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59.钱源&叶小瑜 霸道总裁爱上我(2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许扬忽然觉得后悔和悲凉,他现在终于能设身处地的为叶小瑜考虑,可是却不知道自己这么做还有没有用。

    打击接二连三的来,先是母亲重病入院,随后他又被确诊为了弱精症,以后能不能再有孩子,都是个未知数。

    好像全世界都在跟他过不去一样,这个时候他无比的憎恶钱源,他有那么优越的家世背景,更重要的是他还有叶小瑜陪在身边牙。

    他不甘心输给钱源,因此决定让申恬代表他去和钱源竞争一块地皮,却没成想钱源竟然联手了凌南霄,将他杀的片甲不留酢。

    许扬从来没觉得这么愤怒过,申恬那个蠢女人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险些害得他资金链断裂,公司都面临了危机。

    他给了申恬一顿好打,是真的下狠手的那种打,完全没有把她当做女人,比当初打叶小瑜的时候还要狠,那个时候大概是把所有的不满和愤懑都发泄在了申恬身上,他只有一个想法,恨不得能打死面前这个女人。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把申恬大的半死不活,在他转身离开不久,申恬被送往医院。

    人生大概真的是在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他失去的越多,就越发现叶小瑜的难能可贵。

    只可惜他还没来得及去做些什么,她却已经决定要离开他了。

    叶小瑜接到了一个新的案子,是给一个姓于的男人做心理疏导,由于这个男人来找她的时候打着许扬的旗号,所以她当时也没有多虑,就接了下来,可是在见面的时候,对方却提出了去一个娱乐会.所。

    尽管做心理疏导的时候都该有一个安静舒适的环境,可叶小瑜实在是懒得和许扬的人计较,只好赶到了于南所说的地方,可她到了之后才发现,等待她的是另一番景象。

    于家兄弟给了她一杯水,尽管出于职业警惕,她仍然留了个心眼,可是最终却被人强行灌了下去。

    她明白那水里有什么东西,如果再不逃,只怕就逃不掉了。

    可她后来还没来得及跑出包厢,就已经被人给拽了回来,叶小瑜事后已经想不起她是怎么被人压在身下的了,她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去挣扎,可是怎么也挣不脱。

    曾经在美国被人羞辱的恐怖记忆又回旋在她的脑海当中,那个时候还有许扬来救她,可现在呢?谁来救她?

    比起这些,更让她绝望的是于家兄弟所说的话,原来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因为遵照了许扬的吩咐,这些都是许扬安排的。

    从她接手于家兄弟的案子,再到她此时此刻被人凌辱,原来都是她那个所谓的丈夫一手策划的。

    她甚至已经想不起要去挣扎了,耳边全都是那两个男人的话,“是许少让我们来的……”

    他到底还是要为他的初恋报那一箭之仇,他曾经威胁过她的话,最终也会用他的方式履行,她汲汲营营这么多年,始终都没能打动他。

    真是悲哀啊。

    叶小瑜痛苦的闭上眼,只觉得这一刻全世界的灯都熄灭了,可是在此之前她却觉得自己看到了钱源的脸,那个始终都站在她背后笑意盈盈的男人,这么多年都没有放弃过她。

    如果一切都可以重新选择,她一定会在当初钱源向她伸出手的时候,也同样紧握住他的手,再也不放开。

    可终究是没机会了,她就这样要被人毁了,以后再也配不上钱源那么好的男人。

    眼泪从眼角划过的时候,她是真的有着一种想要去死的心,可是想象之中的痛苦却并没有来临,她只听到一阵乒呤乓啷的乱响,随即便是姐姐叶亦欢焦灼而又熟悉的声音。

    她也算是幸运,正巧遇上了来这里唱歌的叶亦欢和凌南霄,被他们救了下来。

    于家兄弟给她喝得东西里面下了药,没过多久她就觉得浑身都燥热起来,双手不受控制的去拉扯自己的衣服,她知道自己现在正在经受着怎样的事情,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只觉得身体像是被扔进火堆了一样,忍受着炙烤。

