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章 只有告白是不够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艾萨克觉得他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有混沌天地、遮天蔽日的龙王、俯首朝拜的万兽;有广厦高楼、车水马龙的都市繁华;亦有地狱里永远介于昼夜之间的深蓝天幕和漆黑焦土,形态各异的魔族子民。

    他梦见年幼的艾萨克·克里斯多法拽着母亲长长的衣摆眨着眼询问:妈妈,妈妈,为什么我和你们都不一样?为什么我背后有翅膀你们都没有?

    而他身为魔族祭司的母亲则弯下腰,妖冶的蓝紫色眼睛看着他,认真没有一丝敷衍:因为你不是我们的亲儿子,艾萨克,你是路边捡来的。

    当时年龄在魔族几乎算是婴儿的艾萨克还不明白什么叫做“捡来的”,但是本能地知道这是不好的,于是要哭不哭地看着母亲,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伊莎贝拉·克里斯多法妖娆地笑了一声,将他抱在自己的膝盖上,伸手托起艾萨克的小手:虽然你不是我和爸爸亲生的,但艾萨克,你身上留着克里斯多法的血脉,并且会是最强的克里斯多法,谁也无法驳斥这一点。你会比你爸爸,你爸爸的爸爸……还要更强。

    母亲的声音仿佛一曲古老的歌,优雅而动听。谁都知道,魔族祭司吟咏的祷文才是地狱新的一年开始的象征,她的声音拥有魔力。

    梦里的迷雾开了又散,艾萨克梦见巨大的魔法阵闪烁着红光,法阵的周围堆积着不少尸体,而年幼的艾萨克·克里斯多法躺在魔法阵的正中央,力量被源源不绝地抽走,痛苦、无助和恐惧持续了整整十多个日夜。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他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谁来救救他!让他摆脱这里!

    然后,小小的艾萨克终于如愿以偿地陷入一场梦境中,一梦二十年。

    等艾萨克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的人发现他那双紫色的漂亮眼睛有一只变成了通透的蓝。

    被绑架又被救回的孩子整整三个月没有开口,每天每天就是蹲在镜子面前,看着里面截然相反的另一个自己,嘴巴一开一合,却没人知道他究竟在说些什么。

    一百多年的岁月有些漫长,又仿佛只是眨眼。

    他梦见许许多多的碎片,每一个都他心中的珍宝。

    但出现得最多最清晰的,却是最近的片段,就像一块一块闪耀的亮片,在黑暗而混沌的意识中闪闪发光,每一块碎片上,都有金发青年微笑的影子。

    ——莱因。

    喜欢一个人就是哪怕在无意识之间,也早已将他的一切用心铭记。

    从昏沉中醒过来的艾萨克刚一睁眼就看见坐在他床边的莱因,仿佛光芒洒在了他的眼底和心里。

    和梦中微笑着的样子不同,现实中这位金发青年眼底带着淡淡的焦虑和愧疚。

    “艾萨克!”

    即使这样,莱因在对上艾萨克睁开的眼睛时依然露出了温柔欣喜的笑容,让艾萨克也不由自主地跟着笑了。

    “莱因,你没事了?”

    艾萨克撑着从床上坐起,梦境和现实的交错让他突然意识到一些在年幼的时候被忽略的东西。于是仿佛打破某种藩篱一般,魔族青年的眼睛虽然依旧是明亮的紫,神情却渐渐开始靠近莱因最开始见到的艾萨克·克里斯多法。

    ——有事的明明是艾萨克吧?为了救他……

    莱因刚想开口说点什么,房间的门就被乔治推开了,教父大人大大咧咧地走进来,一边还装模作样地说着:“哎呀,对不起,打扰你们了,真不好意思。”

    脸上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这家伙根本就是刻意选在这时候进来的吧?

    黑发的魔族青年转头看向乔治,眸光流露出冷意,脸上的笑容也消失殆尽。面部表情转换之快,让坐在他身边的莱因和走进来的乔治都忍不住一愣。

    “啧啧啧,这么大的区别对待,校长我真是心痛!好歹也是我把你们扛回来的知道吗?要懂得感恩啊,艾萨克。”

    乔治毫不介意地勾起坏笑走到他们身边。

    “雷文·法奥兹——那家伙抓到了吗?”艾萨克冷声问道,提到那个名字的时候再没有从前的漫不经心,满满都是一副要抓人过来拆骨抽筋的愤怒调调。

    “让他给跑了。”乔治耸耸肩,视艾萨克锐利的探究目光如无物,“应该是希拉小姐口中的那个暗精灵把人给救走了。”

    乔治说得漫不经心,语调中却是一股浓浓的嘲讽。

    心高气傲的魔族天才被暗精灵所救走,心理上受到的伤害肯定不轻。

    听到又一个陌生的名字,艾萨克忍不住皱了皱眉。

    莱因注意到艾萨克的小动作,开口为他解释。

    “希拉就是海妖小姐。”

    ——哦,那个拖油瓶。

    艾萨克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以他对莱因的了解,单独对上雷文·法奥兹,就算打不过要跑也绝对不是问题。

    那为什么莱因会被人逼到“觉醒”暴走?

