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8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只是邹华话里话想让她收养孩子,豆芽儿是万万不会同意的,她爹娘俱在,再可怜也轮不到别人显欠儿。

    但邹华磨人得紧,豆芽儿不答应,她就抱着孩子在那嘤嘤嘤的哭。就她这样四六不上线还没个眼力劲儿的熊样,怪不得不讨主母喜欢,也得不到男人的宠爱,三儿当到她这份上也不懂得反省反省。

    烦得豆芽儿刚想撵她走,这大门又叫人拍响了,俩人都以为是二房来人呢,吓得邹华抱着孩子直往后缩。真是,看她那怂样就想踹她两脚,不敢跟正主争取,就知道和外人抱怨。就算他们是亲哥兄弟,也没有说谁去管弟弟家是否打媳妇,是否虐孩子的。

    不过来的却不是二房的人,倒是豆芽儿没想到的,是之前和豆苗儿玩的很好的小姐妹小月。小月红着眼睛进屋,看来是遇到什么难事了,豆芽儿借机打发了邹华。估计她可能被惊着了,怕一会儿二房真来人找,那她就吃不了兜着走了。赶紧抱着孩子,揣着豆芽儿这个当大娘给孩子的小荷包,就慌忙回家了。

    小月一见没了外人,眼眶里的泪珠子就噼里啪啦开始往下掉,豆芽儿突然觉得头好痛,今儿她是冲到哪路神仙了,怎么一个两个的都想拿眼泪把她冲走。

    你说你有事说事,能解决就帮你解决,哭能表达出什么啊。豆芽儿的耐心刚才都被邹华磨的差不多了,但看在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她问了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小月这孩子以前就不错,能和性格麻利的豆苗儿处朋友,她本身也是爽利的性子。哽咽了两声,抹抹眼泪,说道:“芽儿姐,我家里碰到难处了,找你帮帮忙。”

    小月跟她们姐妹成亲的日子差不多,嫁得是后街杂粮铺子的儿子,俩人从小定亲,感情一直都不错。她登门求助,无非钱财二字,都是知根知底又有些交情的,伸把手助她渡过难关也无妨。

    “别急慢慢说,有什么难处我能帮上忙的,肯定会帮你的。”

    听豆芽儿这么说,小月委曲的的又开始掉泪,伤心委曲的说道:“芽儿姐,我刚才是从苗儿那边过来的,她一见我要找她帮忙,连问都没问,就端什么劳什子的茶要送客。我不明白怎么回事,她家丫鬟连挖苦带讽刺的,豆苗儿也不吱声。只告诉我大家各嫁他人,让我过好自己的日子守好自己的本分,切莫因为私欲乱攀他人,这样只会弄得自己没脸。

    芽儿姐,我知道借钱这事换谁都不会心喜,可我以为我们从小的交情,也能值这几分薄面。我认识的这些人里,也就她日子过的好,这才舍了脸皮去找她张嘴的。若不是实在没办法,谁愿意灰头土脸低三下四去求人呢,我这一腔子话还没说,就被人撵了出来。可我今儿借不到银子,明儿我们一家老小就要露宿街头了,没办法只得候着脸皮来求姐姐,求你帮帮忙,不管是我还是我夫家,我们都不是会耍赖的人,只是实在难到这了。”

    豆芽儿一早知道豆苗儿的绝情的,只没想到她竟然越来越势利,对她无用的人,竟然连表面功夫都不爱做了。小月和她夫家的人品是没问题的,看在多年的情分上这钱得借,但豆苗儿没借她却借了,传出去姐妹容易惹嫌隙。

    “小月想借多少?”豆芽儿问。

    小月显然没想到豆芽儿真能借她钱,这两天她早就看透人间冷暖了,就有些激动的说:“家中也有些积蓄,大概还差五十两,芽儿姐要是不方便借这么多,少串换点我再去旁处借借也行。”

    同是做人家媳妇的,小月明白其中难处,人家肯伸手,哪能叫人太为难。

    五十两豆芽儿还是拿得出的,只是她门一个小本经营的,怎么突然捅出这么大一个窟窿,便问道:“这银子我倒是能借你,但你别说是从我这拿的,我怕苗儿知道了面子上不好看。只是你们零买零卖的,怎么会突然出这么大的事?方便说说么。”

    小月懂她的意思,点头说:“芽儿姐的意思我明白,我和豆苗儿好赖姐妹一场,虽然她不念旧情,但我也不能让人讲究她。姐姐的钱我也不能白借,出来时公婆嘱咐了,先拿我们铺子的契抵着。

    这事说起来也怨我们起了贪心,一个南方客说有便宜的豆子,正巧我家里的在酒桌上认识个朋友说有销路。为了多挣点,他背着家里借了高利贷去收了几船的豆子,哪知那人醒酒后就不认账了,现在高利贷上门要收铺子,豆子又一时半会儿卖不出去,把我们逼得没招没招的。但也不能眼见着让他们收了铺子,这高利贷又欠不得,只好舍出脸面来四处拆借。”

    她这只是一时周转不开,有东西在,还钱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让人更能放心的借钱给她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