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章 吴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大神近在咫次。

    ※

    自从知道了申芷就是他葱白的大神吾欲长生,阿莫便有事没事都拖着视帝,紧跟司闻的脚步,长时间流连在申家,旨在跟大大混熟。也因为如此,日常除了肥胖之外就只剩下吐槽的张明,申家多出了很多声音,显得人气满满。

    整日里缠着申虚战一场或者就近鞭笞对方更新的司闻,按照申虚菜谱做菜也不忘乱嚷嚷的张明,抢夺张明的vip站位在申芷身后率先看文的阿莫,不是看剧本就是吃糖再不然就睡觉的申虚,背台词偶尔找申虚对戏的古狄鸣,认真码字偶尔傻笑停下看着大家玩耍的申芷……

    深知妹妹其实喜欢热闹,申虚才没有翻脸不认人地全赶出去,张明表示纵妹狂魔做了一件好事,毕竟有其他人在,他就不用密集地膝盖中箭。

    因为阿莫这个不坑手底艺人不舒服的货色,古狄鸣也知道了阿芷的身份,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吾欲长生对生命的理解那么深刻又别具一格,为什么她文里充斥了对健康身体的仰慕,只因她就是个稍不小心就会命悬一线的病人。一个看起来那么活泼的花季少女,却没有趁年少疯狂一把的资本。或者是出于同情,又或者是出于她对工作的认真态度的认同感,古狄鸣很多时候愿意跟妹子聊聊天,解答她一些日常人际交往或者上综艺节目技巧的问题。

    “为什么问综艺节目?”古狄鸣有些意外,“你哥哥上次上《陆宇有约》,应对无可挑剔。”

    申芷挠挠脸,认真说明:“哈哈哈,我上次不知道怎么就把自己签到《爱,来了》节目组了。”

    “……”视帝瞬间很怀疑申虚和申芷是不是出自一个妈妈的肚子,一个鬼精鬼精,一个却呆萌好骗。

    “后来就跟哥哥签订了哪怕未来签结婚证都要经他首肯的不平能条约,好累。”申芷捂脸。

    “…………”这是觉得申芷未来另一半更累的视帝,按照申虚妹控的程度。

    自从知道古狄鸣参与了开解初恋被申虚玩坏的申芷后,申虚没有防着古狄鸣勾搭他妹,毕竟有些问题,需要旁观者清的存在帮忙分析,现在就是这样的存在。

    因此申虚很放心地研究《吴书之死》的剧本,然而现在的他不会知道,就是他现在的放任自流,才会促成妹妹被大她十多年的“大叔”拐了去当媳妇,不过这是后话。

    《吴书之死》是一个充满阴暗面和争议性的剧本。

    主角吴书是两个男人的爱情结晶,男男结合注定他们自身不能孕育孩子,所以生活水平中等以上的两个男人做了试管婴儿,出钱请代理孕母为他们诞下了一个儿子。

    在女女生子还未能实现的现代,男男生子在很多人看来是有违天理的,它发生次数过多便会导致很多组不成家庭或者贫穷的女性的子宫成为他们的工具,有很多女性没有组成家庭的机会,加之代理孕母实质侵害了妇女权益,直接加剧社会不平等……自从男男生子和代理孕母合法化,社会就没停止争议,每年的辩论会、论坛和节目都是各方意见的表现。

    不幸在这种环境中生存的吴书,从小开始就受到小朋友们的孤立、歧视、咒骂以及欺负。从小看大,孩子们的行为恰恰是大部分家长们真实看法的体现。

    更不幸的是,本以为会恩爱到白头的双亲,最终分道扬镳。吴书的父亲居然跟代理孕母出轨并怀孕生子了,双亲最终离婚,而爸爸抛下了吴书跟其他男人远走高飞。

    双亲都不要的吴书最后是由爸爸那边的爷爷奶奶带大的,两老没少在吴书面前贬低斥责咒骂出轨的父亲、不要脸的代孕,自然就没少唾弃丢下两人的爸爸。两老极端排斥男男相恋,日夜不忘让吴书记得两老的恩情,别学他爸忘恩负义,日后得赡养他们报恩。

    这样的充满阴影的灰色童年,让吴书形成了轻微自闭又认死理的性格,哪怕高中换了个环境读书,仍然不能让他放松一点。他总是绷紧慎重且离群,让人亲近不气来。

    这样被过去和痛苦紧紧包围的吴书,在高二的那年,遇见了他生命里的光——重新分班后的班主任薛兼智。

    作为职场新人很是热情的薛兼智留意到成绩名列前茅却从来都沉默寡言又孤僻的吴书,他觉得不能这样放任孩子下去,便不遗余力地跟吴书聊天,着手吩咐吴书做各种班干部该做事,让他融入班级,促成吴书与大家交流,鼓励同学们互帮互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