚【19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2_82924安阳煜有些讶然地站起来,低声问道:

    “老大人,这是为何?”

    “某,也只能为大越做这一件事了,留一滴血脉也是好的。”

    县太爷长揖到地,做了个请的姿势。

    安阳煜凝视了他片刻,便肃然拱手,也认真还了一个礼,低声说道:

    “老大人心意,喻某受了,在此别过。此事,一定给老大人一个水落石出,不让百姓受难。蹂”

    “公子保重。”

    县太爷引步,领几人穿过前堂,送几人出了县衙。

    “就这样走?”

    云雪裳回头看了看县衙,不是还说要去郡里的大牢参观么?

    “老大人心意,不领倒不近人情。”

    安阳煜唇角扬起,想不到,在这偏远之地,倒还有为大越这般忠诚之人,他在位不过一年半载的日子,想想,倒也值得当时的辛苦。

    “那我们去哪里?”

    云雪裳左右看了看,又问道。

    “喝酒!”

    安阳煜抬手,指向了对面街上的小酒馆。

    酒馆里吵吵嚷嚷,倒是热闹。小二热情满面地迎进了几人,把他们带到了靠墙的一张空位上。

    “几个客倌,喝点什么?”

    “什么酒最好啊?”

    云雪裳微笑着问道,小二哪里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子,一时间看傻了眼,直待风不悦地一拍桌子,才回过神来,嗫嚅地说道:

    “三、三碗醉。”

    “那就三碗醉吧。”

    云雪裳倒是不在意,又点了好些菜,这才支起了耳朵听起旁边人的谈话来。

    “听说了没有,邪党又杀人了,还杀了捕快。”

    有人大声说道。

    “可恶的邪党,听说还留了名字,叫什么狐狸双雄,你听这名字啊,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啊?云雪裳的脸顿时涨红起来,一拍桌子扭头就骂道:

    “你说谁不是好东西?”

    “当然是狐狸双雄了!”

    那人扭头,大声说道,气势一点也不比云雪裳弱。

    “你才不是好东西。”

    云雪裳气鼓鼓地坐下来,小声叽噜了一句,这叫什么事呢?大侠没当成,反惹一身***,待找出了墨党头子,非他塞进茅厕洞里去不可,让他好好臭臭。

    “喻公子,夫人。”

    怯怯柔柔的声音响起来,扭头一看,方连同带着芬儿站在几人身后。

    “你怎么来了?”

    云雪裳惊讶地问道。

    “公子夫人救命之恩,芬儿无以为报,还求公子行行好,收下芬儿,为奴为婢我都愿意,求公子救出姐姐来。”

    芬儿跪下去,拉住了云雪裳的裙摆,哭得梨花带雨初绽露的娇柔模样,引来众人一阵侧目。

    “起来说话。”

    安阳煜低低地说着,一双幽亮的眼眸静静地落在她的脸上。

    “公子、夫人大恩,芬儿粉身碎骨无以为报。”

    见云雪裳不吱声,芬儿又跪着爬过去,拉起了云雪裳的裙摆,不停地哀求起来。

    一旁,方连同连连拉起她来,不耐烦地说道:

    “行了,公子夫人不收你,你快些回去,爷还有事向喻爷请教。”

    方连同本是州府官差,官家架势自然不比那死去的牛捕头差,对于芬儿这样的女子,也不会怜香惜玉,一拖一扔,芬儿便跌到了另一张桌边,脑袋重重磕在了长凳之上。

    “哎哎,你这捕头……芬儿姑娘起来吧,罢了,一直想请个丫头的,芬儿姑娘若不嫌弃,也不说丫头了,便叫声姐姐,以后便好生伺侯公子吧。”

    云雪裳姗姗起身,慢步过去,弯腰扶起了芬儿,面上挂着柔和的笑意,端的一副贤良模样。那边,安阳煜只管微笑不语,看模样,似是挺满意。

    “谢过夫人。”

    芬儿又磕了头,这才起身,站到了云雪裳的身边,一双水眸悄悄看了一眼安阳煜,见他也正朝自己朝着,便羞红了脸,立刻低下了头。

    “方捕头请坐。”

    风一伸手,豪气地说道。

    方连同这才一掀袍摆坐下去,向安阳煜拱拱手,低声说道:

    “喻爷,县老爷说您无罪,要放您走,这个小的也无话可说,可是,上峰让小的务必要带爷回去,喻爷这一走,小的实在无法交差。”

    “这个,方捕头若信得过在下,七日之后,喻某定会去府郡面见太守大人,方捕头你看如何?”