    艾萨克根本不用问就知道他是为了保护那条鱼。

    ——早知道当初就应该把她切成生鱼片。

    虽然知道这是迁怒,但艾萨克心里就是不爽莱因因为那只海妖受这么大的伤。

    反正魔族在海妖看来都是邪恶血腥暴力的大魔王!

    他小心眼什么的完全是理所当然!

    ——艾萨克大魔王擅自在心里给自己找借口并决定下次见到那条小鱼干的时候要好好算一算账。

    莱因看着黑发青年沉下的面色,根本没往别的地方想,只是以为艾萨克有哪里不舒服,于是立刻关切地靠近查看,反倒是把艾萨克吓了一跳,什么别的心思都没了,眼前全是莱因放大的精致容颜。

    一旁的乔治把这两人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忍不住“哈哈哈哈”地大笑几声,引来艾萨克不善的视线。

    魔族青年一把握住在乔治的笑声中默默红了耳朵的莱因的手,挑眉看向乔治。

    “我在封印之间下面,看见了玛格丽特·希尔菲斯。”

    乔治一愣。

    “你难道不想见一见她吗?”

    莱因疑惑地看着两人。

    “希尔菲斯?”

    “嗯,那是地狱王族的姓氏。她和我的母亲是双生姐妹——也是校长大人的母亲。”艾萨克捏了捏莱因的手,对着乔治严肃道,“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对吧,表、弟?”

    ——表表表表弟?

    莱因觉得信息量有点大,他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乔治的母亲和艾萨克的母亲是双生姐妹,所以——

    “乔治……你是混血?”

    莱因喃喃地问了一句,突然用力地摇头。

    “不对!这不重要!乔治,你还在这里干嘛?!快去封印之间那里看看啊!”

    他轻轻挣脱了艾萨克的手,走到乔治面前,双手用力抵在他肩上,想要将人推出门外。

    “快点去,乔治!”

    他自己从小就跟父母分离,明白有时候嘴上不说心里其实还是想见父母的那种感觉。

    死灵法师摇了摇头。

    “没用的。”乔治苦笑。

    “她中了诅咒。”艾萨克了然道。

    在地下的时候他就觉得玛格丽特有些异样,看起来像一个机械多过一个生物。而且他和龙王鳞片融合的时候,也在远处的两个人身上感觉到了奇异的地方……

    艾萨克看了一眼莱因——他不知道莱因是否知道自己父亲的异样。

    “咳咳。”乔治眯起眼低咳了两声,对艾萨克摇了摇头。

    “诅咒?”莱因一脸担心地回头,正巧错过艾萨克方才他的目光。

    将疑问压在心底的艾萨克决定有空要从乔治那里把该掏的东西全部掏出来——这家伙简直藏了太多秘密。然后魔族青年对莱因点点头。

    “西路塔也说过,当年雷文·法奥兹因为玛格丽特·希尔菲斯的揭穿而被地狱流放,以那家伙的个性不可能不报复。”

    “而法奥兹又是地狱咒术师一族中的天才,诅咒可以说是他们的本能。”

    乔治深吸一口气,面色平静地接过了艾萨克的话头。

    “我很小的时候见过她一面,那时她就像个真正的机器,除了她的实验以外什么都不在意。”

    乔治耸耸肩,显然他想要让这几句话听起来不那么沉重,但他面对的是莱因,被那双蓝色的眼睛一看,所有伪装就失去了效果。

    “后来我就对我家老头说就当自己没有妈妈——那个老混账先是把我狠揍了一顿,然后告诉了我缘由。”

    那是乔治第一次看到罗兰真正意义上对他生气,也是唯一一次,为了他深爱的女人。

    缘由和艾萨克说得一样,是雷文的报复。

    原本作为地狱王女的玛格丽特不仅学识丰富力量也是一流,雷文根本不可能找到可趁之机。但她爱上了光明神教最年轻的教皇,并怀了一个混血的儿子——不止如此,这个孩子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