    出了这样的事情,第一个要通知的人自然是她最亲近的丈夫,可叶亦欢信不过许扬,最终把电话打给了钱源。

    钱源接到电话之后几乎是当机立断的赶了过来,他从来没见过这样脆弱的叶小瑜,看她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样子,恨不得能把于家那两个杂碎都剁了。

    事情最终交给了

    凌南霄和他的朋友去处理,钱源抱着叶小瑜离开了首席,用最快的速度赶往了叶小瑜的家里。

    他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几乎要将油门都踩到了底,可副驾驶位上的叶小瑜已经快坚持不住了,不停地蠕动从毯子里挣扎出来,带着哭腔凄婉的呻.吟着:“好热……水……水……救救我……”

    钱源比她还要着急,可这个时候只能不停地安抚她,“等一下,小瑜,马上就到了,你再坚持一下!”

    他们一路疾驰的回了南江别墅,钱源回头去给她倒水,冰冷的凉水穿肠而过,可是并没有浇灭叶小瑜体内燃烧的烈火,她只觉得燥热难受,浑身就像是有蛊虫在啃噬一样,理智已经全都被吞没了,什么都无法思考。

    她呢喃的叫着,“钱源……”

    又酥又媚的声音让钱源的心头一跳,他知道这样下去肯定是要出事的。

    叶小瑜看着面前的男人,忽然有些狂乱的吻上了钱源的唇,慌乱躁动的在他脸上四处吻着,难耐的低泣着,“钱源,帮帮我,帮帮我……”

    她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身体越来越烫,只有碰到钱源的时候好像能缓解一些,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加强烈的空虚感。

    “小瑜,你不能这样,你清醒一点!”

    “钱源,你要了我吧,求你了……”

    她一直都在哭,不知是痛苦还是难耐,亦或是绝望,这一刻只想赶紧结束这样的煎熬。

    钱源自然也忍不了,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她现在是受了药物控制,如果真的要了她,那就是他趁人之危。

    他看着她,试图和她讲道理,“小瑜,你听我说,你现在的理智已经不清楚了,我不能这么做,等你清醒之后,你会恨我的!”

    “我不会,我不会!”她狂乱的摇头,脸上满是泪水,捧着他的脸又吻下去,含糊的恳求,“钱源,我求求你,帮帮我,我忍不了了……”

    他的理智也已经是濒临崩溃,用仅存的一丝薄弱的意志力拉开她,深吸一口气道:“叶小瑜你看着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你是钱源!我知道你是钱源!求你,要了我吧,我求你了……”

    她终于哭喊出声,钱源的最后一丝理智也宣告瓦解,终于旋身将她压在身下,声音颤抖的问她,“叶小瑜,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后悔不后悔?”

    “我不后悔,以后也绝不怪你!”

    说他趁人之危也好,说他禽兽不如也罢,可他始终见不得她受苦。

    钱源把她抱起来,合二为一的时候却又清楚的感受到了那一层象征贞洁的阻隔。

    他始终是不敢相信,这样娇艳妖娆的叶小瑜,竟然还是第一次。

    他用了最温柔的动作去疼爱她,这一夜既狂乱却也迷醉,后来的时候叶小瑜一直在哭,不知是因为难过还是因为疼。

    第二天清早,两个人相拥相抱的醒来,小瑜的脸上多少有点扭捏和不自在,这样的状态实在是让人有些别扭,可她却忽然觉得轻松了不少。

    她最近也发现了自己对钱源的感情,直到突破了最后一层防线,她似乎也能坦然的去接受着一切了。

    更何况这原本就是许扬一手策划,如果不是钱源赶来了,她或许早就被那两个人渣玷污了。

    钱源同样感慨他们现在的关系,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就舍不得放开她,可是温存缱绻还没过多久,门外很快就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竟然是许扬。

