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婚后遇见爱》3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番外《婚后遇见爱》31,    东京的樱花快开了……

    是吧?四月中旬就差不多了。

    杜悠言眼前浮现出去年的东京之旅,他以出差的名义带着她,最后在河口湖离开的那天,他像是许诺般的曾说过,下次再带她来看樱花。

    那几天的异国他乡,几乎是他们最甜蜜的日子。

    就算是现在想起,也都是留在心底深刻且无法轻易忘却的记忆。

    杜悠言忍过心房一阵又一阵的颤抖,有些不自然的转移话题,“你看也看过了……时间不早了,你还不走?”

    “你想我走?”郁祁佑扯唇反问。

    “……”杜悠言攥紧手。

    “言言,祁佑怎么样?”

    楼梯方向传来脚步声,以及杜母的声音。

    杜悠言张了张嘴,准备回,“他……”

    一个字刚吐出来,身旁原本慵懒坐着的人,忽然一歪,倒在了她的肩膀上。

    “喂?”她不禁睁大了眼睛。

    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秒就变林妹妹了?

    “醉成这样了?”杜母走近,看到后也皱眉,只是表情更多的是心疼女婿,“男人忙事业喝酒应酬都免不了,真辛苦!看他这样也走不了了,今晚就留下来睡吧!”

    “妈妈,他……”杜悠言试图制止。

    杜母理都没理他,而是叫下人过来帮忙,将醉到“人事不省”的郁祁佑往楼上扶。

    杜悠言被吩咐端着那杯蜂蜜水,跟在后面。

    郁祁佑毫无意外的,被搀扶的自然是她的房间里。

    将他放在牀上后,杜母就带着下人离开了,杜悠言捧着蜂蜜水,抿嘴站在旁边瞪着他。

    果不其然,在后面门关上以后,他便睁开了黑眸,里面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斜睨过来,轻勾起的薄唇也带着一丝得意。

    之前误以为他不是来耍酒疯,完全大错特错!

    杜悠言屏住呼吸两秒,随即上前,将手里的蜂蜜水放到牀头柜上。

    “这个你别忘了喝。”她看着他说。

    “唔!”郁祁佑慵慵懒懒的,又侧身出来位置,微抬下巴,“还不上来睡觉?”

    杜悠言冲着他忽然笑了下,然后便起身,往门口方向走。

    郁祁佑见状,撑起手臂坐起来,“你干什么去?”

    “不好意思。”杜悠言手握在门柄上,回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你自己睡吧,酒气对孩子不好,爸爸今晚不在,我去和妈妈睡。”

    郁祁佑看着闭合的房门,唇角抽搐了下。

    重新栽倒回枕头上,他阖上黑眸。

    不过也不算亏,只要稍稍呼吸,就能闻到被子和枕头间她身上残留的体香,久违的味道,可以让他满足了。

    *************************

    三甲医院,妇产科楼层。

    候诊的走廊里,坐满了和她一样的孕妇,有的肚子已经隆起的很高,像是揣了个皮球一样,有的很平坦,不过相同的是每个人脸上有初为人母的兴奋。

    杜悠言视线微顿,看向不远处走过来的高大身影。

    因为离婚的事情被耽搁下来,她迟迟没有回纽约,有定期的产检也只能在国内继续,她出门时杜母在家并没有提出来一起,还觉得有些意外。

    等她到了医院看到郁祁佑,才明白过来原因。

    杜悠言再次看了眼周围的孕妇,大部分身边陪同的都是丈夫,而现在,她也不再像是之前那样孤身一人了。

    说心里没有任何异样,绝对是不可能的。

    郁祁佑脚步已经近到身边,面前同时多了杯热气腾腾的白水。

    “慢点,小心别烫到!”他递给她叮嘱。

    “哦。”杜悠言伸出双手接过纸杯,送到嘴边喝了口,下一秒惊讶的看向他,“你放糖了?”

    “嗯!”郁祁佑眉尾高挑。

    在这儿上哪弄来的糖?

    杜悠言又喝了一口,水的确甜甜的。

    她舔了下,轻声说,“谢谢。”

    郁祁佑向后靠在椅子上,薄唇别出一抹弧度。

    系统里在念着她的号码,有护士出来,她忙拿着单子起身,身旁的郁祁佑比她还要快,扶着她一并往诊室方向走。

    是常规的产检,主要看母体的健康和胎儿的发育情况。

    杜悠言躺在检查牀上面,被护士掀开衣服时,她有些脸红。

    郁祁佑立身在旁边,右手握着拐杖,站的格外笔挺,黑眸像是长在她身上一样,尤其是在她的肚子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时。

    他也趁机摸过一次。

    只是隔着衣物,并没有现在这样直观。

    曾经平坦没有赘肉的小腹上,已经成半圆形的鼓起,没有任何亵渎,只有神圣的感觉,在那里面孕育着属于他的孩子,他生命的延续……

    郁祁佑感觉血液流淌的有些湍急。

    医生已经拿起仪器,做好准备后轻放在她的肚子上,“我们现在开始了!”

    “好。”杜悠言点头。

    “郁太太,你别紧张,放轻松一些,这样才能听到宝宝的心跳声!”拿着胎心仪的医生,笑着开口提醒。

    杜悠言有些囧。

    她不是第一次做产检,只是第一次他陪同在身边很不自在。

    深深吐出口气,她平衡时,手背上一暖。

    郁祁佑握住了她的手,试图挣开,不过他握的很紧,在医生面前有不太好发作,只好任由着他去,渐渐的,她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