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头条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自从那夜之后,苏小蔓就在想,如果十四岁那个清晨她没有遇到黎盛霆,她的人生会是怎样?

    但有一点她可以肯定----她一定过得比现在好。

    现在的她算是被黎盛霆给甩了。换句话说,是被黎盛霆这只“狼”吃干抹净之后一脚给“踹”了。

    不然,为什么自从那夜以后,他就从她的世界蒸发了一样杳无音讯,电话也没有,更谈不上见面。要知道,在这之前,他们俩可是好的“如胶似漆”,甚至有一度她还以为自己就是黎盛霆的“正牌”女友。

    直到在报纸上看到黎盛霆跟张欣蕊的那条头版新闻,她才明白,这一切不过是枉然。

    《新生代玉女张欣蕊与地产大亨巴厘岛幽会,恋情扑朔迷离》红色的标题触目惊心,字字灼痛她的心口。

    标题的一侧还刊有他们拥抱,一同走入酒店的照片。

    “三天两夜”,这不就是刚从她的chuang上爬起,就跟那个张欣蕊私会在一起了嘛。

    苏小蔓真是脑袋被驴踢了,才会傻到想让黎盛霆对她负责。

    她咬了咬唇,微微的苦笑。

    早就该想到黎盛霆不是她所能驾驭的,像他这样的男人,随便睡个女人就像家常便饭,或许现在的他早已不记得自己跟她还有过这档子事。

    屏住气息慢慢的从chuang上爬起,木讷的拽起衬衣披在身上,还没来得及系扣子,眼泪又吧嗒的掉了下来。

    她明明将chuang单跟被褥都换掉了,为什么chuang榻上还有他的气息,仿佛他从来就不曾离开一般。

    修长的手指不由的在chuang单上狠狠一揪。抬眸,沙发、餐桌、整个公寓无所不是他们谈笑风生的影子。

    呵呵,如今再看这些场景可真是触目惊心,恬不知耻!

    苏小蔓猛地起身,几乎是赤脚踉跄的跑进浴室,拿起花洒将冰凉的水从头顶灌入,顺着凝脂般的肌肤淌到脚底。瞬间,刺骨的凉遍布全身,身子似是被掏空一样慢慢的抱膝坐在地上。

    曾经的种种一遍又一遍的袭过脑海,怎么也洗不掉。

    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已经临近晌午了,苏小蔓一边用浴巾擦着湿漉漉的长发一边去拉开阳台上的窗帘。

    刺目的阳光匝地而入,抬眸却似巧不巧的看到对面楼座上的大型广告牌,上面正挂着张欣蕊代言的洗发水广告。从前不觉得,只是今时今日发现这个女人如此碍眼,特别是她那甜甜的笑,如同挑衅一般。

    苏小蔓攥紧拳头,恨不得将那张广告牌从上面撕下来,放在脚底踩几下才解恨。

    “哼,得意什么,这么尖的下巴还不都是整容回炉的效果,总有一天我让整个中州市全部挂满我的广告。你的这块广告也是我的。”

    嘴上虽是这么说,可是她拿什么跟人家拼。

    人家现在可是当红女星,又有黎盛霆帮她上位。而自己只是一个演过几部电视剧的过期童星,早已淡出了大众的眼眸,如今的她太过接地气,还没开始PK就闻到了挫败的硝烟。

    许是真的有些受挫,拉到一半的窗帘被她狠狠的扯了回来,房间内瞬间黑漆漆的,就如同此刻的苏小蔓一样,只能选择逃避。

    逃避---

    对,她要逃避。

    她要逃离这个有黎盛霆的城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