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6.作9死的刘姑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最近开始,小路子明显能感觉到,陛下忽然对他冷漠,渐渐架空他在正阳宫、甚至是整个后宫里的权力事务,什么事儿都吩咐小顺子去做。

    他开始没觉得什么,毕竟不是人人都像昭仪娘娘,能天天讨陛下喜欢,就是昭仪娘娘,也免不了偶尔吵个架,闹个别扭、置个气。

    都说怀孕的女人脾气大,原先都娇娇柔柔,乖乖悄悄,眼下为着分不分房睡,跟陛下闹得不可开交。

    昭仪娘娘怀着小皇子,精贵得不得了,说也说不得,是打也打不得,陛下一身的怨气没处撒,弄得宫里上下都提心吊胆,生怕做了什么错事触到陛下的眉头,首当其冲就被收拾。

    陛下的崇拜者小路子自我安慰,兴许只是陛下心情不好,才跟着冷落他。

    他一边提点小顺子,一边想,自己跟了陛下这么多年,一直忠心耿耿,就是以往,陶相的刀抹在脖子上都不变色。陛下都知道,没几天就会变回原来的样子,重新用回他。

    乐观的想法持续了六、七天,他渐渐觉得不对,陛下这回不像是以往抽风时的样子。偏巧这节骨眼上,昭仪娘娘……哦不,昭仪大人身边的刘宸请他过去一趟,说有要事相商,这事儿还不是小事,关系着龙嗣。

    小路子一个激灵,他缩着脖子,不停琢磨。他不喜欢陶月安是一回事,觉得她害得陛下干干净净的龙袍上有了污点。但撇开生母是谁不谈,龙嗣怎么说,都是陛下的孩子。刘牧因喜欢陛下,但陛下不喜欢他,这些他都是知道的。若是她受了昭仪娘娘有喜这事的刺激,想做些什么对小皇子不利的,他可不能帮着。

    “宸姐姐。”小路子一口一个甜,“奴才能问问您,昭仪大人找奴才过去是什么要紧事儿?奴才好能提前想想,一会直接告诉大人。”

    “这事儿……”刘宸想,反正刘牧因一会也会说,便轻声道,“我家小姐怀疑,昭仪娘娘有喜之事……兴许有点儿蹊跷。”

    “有蹊跷?”小路子惊道,“不可能啊,太医日日请平安脉,早、中、晚各一次,自查出有喜来,就没断过。每次来,院判是少不了的,跟着来的太医少说有六七个。要是有假的,一个、两个太医能忽悠过去,哪能把全部太医都忽悠过去了?昭仪大人这回……怕是多虑了吧。”

    “我只是个奴婢,说也说不清,还是等等见了小姐,让小姐跟您说吧。”刘宸带小路子走进女官住所,刘牧因正看着尚宫呈递来的章册,见是他来,立刻站起身,笑脸相迎,“路公公来了。”

    “可不敢当。”小路子被她的热情吓了一跳,忙弯身行礼,“奴才见过大人。”

    “公公快请起。”

    刘牧因组织话语的间隙,小路子抢先道,“奴才来的时候听宸姑姑说了几句,昭仪娘娘的身孕实是千真万确。大人还是放宽心,陛下他……”

    “路公公……不瞒您说,娘娘能怀上陛下的孩子,本座也很高兴。毕竟那孩子,要是个小皇子,就是陛下的长子。”刘牧因说着说着有些为难,“可……要是,那孩子根本不存在,只是陛下的策略呢?”

    “陛下的策略?”小路子顿时摸不着头脑,“大人是什么意思?那孩子怎么会不存在呢?太医们挨个问过脉,肯定是板上钉钉的。”

    看刘牧因的纠结,小路子忽有些懂了,兴许是陛下成天带着陶月安在宫里晃悠,尤其是最近,虽说是怀了孩子,但才一个多月,是男是女都说不准,陛下下旨大赦天下,帮肚子里的小皇子积福。换做谁看了,心里都不舒坦。昭仪大人对陛下倾心了这么多年,过不去这道坎,也是人之常情,“大人,奴才知道,您兴许心里头难受,但……”

    “路公公,并非本座嫉妒娘娘有喜,才恶意揣测。本座之所以这么说,都是有依据的。”刘牧因道,“您知不知道,去年的时候,陛下让太医署的众多太医聚集起来,一块儿研制一种新药,这种药吃着甜甜的,既有避子汤的效果,又温和不伤身子。”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宫里只有昭仪娘娘一个妃子,陛下亲自下的命令,又没宠幸过旁人。显而易见的,这药是给谁做的?”

    小路子不解,“照您的意思,娘娘服用了太医院开的药,根本怀不上孩子?但奴才觉得,兴许是陛下用了一段时间又停了,否则那这些太医都是怎么诊出喜脉的?”

    “路公公,您忘了?这天下是谁的,后宫是谁的,太医院又是谁的?陛下只要下个命令,太医们哪个不得按陛下的意思说话?”刘牧因解释道。

    “可没道理啊,陛下这么喜欢昭……”注意到刘牧因的脸色不好,小路子忙改口,“陛下为什么既不让昭仪娘娘怀上孩子,又对外宣称娘娘有了身孕。奴才实在想不通。”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