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4.104,续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傅通跪在他身前脚下,头深深埋着,惭愧欲死。

    叹气,傅经垂眸睇着他。

    傅通本是流浪儿,被他救治收留,从少年时代就跟随自己左右,做着贴身长随。

    后当上管家,更是力求沉稳,慧敏不足,忠厚有余,即使自己当年权倾朝野之时,他也能做到不显山露水,处理好府中一切庶务,不存后顾之忧。

    骨子里实是个细致好学,且要强的人旎。

    时间飞逝,一转眼连他也过了而立之年。

    傅经想,他是不是错了,当年派他下山这个决定鞅!

    只不过是监护个藩王质子六年光景,他从前也不是没见过大世面,怎么就……

    傅经说不上自己是失望多点,还是好奇多点。

    他的管家处变不惊,惊事不乱,这或许说的是从前,他连皇帝都敢横,大小也算个人物吧。

    怎么就,怎么能,栽在一个小娃娃手里?日日相对,还被一懵这么多年?

    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上的伤,他承认!虽然他也栽了!

    可是归根结底,那也是因为这帮饭桶情报不准确,他疏于防备……

    更何况,要是早知道那小泼皮竟是个女娃娃,何至于废这么多年功夫!

    傅经突然生气的将手中茶盏丢在茶盘里,茶盏倾倒,未尽的茶顺着流泻出来……

    输了就是输了,没那么多好给自己找借口!

    但是虞城这个竖子,送个便宜女儿上京,一骗骗他这么多年却是不可饶恕!哼,为着个王位不被永和的血裔所得,他也算是费劲了心机!

    "老爷……",傅通听他怒摔茶盏,微微抬头,眼中竟愧的玄出泪来。

    傅经皱眉,不掩郁怒,"轻易被几个妇人瞒骗?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瞧她们孤儿寡母的心软了?"

    也只有心软可以解释了!

    "那丫头两岁尚在书房偷走了遗诏,你跑回来跟我说被她藏的找不到,那丫头又死不肯还?怎么就死不肯还了?"

    "她不怕疼不怕死,总会顾念安南王妃怕不怕疼,怕不怕死吧?你不愿意拿她母亲相要挟,不是自持正直,不过是你怜香惜玉!怎么?看她们在京城过的艰难,你心存不忍,有意相助?结果倒好,那小泼皮得寸进尺,你一步步受制于人!"

    傅经身体倒在软靠上,上下一溜打量他,"难不成?瞧着那阮王妃青春正茂,稚子可亲,你也动了俗念?想成家?"

    傅通憋的脸如猪血,"老爷,傅通绝无此意!奴才若存此等苟且心思,叫奴才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静默半晌。

    傅经咳嗽一声,还真怕说过了迫得他羞恼的去撞柱子,他的性格再耿直不过,真会的,拉了拉他身上老气横秋的衣襟,三十五都没过,衣服换来换去总是那几件旧衣,装什么老成!

    "想成家也不是什么苟且心思!说来你年纪也不小了!"

    傅通竟然两眼垂下泪来,唬的他主子一愣,暗道自己损的重了?

    没想到傅通一个响头磕下去,埋首道,"老爷,奴才疏于监督之责,万死难赎!老爷说的都没错,是我心软……"

    傅经怔了怔,慢慢靠回软靠。

    "她们头进京那些年,太后……您也知道太后,她着意为难阮氏,可谓百般折磨。您曾有令,除阮王妃母子有生命之虞,否则不可妄动。奴才去救,太后也轻易就将人放了,可几次三番,那阮王妃也是吃尽苦头,不到两年,竟几度病势沉疴!"

    "世……奴才虽然看似受制于那孩子,但是奴才处事却是知道分寸的,这么多年,她除了戏耍些小聪明,不外乎都是想让她们母子两日子好过些,实没有做什么别的出格事……"

    "奴才犹记得她三岁那年,不知打哪听了耳朵知道阮王妃想去庙里进香,可是再近的寺庙都是在城外了,她跑来跟奴才说,让她母亲去,她留在府里作抵押,奴才当时、奴才……",傅通哽咽不止,喘息着,竟语不成句……

    傅经面上意味不明,只是瞧着他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有些渗的慌……

    不过想及他自幼丧亲,怕是最受不得母子情深这样的事,那小泼皮眼利着呢!还有,既明知是出格的事,自不会过明路,想当然也不会找你了!

    见事不明,理事不清,傅经心中大叹,却听傅通仍在说……

    "老爷,那孩子天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