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六月十五,贺颢之别出心裁,包了点春堂改了一番做宴请的地儿,既不会让女眷觉得唐突,又能让男客喜欢这氛围,他自己本身就是个好玩的,这次的宴请也没什么名头,只他心血来潮这么来一遭,请的人里有头有面的人有,吃喝玩乐的纨绔有,带家中女眷的,带红粉知己的,都得到妥善安排,坐实了他会玩爱玩的名声。

    点春堂是梨园,姹紫嫣红,干净宽敞,叫贺颢之包了场子随便怎么折腾去,排场摆得颇大,里头人头攒动,珠光宝气盈满了一室。十几张海棠雕漆的如意方桌在其中,七八个着青蓝色锦纹褙子的丫鬟穿插,给客人们续茶或是添上瓜果点心。

    甫一进门的贺云戟叫贺颢之摆出的排场吓了一跳,看着这般铺张浪费的下意识皱了皱眉。他原是不想来的,只是碍于父亲交代,还是来了,刚要同贺颢之打一照面那人就擦着自己身边过去了,与江淮巡抚蒋大人对上了话,贺云戟面上讪讪,压下恼怒寻了个地儿坐下了。

    未过多久,就感觉身边有人坐下,周边静了一静,贺云戟顺着看去,却是一愣,来人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嵌玉小银冠,面若冷霜,气质冷绝,却是萧长珩是也。

    萧长珩毫不客气地释出冷意,叫那些观望的女子无一个敢近身的,唯一能上前添茶水的也受不了那冷冽,抖着手的斟满之后就迅速撤了。贺云戟瞧着他这副宛如来砸场子的模样,心下宽了宽,不禁开口招呼道,“萧兄,别来无恙。”

    这番故作亲热也是因着前些日子两人签了一份合作的契约书,前景极好,萧长珩开出的条件十分不错,连爹爹托人打听后,都是连连点头,现在只需要他们这里拿出十万两银子即可开始,数目不算小,凑一凑应该是有的,之后只会连本带利的赚回来。

    “……贺公子。”萧长珩神色淡淡地一点头,瞥见贺颢之像只招蜂引蝶的花儿似的穿梭于宾客间,身上的气息更冷了。若不是听闻重宁要来,他倒真不愿出席贺颢之办的宴会。

    “……”贺云戟觉得虽然已经结成了生意伙伴,但还是和这冰块人无法愉快交流,于是只默默饮起酒来,顺势瞧着点春堂里的人,瞅着空档好与人结交攀谈了去,眼角余光却是不敢错漏与贺颢之往来的人。

    酉时过了一半,台上小曲儿歇下,换上了身着异域服饰的舞姬,心应弦,手应鼓。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摇转蓬舞,也就是胡旋舞,一下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重宁随着钟芙入了点春堂,一下叫这热闹场面震慑住,别说,这么‘奔放’的宴会她还是头一回参加。垂了眸子,掩去了那股子不自在,脸上的妆叫杏儿刻意改过,最好是那种塞进人群就再找不出来的那种。她可还记得贺颢之与自己见过,到时认出来就麻烦了,也不知那人抽哪门子疯,差人专门给她送了请帖,叫夏氏知道了,硬是将自己塞给了钟芙出了门。

    再瞧钟芙今日,虽说出门时多了一人叫她觉得不愉快,可看着重宁这副打扮的倒也没了气儿,把重点放在了宴席上。浅蓝长纱裙,长及曳地,腰间松松的绑着墨色宫涤,右手腕上带着与衣裙相照应的玛瑙蓝镯子,三千青丝被盘成一个芙蓉髻,发丝间隙间插入一宝蓝玉簪,浓妆淡抹,干净洁白的玉颜上擦拭些许粉黛,双眸似水,看似清澈,却深邃不可知其心思,故着低胸之裙,尽显妩媚,妖娆之态。

    一路上重宁就让她那香味儿熏得不行,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见她进门后有直奔贺颢之的苗头,登时打断道,“姐姐,姐夫在那!”

    钟芙叫她一拖,发现被重宁指着的贺云戟这会儿也正好回头,二人对上视线,后者稍稍一怔之后便冷了脸移开了,显然还是在为了那日的事生气。钟芙只能噙着笑意,往贺云戟在的方向走去,毕竟名义上贺云戟还是她的未婚夫。

    重宁顺势也看到了贺云戟身旁坐着的萧长珩,微微一愣,当即露了笑脸,撇掉这些不利因素,能遇到萧长珩对她来说莫名觉得是件好事。等钟芙挨着贺云戟坐下,她就叫萧长珩轻轻一拉,坐到了他身旁。

    “外头吵闹,这儿还静一些,尝尝点心。”萧长珩微一侧身,推了一盏小碟子到了重宁面前,露了外人看不到的温柔神色。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