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章 chapter6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沈秉衡的七十八岁大寿,沈家人几乎都出席了。因为老爷子不喜张扬,没有在外面大肆操|办,只在沈家老宅摆了几桌,邀请一些世交家的朋友和晚辈过来,济济一堂也算热闹。

    孙廷雅这晚又见到了宜熙,还有她的丈夫黎成朗。身为国内超一线男星、成名多年的国际影帝,黎成朗英俊儒雅、风度翩翩。他已经年满四十,但岁月无损于他的魅力,反而给他增添了一种年轻男人没有的韵味。孙廷雅忍不住想起网上评价他的话,“像黎成朗这种人,是可以帅到八十岁的。”

    他和孙廷雅握手,在称呼上闹起了尴尬。按辈分他该叫孙廷雅嫂子,可他确实比孙廷雅大了太多,宜熙在旁边捂嘴偷笑,一脸看好戏的表情。最后黎成朗微微一笑,说:“格林老师,我这么称呼你可以吗?”

    “叫我廷雅就好了,黎老师。”孙廷雅笑道。

    这对夫妻不愧是可以靠脸吃饭的人,哪怕在场全是出类拔萃的人中龙凤,他们在当中也十分显眼。两人只是坐在沙发上闲聊,都如画报般养眼,让人忍不住看了又看。

    孙廷雅这么说,沈沣轻哼,“那是因为姑妈不在。”

    沈沣的姑妈,也就是沈秉衡长女、宜熙的妈妈也是一名演员,不过早已息影十来年。她的成就极高,几乎到了当世无人能及的程度,是中国影坛最具传奇性的女影星。孙廷雅就算不是她的影迷,也半被动半主动看完了她的全部作品。说实在的,当初决定和沈沣结婚时,她一度心情还很微妙,因为要和活的传奇成为一家人了……

    不过这位传奇和亲人关系微妙,尤其和她的女儿,更是闹出过各种母女不合的绯闻。孙廷雅轻轻一笑,“有能耐,你到宜熙面前说这话。”

    沈沣眼一眯,“将我?等着,这就去!说什么也不能让你看扁了。”

    他作势要去找宜熙,孙廷雅站着不动,半点没有拦他的意思。最后沈沣玩不下去了,把人拽到怀里,拧了下她鼻尖,“不安好心,想看我被妹妹打?”

    孙廷雅拂开他的手,“你自己上去找打,关我什么事?”

    他们俩腻腻歪歪,有人看不下去了,陆琉予夸张地搓了搓脸,转头说:“姐,你和三哥三嫂见面,他们也是这个样子么?哇塞,这恩爱程度,简直要赶超安琪姐他们……”

    他说到这里卡了一下,因为想起周安琪正经历婚变。陆琉予双手抱臂,弯唇凉凉一笑,“三哥,算妹妹求你了.别跟这儿伤我们的眼睛。”

    虽然语气有些刻薄,但她应该是在开玩笑,以她和沈沣的关系,这么调侃也不算出格。问题是她话里把孙廷雅也带进去了,连陆琉予都觉出不妥,略微担心地瞥了孙廷雅一眼。

    沈沣眉头微蹙,想说点什么,陆琉予却抢道:“姐,你别这么羡慕嫉妒恨好不好?你又不是没男朋友,我才是货真价实的单身狗!”

    他说完还做作地叹息一声,自以为这个气氛调节得很成功,谁知对面沈沣和孙廷雅却同时沉默。片刻后,沈沣松了松领带,淡淡道:“我去看看爷爷。”提步出了偏厅。

    孙廷雅过了片刻,也走了出去。陆琉予还不知问题出在自己身上,恼道:“你也真是的,跟人家孙小姐又不熟,讲话就不能注意点?”

    陆瑾予这回是货真价实地笑了,把一个橙子丢给他,拍拍弟弟的脑袋,“赏你的,吃吧。”

    .

    晚宴是请五星级酒店的大厨到家里做的,汤鲜味美,配上陈年佳酿,也算宾主尽欢。结束后沈秉衡有些累了,晚辈们赶在他离开前轮流送上礼物,老爷子端坐红木椅上,挨个做出点评。他德高望重,并不会特意照顾大家的情绪,谁挑的不好了,当即嫌弃回去,比如陆琉予精心准备的欧洲十日游豪华套票,就摇头道:“当初沈沣和小雅结婚,已经够折腾我了,现在你还想让我回去一次?”

    陆瑾予见弟弟垂头丧气,也不安慰,笑着送上自己的礼物。檀木盒子打开,雪白丝绒上躺着一块白玉镇纸,那丝绒已经很白了,可镇纸却比它还白,放在上面更显莹润剔透、光华内敛。尾部雕刻着栩栩如生的海棠花,美得仿佛一件艺术品。

    陆瑾予说:“上月得了块美玉,不敢自己留下,知道爷爷喜欢练字,就让师傅雕刻成了镇纸。不知它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在爷爷的书桌占一席之地?”

    东西好,嘴还甜,沈秉衡果然被哄得开心,点头笑道:“爷爷正愁之前的镇纸用得不顺手,陆家丫头送的正好!”

    大家默默为陆瑾予点了个赞,心道她不愧担了这么多年的才女名声,送的礼物真是又有格调又中老爷子心思。

    孙廷雅就站在陆瑾予旁边,她完了就该轮到她送礼物,眼看大家都望着她,孙廷雅顿了顿,才将手中的盒子放到桌上。沈秉衡打开一看,纯黑丝绒上躺着块羊脂美玉,做成尺状,上面雕刻着祥云纹络,居然也是一方镇纸!

    此情此景,真是比撞衫还尴尬,大家面面相觑,都不知说什么好。最后还是沈秉衡哈哈一笑,“你们倒是心有灵犀。”

    陆瑾予将一缕头发别到耳后,朝孙廷雅投去含笑一瞥,“是啊,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

    孙廷雅微笑,什么也没说。认真来讲,她的礼物并不比陆瑾予的差,但送在后面,就落了下乘。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自己最近实在有点背。

    沈沣捏捏她的手,孙廷雅回头,男人却不看她,清了清嗓子,笑道:“到我了吧?我的礼物不像小雅、瑾予那么别致,您可千万别嫌弃。”

    他递过一个文件夹,沈秉衡一脸“你小子又要折腾什么”的表情,在看清内容后却微微一惊,半晌才说:“‘天使的心’?”

    沈沣说:“这是由我发起,礼然以及东辰医院合作的一个慈善项目,专门救治西藏地区的先天性心脏病儿童。我记得爷爷您说过,年轻时去过西藏,在那里遭遇了危险,多亏当地一家人相救才保住了性命。那家的孩子也有心脏病,可惜没等到医治的机会就……这个项目,是为了那个在天堂的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