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婚后遇见爱》28,抱抱你抱抱孩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杜悠言昨晚睡得有些晚,早上闹铃响,她有些吃力的睁眼睛。

    看了眼时间,她掀开被子,换衣服的往洗手间走,怀孕以后她事事小心,都是等水温热上来以后,才往脸上捧。

    “我改注意了。”

    杜悠言握着的牙刷一顿。

    想到昨晚他的话,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皱眉。

    将嘴里的泡沫吐出来,漱口,牙杯放回原位,用毛巾擦拭后,同时下定决定的抿嘴。

    吃过了早餐,杜悠言像是往常那样到学校上班,今天课程安排的不是很满,一整天下来三节课,很轻松不累。

    到了下班时间,办公室里的人都陆续收拾离开。

    坐对面的同事见她未动,不禁问,“杜,你还不下班?”

    “马上,打印份东西。”杜悠言抬头说了句,视线又投入在电脑上。

    旁边的打印机运作着,很快有印满汉字的纸张往外输出。

    一式两份整理好,在最显眼的五个字上停留,杜悠言握紧钢笔,片刻后,掀开最后一页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

    合上后,她拎包起身。

    并没有直接下楼,而是走向最里面的校长室,敲开了门,用英语开口,“抱歉校长,我有件事……”

    半个小时后,杜悠言从教学楼里出来。

    这个时间老师基本都走得差不多,剩下的都是一些去往宿舍以及图书馆的大学生,依旧和每天一样,迎面碰到她时会笑着打招呼。

    在这样的氛围里出了校园,她往路口走了没两步,蓦地站住。

    转身时,身后那辆轿车还来不及刹车。

    杜悠言走回去,敲了敲副驾驶的车窗,“别躲了,我看到你了。”

    昨天的任务已经达成,依旧还在校园出现,那应该不是别的,就是跟踪她的,而且早上她上班时就已经发现了。

    见被发现,用衣领挡着自己的王秘书只好下车。

    “郁太太!”恭敬的喊。

    “如果不麻烦的话,帮我订机票吧。”杜悠言也不恼,而是说了句。

    王秘书怔了下,立即应,“是!”

    *************************

    天色初降,郁宅。

    二楼的房间里,郁祁佑靠坐在单人沙发上,旁边的玻璃桌放着不少的资料,每一份基本都是全英文,都是她在医院产检时留下的。

    他将她从怀孕初期到现在,全部掌握的没有遗漏。

    旁边还放着本医用词典,专门用来查一些相关的医疗术语。

    下人敲门进来时,就看到他正沉默的坐在那,望着窗外初降的夜色,脸上的神情说不出的动人,仿佛有语言道不尽的温柔。

    听到声响,郁祁佑回头。

    下人颔首后,小心翼翼的转达,“二少爷,老爷吩咐晚饭不给您吃,让您在房间里面壁思过……”

    “这么狠?”郁祁佑挑眉。

    “老爷吩咐的……”下人小声的重复。

    “我知道了!”郁祁佑叹了口气。

    想到在书房里被拍了一下午的桌子,的确是气得不轻。

    摆了摆手示意,下人将手里的水杯地上后,再次颔首了下默默离开。

    郁祁佑向后靠在椅子上,摩挲着下巴。

    在她那边有回国的意向时,王秘书就向他打电话通报了,同时也告知,她手里似乎还拿着份新的离婚协议书。

    又想到白天,他这次当她面亲自撕掉协议书。

    她应该也气得不轻,指过来的手指都抖了,不过即便如此,也像她性子一样柔的像云。

    郁祁佑勾了勾薄唇。

    手机响了,他看了眼迅速的接起,“哪家酒店?”

    “开发区的齐鲁国际酒店……”那边王秘书恭敬的答。

    “嗯,我知道了。”郁祁佑回了句,然后起身。

    穿上外套下楼,拐杖落在台阶发出声音。

    从书房里刚好出来的郁父见状,沉着脸训斥,“不是让你待在房间里面壁思过,又要上哪儿去!”

