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章 欧洲篇〈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2101年1月1日。

    康日晖在草地上醒过来,人躺在波纳的怀里。

    捡起落在旁边的幻魔水晶球,在手中来回抛着。

    想起昨晚的疯狂,就算只是在幻境之中,康日晖也不由等老脸发臊。

    这头该死的蠢熊!

    康日晖愤愤不平的将水晶球往波纳拔挺的鼻子上丢过。

    被丢中的波纳耸耸鼻子,翻了个身,大字面朝天。

    康日晖瞇起眼,走到波纳脚边,抬腿就往波纳的重点部位踩下去。

    「呀—!」

    惨叫的不是波纳,而是康日晖。

    某熊在小兄弟受创前的瞬间,大脚抬起一夹,将康日晖的脚踝夹紧往下拉。

    康日晖失平衡倒在波纳的胸膛上。

    「媳妇儿,谋杀亲夫啊。」说着波纳还在康日晖的鼻子上咬一口。

    康日晖将头埋在波纳的颈窝里,不鸟他。

    波纳轻笑两声,打开通讯环,拨通了博莱的语音。

    「喂﹖博莱﹖可以来接我们了。」

    「好。」

    说罢,博莱直接挂断了通讯。

    「去哪﹖」康日晖抬头问。

    「嘿嘿,等等你就知道了。」

    ———

    时间回到稍早之前。

    界限城,圣辉大教堂。

    阿诺德、阿克曼二人双双来到了教堂的正门之外。

    耸着鼻子闻了闻,阿诺德扬声道「卡瑟,出来。」

    话音刚落,在阿诺德右边不远处,一道黑色的帷幕现形后又退去,露出了里面的卡瑟。

    卡瑟手上的夜幕要了个剑花,回到了大腿外侧的剑鞘中。

    「柯辛先生,梅_林阁下,日安。」卡瑟点头道。

    「都到了。阿克曼,动手吧。记得不要伤及教堂啊。」阿诺德转头对阿克曼道。

    阿克曼脱下了左手的白手套,露出了布满荆棘图腾的左手。

    「死亡波动。」阿克曼的左手亮起灰蒙蒙的光芒,微微的颤动。

    片刻过后,教堂的建筑亮起了一层洁白的圣光。

    「肮脏的不死者,为甚么要攻击圣堂。」苍老威仪的声音在三人耳边响起。

    阿诺德不屑的哼了声,朝着教堂呛声「马尔斯,你们是时候滚出界限城了。」

    「愚蠢的畜牲。」马尔斯淡然的回应。

    与此同时,一道白光自教堂的方向冲来,与当日攻击阿当斯的招数相似,却强了不少倍。

    「反射镜壁。」阿克曼朝着白光立掌,纯净的蓝光一闪,一道透明光幕在空气中展开。

    白光打在光幕上一顿,沿着来路攻回去。

    不过白光才进入教堂的范围,就立即被分解成光点消散。

    「居然想用圣光来攻击圣堂,简直痴心妄想。」

    一名白衣的牧师乘光而来,正是当日在界限城攻击阿当斯的那人。

    红色的法书拓在手上,书页无风自动,圣光自此间涌现。

    「惩戒之锤。」

    金光在牧师的头上凝结成锤,朝着阿克曼砸去。

    「奥术弹幕。」蓝色的法力光芒在指当间吞吐,一颗颗法力光球飞出。

    三颗奥术飞弹拖着光痕打在光锤上,将光锤击碎,剩下两个飞弹穿过了光锤破裂留下的碎片,绕了个弯,攻向那个牧师。

    「希尔!」随着一声么喝,一面厚重的银白色铁盾自远方飞来,在那个牧师身前落下,盾面迎向飞弹。

    两道金芒在盾面上闪过,化解了奥术飞弹。

    随着飞盾来的,还有一个穿着重甲的高大男人。

    「安诺!」希尔转头看向来人。

    那个叫安诺的男人没有理会希尔,而是看向阿克曼,怒声道「阿克曼.梅_林,你为甚么杀掉我们的人!」

    「甚么﹖」希尔惊呼,拉着安诺的手腕追问。

    安诺低声回答希尔,道「虽然方才马尔斯大人升起了圣光护罩,但除了我们俩和大人以外,其他教士都瞬间被击毙。」

    这时候,两道较柔和的白光自教堂内飞出,注入希尔和安诺的体内。

    接受了光芒的两人身上多出了一层薄薄的光罩。

    「真言术…﹖」阿克曼看着两人身上的护盾,嗤笑一声,看着教堂的方向低声道「马尔斯啊,到底该说你天真还是残忍﹖这个护盾根本跟纸一样脆弱。」

    朝着阿诺德的方向督了一眼,二人相视,微微点头,同时出手。

    阿克曼的手上的蓝光散去,食指指尖点燃起灰色的火燃。

    「凋零之指。」

    灰燃陡然一涨,半息间又骤然熄灭。

    而在同时间消逝的,还有希尔的生命力。

    希尔身上的光盾在灰焰燃起的瞬间一亮,却又立即破碎。

    而光罩之下希尔,尚未来的及反应,全身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枯朽不止,化为齑粉。

    看向阿诺德那边,安诺尚擎盾而立。

    但安诺的胸膛上,已经插着阿诺德的灰色长_枪。

    长枪贯穿了盾牌、盔甲,还有心脏。

    「卡瑟,接下来就是你的时间了。」

    卡瑟默不作声,抽出腰间橘红色的骑士剑—落日。

    阿斯卡利伯家族的七把剑在激活之后,都有一个主动施放的能力,和一个长驻的被动能力。

    落日的被动能力叫作残阳,是在移动的时候会在原地留下残影。

    而其主动能力,侧叫作斜阳。

    斜阳日下影,更添三尺长。斜阳的能力是使落日化出剑芒,扩大自身的攻击范围。

    至于这个范围的多寡,全看使用者的能力。

    卡瑟拔剑朝天,橘红色的剑芒直冲天际。

    百米长的巨剑朝着教堂劈下去。

    斜阳剑光落到教堂上方时,一道白光的穹顶护罩挡住了其去路。

    刚才教堂建筑上亮起的蒙蒙白光是用于防御能量性攻击,这个光则是用于阻挡物理伤害。

    (画外音︰不要问我为甚么剑芒是物伤)

    卡瑟一声低喝,手上力道更添几分。

    圣光护罩受不住压力,泛起一阵阵颤抖和闪烁。

    正在护罩将要破碎之时,无数裂痕自光罩上浮现。

    卡瑟一挑眉,为免错手伤及教堂的建筑,撒回了落日。

    与此同时,护罩主动崩解,化成无数碎片刺向卡瑟。

    闪亮闪亮的碎片穿过卡瑟的身体。

    然而那个「卡瑟」却只是落日所做成的残影。

    马尔斯一直龟缩在教堂之中,投鼠忌器的卡瑟只好将落日归鞘。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