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99章 【民国第一空战(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人一过万,无边无际。

    站在龙华军用机场的跑道上,三十多架飞机一次排列在跑道一侧,相对于人的渺小,也有一种无边无际的错觉。尤其是在发动机启动之后,那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让人有种被装入机器里面的惶恐。

    白坚武看到这一幕,没道理的生出一股豪气来,坚定不移的认为,自己对直系,对吴大帅的重要性增加不少。

    这一刻,他选择性的忘记了和巴玉藻谈判的场面了。

    王学谦是大人物,在白坚武看来应该比他高那么一个档次。当然这是他没有当上内阁总理之前,要是吴佩孚在直奉大战之后,信守他对白坚武的诺言,说服曹锟让白坚武组建新的内阁,等到他摇身一变成为内阁总理,那么到时候王学谦也不过是个渣。这不过是白坚武没事的时候,在心里一厢情愿的念头。

    而站在浙江系内部,白坚武的身份不过是吴佩孚大帅府的总参议,属于随从。

    王学谦和吴佩孚的身份都是大帅,是一方势力的首领,应该是对等的关系……

    所以,细节这种东西,根本就不需要王学谦出面。他只要点头同意这笔买卖,自然会有人和白坚武谈细节。比如说担保的人,如何付款,是用当年的盐税作为付款方式。当然也不能一点钱也不给,真金白眼的至少要看到一点,于是从‘国行’、‘交行’的银库里提取部分储备金就在所难免。

    本来,巴玉藻根本没有这个资格参加谈判,更不要说全权受理了。

    可问题是,这位一听到几百万的生意,瞬间激动了……毛遂自荐要求和白坚武谈判。并用自己卖航空彩票的成绩告诉王学谦,自己是一个合格人选。只有他才知道飞机需要什么,哪些配件最赚钱。

    堕落在金钱中的技术小王子巴玉藻,对上趋炎附势的白坚武,两人的战斗力都是杠杠的,但是在时间上,白坚武还是败给了巴玉藻。因为吴佩孚等着他从上海弄来的飞机,而且是刻不容缓。要是等到战争结束,白坚武就算是购买的价格再低,条件再优厚,数量再多,也毫无意义。可是遇到一个死要钱的巴玉藻,他除了恨得牙痒痒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飞机的发动机是关键,一台发动机的使用寿命是有限的,建议每架飞机多配一台备用……一点也不贵,每台才两万多,但是却让飞机多了一份保障。都是用于战争的武器,可靠性最重要了。要是准备来台备用的发动机,至少能用十年!”

    “气压表是飞行高度最重要的高度衡量仪器,有必要多准备。”

    “副油箱是长距离作战的重要装备,没有真不行!”

    ……

    一架飞机,买一台备用发动机,这要多傻,才能做到的程度?

    白坚武认为和巴玉藻的谈判就是噩梦,巴玉藻就是替白坚武着想,本着多一点保障,就多一分胜算的理念灌输给白坚武。可后者明显是不领情,愣是没有要万无一失的保障。

    这让巴玉藻很失望,好说歹说,白坚武在嗓子快要吐血之前,谈妥了合同。

    而在之前的两个小时,北洋政府已经颁布了大总统令,撤销卢永祥江苏督军的职务。

    这是毫无意义的,对民国很多军阀来说,根本就不会在乎曹锟的态度。尤其是在南方的地方势力,那个不是手握重兵的土霸王?曹锟是想要撤销,就能撤销的吗?

    可卢永祥不一样,他的周围都是直系的势力,连带着因为接到段祺瑞的命令,想要打压王学谦被识破之后,卢永祥在江苏等于失去了所有的盟友,独木难支。心存去意的卢永祥根本就没有打算反抗,按照他手中的兵力,倒是可以发动一场战争。

    可结局已经预料的战争,对于他来说毫无意义。

    同时,他对段祺瑞在政治上的妥协,表现出莫大的失望,这种失望情绪放在他的仕途上,本来就让他承担了巨大的压力。政见的不合,加上对王学谦本能的畏惧,让他没有多做反抗,就宣布下野,江苏军队等待浙军接收。

    这个结果让白坚武非常不满,原本就吴佩孚的打算是让卢永祥和王学谦反目,双方在淞沪大战一场,不管谁胜谁负,最后都能够削弱江浙的军事实力,为将来直系大军南下做好准备。可卢永祥撂挑子的做法,直接让吴佩孚隔岸观火的打算泡汤。

    对江浙的挑拨失败略显失望的白坚武准备下午就让飞机起飞,争取傍晚之前抵达南苑机场。

    巴玉藻虽然在商议合同的时候,处处表现出贪心不足的态度。可不得不说,这位对飞机是真有感情。

    停在龙华军用机场的飞机,大部分都是他研发的机型,或者是干脆仿造的英国飞机。尤其是这批飞机还是他担任厂长的时候,从金华飞机制造工厂出品的成品,还经历过长江口海战,一下子都卖掉,心里头空落落的不舍是肯定的。但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他还是痛下决心保证飞机最好状态的同时,给予白坚武一些合理性建议。

    民国卖飞机的,哪里有什么售后服务?

    白坚武对巴玉藻的热情非常担忧,他不知道这位会不会从他看不到的地方攥出油水来?

    “巴先生,合同已经签署完了,希望您能够履行合同条款。”白坚武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有失他直系大军总参议的风度。

    巴玉藻却像是一个要家女儿的父亲一样,心情复杂,脸色犹豫:“不知道白参议,有没有准备过从上海到燕京的航线?”

    “航线?”每当巴玉藻说出他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词的时候,他就该担心口袋里的钱了。

    可问题是,他真的已经没钱了。‘国行’和‘交行’,前者是北洋政府的钱袋子,后者是北洋内阁中‘交通系’的钱袋子,都已经被他挥霍一空,才勉为其难的签订了这笔飞机购买合同。

    看着巴玉藻的眼神,白坚武又坚定不起来了,任何一个自诩为聪明人,都很难坦然面对对方像是看傻子一样看自己的眼神。好吧,巴玉藻是真心为白坚武好的,当然他鼓动白坚武订购备用发动机的时候,也是这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