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62.076许扬白:相逢一醉是前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喜欢你,是我独家的记忆,谁也不行,从我这个身体中拿走你。

    ——《独家记忆》

    人生在世,我常常想,究竟什么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我的人生,好像就从认识了一个叫叶小瑜的女孩开始,出现了深刻的分界岭呙。

    遇到她之前,我全部的心思都给了初恋陈思思,那时候她还是个单纯的姑娘,我在看她舞蹈表演的时候和她相识,几番追求之下,她终于答应做我女朋友。

    小瑜和陈思思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性格,她们一个向阳一个背阴,我时常想,叶小瑜的身世背景并没有别人想象之中的那么好,可是她却能活的比很多人都要阳光明媚醣。

    我一定是对她动过心的,这个心思要比我很久之前意识到的还要早,也许是在第一次救她的时候就有了不同的感觉,也有可能是在后来的相处过程中被她渐渐打动了。

    人在陷入感情之中的时候往往是没有理智的,我对于陈思思是真的用了心的,尽管知道母亲不喜欢她,可我还是秉着此生非她不娶的信念,想要和她共度一生。

    所以当她出了那样的事之后,我赶到现场,看到的就是一直心爱的女孩被糟践的不成人形。

    我那个时候一定所有的理智和智商都没了,否则我也不能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小瑜身上。

    很多年之后,当我再想起我们结婚的那四年,我竟然想不起我们之间有过丝毫的甜蜜,记忆里大多都是冷落和讽刺,我自己有时都会惊异于我的态度,那个时候大概是真的疯了,竟然能对一个女孩子狠到那种程度。

    我动手打她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钱源的耳中,他找我对质了一番,那时我完全没有将这件事当回事,或许还很无耻的对他笑着说无所谓。

    一向矜持有礼的钱公子忽然发了怒,脱了西装外套,扯了领带便要和我来一架。

    结局就是两败俱伤,我倒是有点惊讶,看上去温润如玉的钱源,打起架来竟然毫不含糊,我们的水平只能说不分上下,至少他在我的拳头之下没有吃亏。

    都说人不风流枉少年,但我想我曾经的生活只能用堕落和迷乱这样的词来形容。

    和小瑜的四年婚姻当中,我有过无数的女人,男人一旦绝情,真的是六亲不认,我自己都想不通那时候怎么会那么冷血和无耻,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甚至上.床,就只为了看她难过的眼神。

    好像这就是我报复的全部,看她不痛快,我自己才会痛快。

    申恬大概是我混乱生活的顶峰,后来我总是后悔遇上这样一个女人,如果不是她,那么很多事都不会发生了。

    后来钱源曾经讽刺过我,连申恬那么脏的女人都碰过,这样的我是配不上叶小瑜的。

    我觉得他真的是搞笑,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是叶小瑜配不上我,我怎么会去配她?

    中国的文化真是博大精深,所以才会造出了报应不爽这样的成语,专门用来嘲讽和形容我这样的人。

    我沾染了申恬的恶毒,所以我注定也不会落下什么好下场,弱精症,这种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甚至没有见过的词,有一天竟然也会出现在我的体检报告上。

    我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尤其是在看到母亲对于孙子的渴望之后,我当真是悔恨,只可惜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可报应并不止这样,母亲在得知申恬的骗局之后,因为受不了打击去世,什么叫做天塌了,我好像才终于有所体会了。

    大约真的是因为我对小瑜太可恶了,所以连上天都看不下去了。

    这大约才是真的一无所有,比起曾经我恶狠狠地威胁小瑜的时候,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可真相远不止这些,我曾经倾心对待的女人,竟然暗自藏了那么阴毒的心思,想要置小瑜于死地,而我就像是一个白痴一样,连报复的对象都没有搞清楚,竟然就用最恶劣的手段报复了无辜的小瑜四年。

    那些场景真是不能回想,每一次想起来,自己都想骂自己是个畜生。

    悔不当初,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自己。

    小瑜和钱源结婚的时候,她也邀请了我去参加她的婚礼,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

    我不是正人君子,更没有宽广的心胸,让我亲眼看着我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走上红毯,抱歉,我做不到。

    可我到最后还是忍不住去了,钱源准备的婚礼排场很大,奢华璀璨,细节之处处处都能看得出他对小瑜的用心,如果不是把这个女人捧在心上,绝不会为她付出这样华丽的一场婚礼。

    相比之下,多年前我和小瑜的那场婚礼就只能用寒酸来形容了。

    我坐在轮椅上,看着小瑜的养父牵着她走到钱源面前,她的脸上始终都带着笑,那是一种幸福而又温柔的笑,和当年我们结婚时的羞涩忐忑完全不同。

    因为她知道,未来的路只会无比幸福,她永远也不会担心钱源会对她不好。

    弟弟许晨推着轮椅站在我身后,看着红毯上的两人,忽然问我,“你后悔吗?”

    后悔?

    我苦笑,后悔的事情太多了,已经分不清他说的是哪一桩哪一件,是指我后悔当年那么对小瑜,还是指我放手让她离开。

    我摇了摇头,只说:“走吧。”

    或许我们这样的兄弟才真的能用难兄难弟来形容,许晨喜欢的女孩子乔以蔓,在爆炸之时帮他挡了一枪,从此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