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魏先生出自兵器世家的弈剑山庄,不仅精通兵器之道,更是对行军布阵颇有研究,年少成名浪荡江湖,性格温润洒脱,后来奕剑山庄遭逢变故,有传闻说他死了,也有说废了的,渐渐匿了踪迹,直到近段时日,才有消息传出,弈剑山庄眼下重建,是因为魏先生回去的缘故,只是一直无人得见,贺颢之才想出这法子请人出山罢。”萧长珩瞥见重宁脸上的不解神色,替她作了解释。

    重宁收回视线,了悟地点了点头,似是感慨般道了一句,“就像是世外高人,应该……不愿意被这样子对待罢?”

    萧长珩往那方向瞥了一眼,眸光有一瞬的幽深,随后对着重宁促狭道,“阿宁想不想做回侠女?”

    “嗯?”重宁还未明白过来,就叫萧长珩带着起身,借着人群掩映,不多时的就到了先前士兵离开的地方。

    随后一个腾空,带着重宁轻轻巧巧跃上了墙头,看着里里外外守着的士兵,眯了眯眼,一个旋身,稳妥地立在了屋子折角的阴影处。

    亮堂的屋子里,贺颢之拿着酒壶十分恭敬地替对面之人斟满了酒杯,谦和有礼道,“颢之愚钝,不得已出此下策,得罪之处还请魏先生海涵。”说罢,举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魏某人担不起你这礼。”魏项彦虽是淡淡笑意,只隔着旁人不可亲近的疏离,颇是闲淡道,“我出世多年,不愿再触及朝堂之事,也无心再回去,你告诉你的主顾,魏某实在无能为力。”

    “魏先生也别拒绝的那么干脆,我这有东西给先生看。”说完就从袖中抽出一封密函来。

    魏项彦接过密函,打开一看,待浏览而过淡然神色出现波动,似乎是难以置信。

    “先生现在如何想?”

    魏项彦蹙着眉头痛苦的摇了摇头,眸底却是敛过精光,半晌喃喃道,“他竟然如此待我,想我半生那般田地,原来我遭兄弟残害却是他的支持。”清亮的眸子里突然灌满了恨意。

    贺颢之嘴唇微翘,进一步推动,“魏先生现在知道此前所受的苦是拜谁所赐,是何原因?若是你想,我自然能达成你所愿。”

    这一抛出的筹码令魏项彦一怔,随即似是陷入沉思,良久,才听得那历经沧桑的声音道,“如此,恭敬不如从命,父债子偿天经地义。”

    杯盏相撞的清脆声响起,不多时,贺颢之春风满面的出了屋子,拎着酒壶重回了热闹宴会,余下几名士兵把守在外。萧长珩目送贺颢之离去的身影,一沉眸,带着重宁闪身入了未关严实的门内。

    屋子里的人略戒备地摆出了架势,却在瞧见来人时又收了起来,嘴角噙着抹颇淡的笑意,扫向了跟在萧长珩身后的重宁身上,露出一抹深意。

    “你可想好了?这便是你的决定?”萧长珩面无表情,缓缓开口。

    魏项彦点头,看着他似乎是透过看着故人般,“逃避了这些年,总要在死前留下些什么,也好对得起……”

    后面的话那人没说完,对上重宁眨巴眼晶亮看着,转了话头不禁打趣道,“临走之前能见到你小子带着未来媳妇儿来看我,我也圆满了。”

    “……”重宁哽住,红着脸地想辩解,可对上那人了然的目光,视线下落在自己被萧长珩牢牢牵着的手上,只顾着红脸了。

    萧长珩给了魏项彦一个很有眼色的眼神,看他留意已定,也不作久留,趁外头的人没发现之前带着重宁悄然离开了。

    宴会正酣,觥筹交错,墙角莹莹一蓬皎白的玉簪花迎面盛放,深深浅浅的绿色叶片偶见留白,如月华轻洒的清辉,微风轻送,勾起阵阵花香,沁人心脾。

    萧长珩缓步走着,英俊面孔在月光中显得比平时柔和几分。

    重宁心思还兜转着,任由那人误会真的好么,萧大哥为何不反驳,是不是也……正百转千回的,一个不注意就撞上了一堵厚实肉墙,原来是前面走着的萧长珩不知什么时候停下来,她还傻乎乎地往上撞,摸着被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