    安阳煜端起酒杯,饮了一小口,语气淡淡,却有不容质疑的威严。

    方连同自是不敢再多话,只盼着安阳煜到时能依诺前行,当即举了杯,敬了安阳煜和云雪裳二人一杯酒,转身离去。

    “公子慢饮。”

    云雪裳正要为安阳煜执壶倒酒的时候,芬儿已经抢先一步执起了酒壶,柔声说着,给安阳煜杯上续了酒。

    云雪裳侧脸看了一眼芬儿,芬儿连忙又退开一边,不敢再上前来。安阳煜唇角噙笑,看着她低声说道:

    “芬儿姑娘不必拘礼,夫人既然答应收下你,你便过来坐下,只当是家人罢了。”

    说必,眸色微微幽深一闪,不动声色,桌下的手,反握住了正在狠狠掐他手背的小手儿,云雪裳面上还在温婉笑,指甲却掐得更狠了。

    “几位爷,菜来了。”

    小二托着大盘子,端下了好几碟香喷喷的菜肴来,另外还有一壶碧玉瓶儿装的酒。

    “小二,我们未点这种酒啊。”

    云雪裳唤住了小二,不解地问道。

    “哦,这酒是那边的一位客倌送的。”

    小二转身,指向了南边的窗户,几人看去,座上已经空荡荡,并不见人影,可是桌上的菜还在冒着热气。

    往外看,一道清瘦颀长的身影已经渐行渐远。

    “他来了。”

    云雪裳匆匆站起来,快速说道:

    “我去和他说几句话。”

    安阳煜未出声,云雪裳已经快步冲了出去。今儿是集场,叫卖叫买的,山货干货堆满了街道两边,男女老少挤满了小街,那清瘦的身影速度不快不慢,可是云雪裳却总也追不上。

    好不容易挤出了人群,云雪裳再看那前方,已不见了那抹飘然的青色。她微皱了眉,正欲转身,却看到街对面的小巷子口,那人戴着青面纱,正向自己静默地看着。

    她微微一笑,慢慢向他走了过去。

    “你好久没来看我们了,为何不喝一杯再走。”

    到了面前,她轻声说道。

    轶江月喉头动了一下,却一个字也未说出来。

    这是,自她被安阳煜带走之后,第一回,这样站在他的面前,和他说话。

    “轶江月。”

    云雪裳仰起头来,轻轻地唤了一声,他便慢慢地掀起了面纱。没有她在身边,连易容的心思也没有,只一袭青纱遮了似仙的面宠,一路追踪着她的气息,前来悄悄看她。

    “你胖了。”

    良久,他才低声说道,一双眼,如碧潭般幽澈。

    “你怎么老也长不胖?”

    云雪裳吃吃一笑,拉住了他的袖子,小声说:

    “一起吃顿饭吧,我请客。”

    轶江月低笑起来,这小丫头,作了娘,在自己这里吃了那么多苦头,可是依然学不会防备他,抗拒他,就是这样,让他忘不了,一辈子,都想把她刻在心里。

    “不去了,回去吧。”

    轶江月扳过她的肩,把她转了个方向,往前推去。

    “你去哪里?”

    云雪裳扭过头来,不甘心地问道。

    “逛逛。”

    轶江月唇边两抹清淡的笑,清瘦的面庞上,平静,淡然。这段日子,他四处游历,想抚平心里那刻骨的思念,可是,他发现无论走到哪里,心里那根细细的丝线总会把他的心牵回她的身边。

    她胖了,只有在那个人身边,她才如此快活。

    他给不了,宣璃也给不了,她想要的这种快活。

    轻轻地抬手,自然地落在她的脸上,轻轻地抚过她略显圆润的脸颊,眼中泛起浓浓的柔情,她追得太急,脸上有细碎的晶莹汗珠,几缕发从耳畔滑下,他细心地为她把秀发捋好,

    “*师。”

    碧叶从一边走出来,看着云雪裳的背影,轻声说道:

    “为何不去呢?你那么想她,多看一会儿也是好的。”

    轶江月摇摇头,他痴,她傻,他和碧叶才是世间两个最顽固的人。

    “我在楼上订了位子。”

    碧叶太了解他,转身往小街的楼上走去,推开窗,正好能看到云雪裳她们坐的小酒馆,让他多看一眼,也算慰藉了相思之苦吧。

    她,比轶江月幸福太多,至少她能守护在他的身边,而他,却只能远远观望,强忍心痛。

    云雪裳些微带了些失望,又带了些许兴奋。一年多了,这是轶江月第一回肯正面出来见她。

    “走了?”

    安阳煜亲手装了一碗饭,推至她的面前。

    “嗯,也不知道和碧叶成亲了没有,怎么没见碧叶呢?”

