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生自古有情痴(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赫连,”李墨抓过她的手腕,哽咽道:“告诉我,你在骗我,你是赫连真,是大黎的宏德圣母皇太后,是我最爱的女人,怎么会是邺齐的王室呢。”邺齐王室的赫连真,同他有国破家亡之仇,同他有丧子悲痛之恨,同他不可能再相守。

    “赫连,你恨我,你在报复我。”他很是确定,理智的李墨,纵然被突如其来的真相撞/击得头晕眼花,仍是清理出了脉络来。

    他摇着她,咬牙切齿道:“赫连锦一死,你就想着如何报复我,明明腹中是我的骨肉,你却狠心瞒着,你眼睁睁看着我杀了自己的孩子,你做到了,”他顿了顿,“我这辈子将会活在对你,对孩子的愧疚自责中,直到死。”

    他悔恨交加,却坚定道:“可是赫连,就算重头再来,纵算我知道你腹中是我的骨肉,我的决定仍是今日这般,无论是谁,倘若危及到你的性命,必死无疑,再没有谁,比你更重要的了。”

    赫连真小腹已经开始绞痛,她冷汗淋漓,有湿热的液体在身下蔓延开来,她仍在笑,笑得比这雪后初霁的天日更动人。

    “原来,我竟是最重要的那个。”不知该是可笑还是可悲,重要到,两人已经走投无路。

    她再也支撑不住,从石凳上软倒下来,李墨眼疾手快的将她抱住,只一眼,便不敢再看,那月牙白夹金线绣百子榴花宫裙上,染上了刺目的血色,白的裙,红的血,竟叫他手足无措。

    “赫连,忍一忍,一会儿就过去了。”他坐在地上,将她的脑袋搁在自己的肩头上,有滚烫的热泪落在她的脖颈里,灼热逼人。

    他打横抱起她,往内殿去,小产对女子伤害极大,她的身子骨已经这般弱了,不能再叫她吃苦,此刻,他竟觉得痛苦异常,明明她的身子以往一直很好,可他却忽视了,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她都遭遇过了些什么?

    他强迫她和他在一起,却,负了她……

    她若是恨他,就尽管恨吧,冰冻的心,就让他慢慢的捂热。

    赫连真咬着牙,浑身发抖,李墨,既然如此在乎她,她便要让他尝尝求不得,放不下,爱别离的滋味……

    宫人进进出出,端着一盆盆血水出去,沈太医神色肃穆,正在替昏迷已久却血流不止的赫连真施针。

    李墨无力的瘫坐在床沿,伸出沾了满手血迹的双手,滚热的鲜血,是她的,是孩子的,他看着生命垂危没有半分气息的女人,无尽的恐慌开始蔓延,只是一副小产的药,他不知道会害得她如此。

    他不敢碰她,此时他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他颓废不堪,满脸哀求,“沈老,你一定要救活她,她不能有事。”她若有个什么万一,他可要怎么办?

    沈太医气哼哼了一阵,若非面前的青年不是帝王,他非得抽他两个大耳刮子才解气,这位什么身子,也敢如此胡闹!再慢一点抬回来,只怕大罗神仙也救不回了。

    早前他就发觉这小太后身子不对劲,却查不出蛛丝马迹,经过这许久的钻研,他终于敢确定她是中了蛊,且没有多少时日可活。

    上回御医会诊,那群酒囊饭袋竟是什么也没有瞧出,小太后苦苦瞒着,自有她的道理,他老头子也不是多嘴多舌之人,因此遮遮掩掩也就过去了,没想到,一碗红花,差点要了她的命,他微微有些自责,当日说清楚状况,也许就不会有今日这场无妄之灾了。

    将手里最后一根银针扎下去,总算止了血,他牵起袖子擦了擦满脸的汗,犹豫着要不要将真实的情况告知皇帝。

    他将将酝酿好了说辞,准备开口,李墨已经扑到赫连真身边,埋头哭了起来,一声声唤着小太后的名。

    沈太医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虽听闻太后皇帝有染,可没想到如此光明正大,不避众人,当真是败坏纲常!气咻咻的顾自收拾东西离了凤章宫,省省眼泪吧,过几日,有得你哭的!

    ***

    赫连真昏睡三日,李墨便罢朝三日,时时刻刻守在她身边,对外界的一切不闻不问,不理不睬。

    这三日平静异常,前朝大臣得知赫连真昏迷不醒,不敢闹腾,只好各自回家拜佛诅咒,希望她一睡不起才好,更何况,帝王一遇上太后的事便脾气暴躁,谁的面子都不给。

    三日前,便是宫里的江贵妃给妖后送了一碗燕窝,一家老小便背上了毒害太后之名,江大人立下的功劳再大,也抵不过贵妃的牵累,堂堂的贵妃直接赐了三尺白绫,江氏一门斩首示众,那街口的菜场,当日人头滚落纷纷,唬得众人各自闭紧嘴巴,不敢妄言帝王同太后一句,残暴的帝王,谁人敢惹。

    可怜江贵妃,只怕下到黄泉也不明白帝王缘何要如此陷害自己,明明是皇上的口谕让她给太后献燕窝,她断断没有如此明目张胆毒害太后的胆量,怪只怪她自个儿养了一条毒蛇在身边,从流华宫传出太后有孕的言论开始,这里头的主子便注定承受帝王所有的愤怒。

    然而,在众人沉浸在帝王的残暴下战战兢兢时,两支精锐的军队已经暗自潜进帝京,兵临城下。

    赫连真虽然醒了,可身子虚弱,这次亏损极大,只怕以后都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