    “面壁先等等!”郁祁佑沉吟的说。

    “反了你了?”郁父顿时吹胡子瞪眼。

    “我现在去哄你儿媳妇!”郁祁佑一脸严肃的表示。

    “丢人!”郁父嘴角抽了抽,恨铁不成钢的骂,顿了顿,缓了些语气说,“这事我暂时瞒着你妈,让她知道准上火,你抓点儿紧,把事情尽快处理好!好好的闹什么闹!”

    “我尽量吧!”郁祁佑懒懒的。

    当看到父亲再次虎眼圆瞪,忙又扯唇,“一定!”

    ***********************************

    酒店的套房里,杜悠言抱着肩膀站在落地窗边。

    相比较于纽约更繁华的都市相比,这里的夜晚显得安宁,可她心里却很躁,而且太阳穴上像是有两个青蛙在蹦跶。

    连着两次,撕掉了离婚协议书!

    郁祁佑,算你狠……

    杜悠言闭上眼睛,听到牙根给咬的咯咯作响。

    “叮咚——”

    有门铃声响起,杜悠言转身走向玄关。

    傍晚时她叫了客房服务送餐,以为是服务人员过来取餐车,没有多想的直接开了门,当看到外面那道高大的身影时,想要关门已经来不及。

    郁祁佑一条手臂抵在门板上,阻止着她的动作。

    杜悠言咬着嘴唇,仰头瞪向他,“你干什么……”

    “不让我进去坐坐?”郁祁佑冲她挑眉。

    “抱歉,不欢迎。”杜悠言双手始终抵在门上,两侧脸颊已经浮出了两朵红云,压抑着声音,“你再不走,我叫人了。”

    郁祁佑没有挪动的意思,反而扯唇说,“随便叫,我上我媳妇房间天经地义!”

    “我们马上就要离婚了。”杜悠言不得不提醒他。

    “谁说的?”郁祁佑露出一脸的不知情。

    “郁祁佑,我们说好的!”杜悠言声音不由自主提高了一些。

    “我也说过,我改变主意了!”郁祁佑凝着她的眼睛,低沉说道。

    杜悠言脸上的红云更多了些,因为激动,脖子上纤细的血管都隐隐乍现,心跳的也急,她咬着牙,“郁祁佑,你、你这个……”

    到底是性格的关系,骂人的话说不出来。

    眼前有些纷乱,更多的是那天在医院里他无情的开口,以及他将手放在别的女人头上,温柔安抚……

    “你怀孕了。”

    郁祁佑盯住她的眼睛,蓦地说。

    杜悠言身体一僵。

    果然,和她料想的一样,他的确是因为知道了孩子的事情。

    胸口像是顶着一股气,杜悠言迎视着他的黑眸,“怀孕了又怎样?这和我们离婚不冲突。”

    “你想偷走我的孩子?”郁祁佑隔着门缝俯身,气息逼近。

    他竟然用了偷这个词。

    杜悠言双手攥紧,听到自己的声音很干涩,“如果你是因为孩子的话,反悔不离婚的话,那么这一点你大可不必,我已经打掉了。”

    “骗谁?”郁祁佑根本不信。

    哪怕她现在穿着宽松的毛衣,也依旧瞒不住她肚子里有他孩子的事实。

    “我会打掉!”杜悠言抿紧嘴角。

    “你舍得?”郁祁佑扯唇,低沉的吐出一句。

    “……”杜悠言短暂的失声。

    他没有气急败坏的质问她“你敢”,而是幽幽的问她“你舍得”。

    杜悠言无法回答,因为她不舍得。

    哪怕满心欢喜的想要分享给他这个消息时,被他用离婚一桶冰水浇下来,在那么那么难过的时候,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她都没有想过要打掉。

    当时没有,现在更没有。

    她爱这个孩子,每分每秒都在爱,已经迫不及待的期待它的到来。

    提出离婚的是他,现在改变主意的也是他,他说离就离,说不离就不离,这算什么,又拿她当做什么了?未免也欺人太甚了……

    面对他古井一般的黑眸,抵住门板的手有些软,杜悠言脚下晃了晃,禁不住的晕眩。

    “言言!”

    郁祁佑眉眼关切。

    他的反应很快,哪怕手里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