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章 番外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我应该又是有了,玉玦心想,已经生了三个孩子,要是再不知道自己身体变化,那大约真是迟钝的厉害了。

    前些日子觉得又怀上了这个预感只是模模糊糊,今天早上起来却是莫名的确定了,不用去医院,也不用拿什么试纸,玉玦知道这回又有了,并且可能是个女儿,因为这阵子她老是爱吃辣的,拉着宁馨见天儿的往山下跑吃这吃那,吃的宁馨脸上都起了火疙瘩。

    一想到自己肚里怀的是女儿,玉玦忍不住就想立马跑去孔泽瞿跟前显摆,那人盼着女儿已经盼了五六年了,老二老三相继都是儿子的时候,尽管那人脸上依旧什么都没表现,可晚上睡觉时候玉玦总也能听见这人跟她说要是有个女儿就好了,要是有个女儿就好了。

    孔泽瞿难得这么明确的表达出自己的喜好,玉玦生了三个儿子也觉得该是有个女儿了,盼了又盼,有信儿了,女儿来信儿了,这回终于有女儿了!

    她起来时候孔泽瞿已经不在,洗漱收拾好下楼就看见她家三个小子排成一溜儿在窗户前扎马步,最小的那个也才两岁,站在哥哥们身边一丢丢大小,可小脸儿上满是认真。

    玉玦忍不住头疼,她家儿子跟小怪物一样,谁家的孩子每天起来尽整这那,还扎马步,还要背《三字经》《千古文》《道德经》一类,按照年龄自己选,总之就是要背,就是要扎马步,老大还时不时的要被领出去几天,听说是要被送到柴毅然那里去玩儿几天,可每每回来时候孩子就黑上一大截子,眼看着当初爱张嘴笑流哈喇子的孩子现在长成了第二个他爹,才六岁的孩子,小老头一样,你看你看,手里拿着檀木条子还教训弟弟呢。

    “不准闹,屁股往下。”老大扳着脸训斥老二,简直和孔泽瞿一模一样。

    玉玦抹把脸看的要抓狂。

    “孩子们,早上好。”玉玦打起精神招呼了一声,得了几个眼神招呼之后就放弃了,她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每天早上都会出现。

    说实话,要是细细算起来,玉玦发现自己这四年什么都没干,属于自己的时间一丁点都没有,唯一落下的好像只有两个孩子。是了,从西班牙回来的这几年里,玉玦又生了孩子,两年一个,两年一个,大的刚会说会跑的时候,小的又生下了,虽然照顾孩子的事情不用她操心,可怀孩子的时候孩子占着她肚子她什么也干不了,生下之后孩子又要吃奶,她又是什么都干不了。这样时日长了,玉玦简直觉得自己是个生孩子机器,完完全全是个家庭妇女了,成天里绕着孩子男人,她连三十岁都不到,看看把日子过成啥模样了?!

    玉玦这么跟宁馨说,宁馨也说不上什么,因为她就是绕着男人孩子转的人,看玉玦实在沮丧,又念着到底还是个小年轻儿,于是安慰说趁年轻赶紧把孩子生完以后再干什么就是了。

    玉玦说是那么说,可孩子怀上又不能给流掉,于是也就一个个儿的孩子出生了,谁让她说是要给孔泽瞿生上一堆孩子的,她当时就那么一说,结果孔泽瞿没有那么一听,每天晚上能不闲着就不闲着,已经那大的年龄了,也不知道节制,看来真是想要孩子来着。玉玦念着这个,于是这回觉得自己有了老四之后已经麻木了,怀上了就生呗,还能怎么办,索性她还年轻,生完孩子恢复的也快。

    绕到厨房端了杯水出来,站着看好半天,老大终于放过了两个小的,他自己先站起来,这就证明今天早上的早课结束了。

    “昂昂,过来。”玉玦召唤小儿子过来,对于她家老三,头疼程度远比前面两个更甚。老三简直对他大哥是盲目的崇拜,每天前前后后只跟着老大,对于老大说的什么无条件跟着去做,小小的一点人跟着两个大的每天早上上早课,人家大的按照大的年龄干什么,他那点人也要跟着大的做,一结束就是满头满脸的汗,偏生她怎么阻止都不行,说急了小家伙就要跟她发急。

    玉玦无可奈何,跟孔泽瞿说孔泽瞿反倒乐,于是只自己气自己,今儿看孩子又是涨红脸一头的汗,玉玦有心要打骂老大不要让老三跟着,可老大瞪着和他爸一模一样的眼睛看她的时候,就怎么都下不去手,况且老大也才六岁,六岁的孩子这那的都经历,于是也生气也心疼,终是由着孩子们了。

    孔昂是老三的名,孔珩是老二的名,弟兄三个,从老二开始就是单字名字了,孔泽瞿没看着老大出生,可是从回来之后泰半精力都是放在孩子身上,老二老三从怀到生下来他都看着,可却是教育的比老大少些。大约是老二老三像极了他妈的缘故,狠心要教育,狠心要扔出去长见识,可因了这个加上玉玦老是阻三阻四不让孩子出去,于是老二倒是没怎么受他爹的苦,只被他大哥教训的一道一道。

    孔泽瞿三个儿子,老大老二的性格已经鲜明的不得了了,老大大约是孔泽瞿亲自教养了这四五年,慢慢的简直和孔泽瞿一模一样,连走路姿势都一样,睡觉时候也一样,吃饭也跟着他爹的口味吃,严肃板正的不得了,和老大相反的是老二是个散漫的性子,只是个海淘,钻天钻地的淘,不听话,眼色却是快的不得了,才那点大的人,那个性子没让孔泽瞿教训也就因为脸蛋像玉玦眼色快了。老三长得绝像玉玦,简直就是小时候的玉玦,就那么水灵好看,就那么干净清韵,至于性格还不很清楚,只是唯一清楚的就是爱跟着哥哥们这里那里跑,尤其是爱听大哥的话,他大哥的话比他妈的话还管用,有时候玉玦生气,推着老三让去跟他大哥要奶吃去,小东西毫不犹豫的就跟着他大哥走了,也不管他大哥有奶没奶。

    就这么着,家里三个儿子,没一个让人省心的,孩子生了这么多,眼瞅着一个体己的都没有,再生个女儿能陪着自己就最好不过了,所以玉玦对于肚里这个是完全的期待。

    晚上时候孔泽瞿下班开门进来,这么好几年过去了,他也还是如旧的模样,和雷让说的一样,孔泽瞿永远就是孔泽瞿的模样,仿佛经年不变。已经四十岁尾巴上的年龄了,可除了顺着眼角线多了两三个皱纹之外他一点变化都没有,甚至先前那些生白的头发也没了,也还是半寸的头发,黑漆漆的眉眼,嘴唇也还是嫣红,身体也还是精瘦,返老还童一样的,简直是个妖怪。

    “回来了。”玉玦正在厨房里和阿姨忙活着做饭,看孔泽瞿回来扬声喊了句,看起来是个轻快的样子。

    “嗯。”孔泽瞿瞅一眼玉玦,发觉玉玦的语调比往常轻快,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还当是今天孩子们没有惹事。因为最近些时日每天晚上他回来玉玦都要跟他闹,说是她这么年轻,成天生孩子看孩子简直是浪费人生,她要出去干点什么,连考古队都联系好了,非得要出去不可,虽然最后每每都在床上收拾妥当终结了风波,可孔泽瞿还是小心翼翼不敢招惹玉玦一点,今天难得看见她这个样子,暗地里更加小心翼翼,就提放着玉玦说她已经要出去工作然后他就要把人拎进屋里好好交流。

    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