    他这一夜也不知做了什么,双眼通红,下巴还冒出了细密的清渣,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和他从前那种意气风发的样子真是判若两人。

    他一见到叶小瑜就抓着她焦灼的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那么关切的样子,好像全世界他就只在乎她叶小瑜似的。

    可她只觉得可笑和讽刺,她出了这样的事,他竟然还在这里装无辜扮好人,就像是他多么无辜一样。

    叶小瑜忽然觉得悲凉,她自认为许扬虽然暴戾狠心了一点,可他始终也算得上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更何况经历了陈思思那样的初恋,他也始终没有忘怀,说明他还是一个长情专一的男人。

    可现在呢?

    她只觉得他虚伪,觉

    得他恶心。

    许扬还在不停的摇晃着她,上下查看她有没有哪里受伤,可她只是轻轻推开他,冷漠淡然地说:“我要离婚。”

    听到他们争执的声音,钱源也从卧室走出来,在看到钱源之后,许扬更是妒火中烧,又像以前一样,用最难听的语言极尽一切的伤害她。

    可叶小瑜却再也不会为他伤心难过了,最终只是轻轻地摘下了自己手上的戒指放在他的手心,并且告诉了他一个惊天的秘密,很多年前他和陈思思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那场婚礼,其实是真实有效的。

    许扬不知道是怎么从叶小瑜家里走出来的,好像是自己失魂落魄离开的,又好像是被她连推带搡推出去的,房门关上的一刻,他似乎也听到了自己的心沉下去的声音。

    慌乱无措,他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状态,下楼的时候还不小心踩了个空,从高高的台阶上摔了下来。

    可他顾不上自己生疼的骨头和擦伤的手心,只是手脚并用的冲到角落里,小心翼翼的拾起了叶小瑜戴的那枚戒指。

    梵克雅宝的钻戒,精美奢华的堪比艺术品,他至今都还记得自己买下它时候的场景,叶小瑜在他们婚前不止一次的提出一起去挑戒指,可他总是借口搪塞,结婚当天他才不紧不慢的去梵克雅宝的专卖店挑选婚戒。

    导购小姐拿出了各种各样的戒指摆放在他的面前,他连看都没看一眼,随手指了一个便准备刷卡。

    他那么敷衍了事挑选的戒指,可是却被叶小瑜视若珍宝的戴了四年多。

    他只觉得痛苦和难过,可他还来不及伤春悲秋,很快就接到了助手的电话,叶小瑜的事情,都是申恬在背后搞的鬼。

    许扬转身赶回了医院,踹开申恬的病房门正要发作,却发现母亲周世莉竟然也坐在那里。

    申恬怀孕了,并且一口咬住这孩子就是许扬的,重点是周世莉要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他得了弱精症,周世莉又要不久于人世,她只想在临死前能看到自己的孙子出生,能好好的抱抱他,这样死也瞑目了。

    纵使许扬恨得咬牙切齿,几乎想要当场把申恬撕碎,可是母亲就在面前,他无论如何也不想让母亲没了最后一点念想。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申恬是个什么货色,他许扬决不可能替别的男人养野种,他已经做好了准备,等申恬肚里的孩子大了,他立刻就会去做羊水穿刺手术验证dna,一旦查出了这个孩子不是他的,他也绝不会这样姑息了这个恶女人。

    越是经受了其他女人险恶的内心和肮脏的手段,许扬就越是怀念叶小瑜的温柔体贴,无论如何,他始终都相信,至少叶小瑜曾经是真心待他的。

    夜里无法入眠的时候,他总是会辗转反侧的想起叶小瑜的好。

    那时候他那么讨厌她厌恶她,明明知道她每天晚上都会殷切的等着他,可是为了惩罚她,他却仍然固执而又卑劣的很晚才回家,可家里也总有一盏昏黄的灯为他亮着,好像怕他会找不到路一样,他一进家门,她就会立刻从沙发上坐起来,微笑着看他,期待他能和她说一句话,或者是给她个拥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