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么多年了,砍头的,凌迟的,甚至五马分尸的豆芽儿都见过,女子上酷刑还是第一次呢。就算无比好奇,她也没胆子一看,却爱缠着荣大给她讲故事。

    荣大也知道她这个有贼心没贼胆的性子,就挑着不那么血腥的给她念叨念叨。

    骑木驴一般都是给犯了淫秽罪妇人施行的,那个知府都六七十了,家里三十多房小妾,最小的年纪才十三,这不是糟蹋人么。父债子承,当爹的糟蹋人家闺女,那你这闺女也别想得好了。

    通了两窍后,就要游街了,木驴并不是大家以为的木雕驴型刑具,只是一条可坐的长条木板,上面有比之驴马烂还粗大的刑棍而为名。刑棍入两窍,坚硬又粗大,加之机关来回进入,一趟游街下来,犯妇腹腔内脏会被捣的稀碎。

    为免其疼痛挣扎,还会把女犯的两腿分别钉在木驴上,再由四个衙役扛着游街,一路上任凭民众随意狎玩打骂。游街时,木驴前后木桩随着机关交替行刑,但却只会带给犯人无比的痛苦和耻辱,在室的或年轻的女犯,还会因为无法承受这种捅刺的痛苦,大小便失禁。

    最难忍受的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浑身赤果暴露,不止在身体上折磨犯人,更多的是给她们精神上的打击。

    这种低级的刑罚,荣大这种首席是不会出手的,都是给下面的小把式练练手。明儿荣大去也不过是震震场子,最主要的是后天的男丁,那个知府四五十个孩子,统共却只生了两个儿子。他托人求上他们,只要是能保住一个,他私藏的财富分他们一半。

    这个知府做了一辈子贪官,没点头脑哪能逍遥几十年,他没去求那些大官好友,反倒直接找上了他们这些小吏。一是他这回事太大,没人敢冒着前程不保的危险来帮他。二是小吏不贪那么大,又是最终的经手人,只要有心隐瞒,反倒比一层层分派下来更把握。

    秦桧还有三个好朋友呢,这知府也有几个心腹,当天就有人送了一箱东西到杨家,荣大和杨勇一合计,这事得干。况且就他们哥俩知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一票干妥了,这辈子就擎等享福就行了。

    这种事如果漏出去,那是掉脑袋的大罪,俩人连家人那里都不敢透一点口风,仔细计划着怎么样才能天衣无缝。所以他才明令禁止豆芽儿不许去观刑,万一真有啥意外,那不是跟着裹乱么,他和杨勇还等着收另一半的谢礼呢。

    俩人说话间就到了医馆,荣二正扶着脑袋裹着白布的邹华要回家,豆芽儿便问道:“这伤势重不重?对肚子。。。。”

    还没待豆芽儿说完,荣二就打断她,说:“小华就是撞破了脑袋,其他没什么事,嫂子咱们有事回家说。”

    出了医馆,荣二略带不满的说道:“嫂子,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这么大的人还不知道么,我还指着这胎给我生个嫡子呢,你给捅露出来,是想让人家用吐沫星子淹死我啊。”

    豆芽儿一噎,荣大却先不干了,道:“你怎么跟你嫂子说话呢,不知道尊卑用不用我再好好教教你!”

    闻言荣二讪讪的低下头,小时候有一次因为爷爷把好吃的都给了哥哥,等大人走后他指着荣大破口大骂,被他打的好悬一口气没喘上来憋过去,自那以后他一见荣大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

    “我也是一时着急。”荣二囔囔的说道。

    但荣大却已然没有耐心,训斥道:“不看爹娘的面儿上,你以为我爱管你的闲事咋的!你说要找个远地方,已经给你安排妥了,明儿候六去你们家,你们收拾好东西等着。

    我跟你说最后这一回,以后你还是你家里的再敢对你嫂子不敬,以后再让我管你的闲事没门儿!”

    荣二是个特别识时务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