    云雪裳小声嘀咕着,埋头扒起饭来。

    安阳煜的脸上滑过一抹不悦,沉默地抓起筷子也开吃起来。这一幕,落入了芬儿的眼中,她垂下了眼帘,给云雪裳布起菜来。

    “芬儿自己吃吧。”

    云雪裳还未开口,安阳煜倒是沉声吩咐了起来。芬儿眼中一亮,瞬间便有了几分喜色在面上。

    这一天,几

    人哪里也不去,也不说去查案,只在街上闲逛,集市热闹,很快就冲淡了安阳煜和云雪裳先前心里的那点小不悦。芬儿殷勤,前前后后,帮着云雪裳拿着买来的东西,再没有用餐时候的逾矩。

    前面,一大群女子团着一只小摊,云雪裳停了脚步,饶有兴致地说道:

    “女子成群,必有好东西。”

    说着,便甩开了安阳煜紧牵着她的手,往人堆里挤进去。果然,里面是一个胡人,正在卖些从外域来的脂粉钗环,这些脂粉全是域外的奇花异草所制,大越里根本轻易瞧不见。拧开一个脂粉盒子,有浓艳的香扑进来,云雪裳不爱浓香,便丢到了一边,又拿起了几样胡式的首饰来。

    “喜欢?”

    安阳煜低低的声音传进了耳中,她点点头,把一根别致的胡杨木钗攒进发间。又选了好一些,这才收了手。

    正欲转身时,安阳煜又拿起了先前云雪裳看过了脂粉盒子,递给了一边的芬儿,柔声说道:

    “芬儿也选几样吧。”

    芬儿意外地接过了盒子,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连连摇头说:

    “只这个便好了,谢过公子夫人。”

    至夜,几人找了城里最豪华的客栈住下,一切都高调进行着。

    进了屋,关了门,云雪裳立刻扑上去拧住了安阳煜的耳朵,呲牙咧嘴地小声凶起他来:

    “色狼,你想占便宜是不是?”

    安阳煜眯了一下眼睛,伸手掩住了她的嘴,凑近了她的耳边,突然,用力地咬了一下她的耳垂,低低地说道:

    “你可别怪我,是你自己要收下她的。”

    “哼。”

    云雪裳气哼哼地推开了他,到现在,她心里还有一个结,不知道芬儿那晚到底有没有和这臭狐狸成了事……如果芬儿成心下药,会不会已经得手了,而这安狐狸并不记得?

    这么算,是芬儿占了安狐狸的便宜才对。

    想着,托腮坐到了桌边,顺手抓起了桌上的杯子把玩起来,秀眉微拧着,想起了儿子来。

    “砰砰!”

    门轻轻地敲响。

    云雪裳侧目看了一下,朝门边呶了呶嘴,安阳煜便乖乖地过去打开了门,门口,芬儿捧着一盆热气腾腾的水,小声说道:

    “公子,芬儿伺侯公子,夫人歇下吧。”

    “芬儿,并不需要你来做这些事,水放下,你去歇着吧。”

    安阳煜伸手便去接水盆,嘴里柔声说道,他对芬儿说话的时候总是这种语气,一点也不像在云雪裳面前那般飞扬拔扈,肆意顽笑。

    “公子夫人对芬儿有救命之恩,芬儿也只能做这些粗活来回报了,公子便成全芬儿吧。”

    芬儿扬头,俏生生一笑,云雪裳这才发现,芬儿脸上新抹了集市上买来的脂粉,那浓烈的香,隔着这么远,也冲得她鼻头难受。

    可惜了!

    她心里微叹了一声,便站起来,往榻边走去。

    芬儿见她未拒绝,便快步过来,把水搁在榻边,蹲下,卷袖,就要给云雪裳洗脚。

    “伺侯公子便在了,我不习惯外人伺侯。”

    云雪裳摇摇头,指了指安阳煜。芬儿的脸上泛起了几分红润,小声说道:

    “芬儿不敢。”

    “哪里有不敢的,我是为他请的丫头,他是别人伺侯惯了的,在家里时,侍妾也有无数,不过这回只带我出来罢了。”

    云雪裳淡淡地说道,合衣倒下,一副不悦的模样,十足吃醋的表现。

    芬儿扭头看了看安阳煜,他又拧起了眉,脸色渐黑。

    “夫人怕是累了,芬儿先行告退。”

    芬儿匆匆退出,关了门,面上露出了几分不解之色,转瞬,这不解又转成了几分得意。转身,快步进了自己的屋,合上门,灭了灯,一切便静下来。

    暗处,风轻步而出,鹰一样锐利的目光,将芬儿的表情尽收眼底。

    “演够了?”

    安阳煜躺下来,从背后抱住了她,小声说道。

    “你才演,你还送她胭脂!”

    云雪裳没好气地说道,她是特地允许芬儿接近他们,就是想知道,芬儿到底想干什么,可是这臭狐狸,这么入戏,还送东西给别人。

    “你说的嘛,要演得真。”

    安阳煜好笑地扳过了她的肩,一面轻含着她的耳垂,往她的耳朵里面吹着气,一面小声说道:

    “又有好几天没碰着你了,快些。”

    “滚。”

    云雪裳揪紧了衣领,不肯让他的手探进去。拉扯间,只闻得隔壁的屋子里传来扑嗵一阵响,接着,便是芬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