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7章 可怜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东方长青那时还是试了药,可宁焱一见到他,只恨不得即刻就能服上药,虽是帝王之尊却是懂得松弛有度,一番游说之后,便真心实意道:“仙尊不必担心药引一事,孤早已命人备好,只待仙尊入宫炼药。”

    相卿脸上带着淡笑,一直未曾明确回复,只是半响后才问:“在下如今身份尴尬,若是冒然入宫只怕坏了王上与大唐女帝陛下的两国邦交,若是那样在下便是罪人,此罪在下担当不起。”

    宁焱直接一挥手,道:“仙尊不必担心,你如今并非大唐朝官,你在孤眼中,乃至方外,是世外仙尊,孤敬重仙尊有何不可?至于其他,孤一概不知,若那大唐女帝想要起事,孤自当奉陪便是。”

    相卿依旧带笑:“王上倒是干脆,在下多虑了。如今在下身陷囫囵,唯有西阐才有立足之地,不敢驳王上的颜面。若能替王上效力,自是在下的幸事。只是……”

    “仙尊有何难处只管讲出便是。”宁焱耐心十足,一张霸气十足的脸上透着些强压的不耐,端正硬朗的五官十分耐看,比不上眼前这位世外仙尊的绝色倾城,却也足以引人侧目,他本就不是好脾气的人,又是尚武之人,如今屈尊下来细说半天,那脾性也是隐隐到了极致。

    相卿道:“只是在下在女帝身边时,毕竟任了左相之责,到了大豫专为那位帝君炼丹本就是迫于无奈,到头来还被人灌上‘妖道’之名,是以此番,在下心中尚有顾忌。”

    宁焱听明白了,看来当初传出的“妖道”之名到底让这位神仙顾忌起来,想想也是,本是来自方外的神仙,结果被人说成妖道,怕是伤了神仙的颜面,他眸光一转,便道:“仙尊不必担心,孤自不会让这样的事降在仙尊身上,那东方长青死有余辜,自己国破家亡,还要找个垫背之人实在可恶!孤战事刚完,事物繁多,正是用人之时,祭天大典又迫在眉睫,孤正缺一位祭天的主事,仙尊有通天遁地之能,乃真正的神仙,待孤回去之后想个应对之策,册封仙尊一个国师的名头,仙尊意下如何?”

    相卿垂眸,半响他叹了口气,道:“王上思虑周全,在下这边实在推诿不得,倒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宁焱顿时松了口气:“如此甚好!稍后孤便派人前来接仙尊入宫……”

    相卿低笑:“不让王上为难,还是待王上布置妥当之后再入宫更为妥当。何况,在下身边还有个不便之人。”

    他说的不便之人自然是那位曦公主。

    宁焱也似乎突然想了起来,他自然知道那是曦公主:“既然贵为公主,孤便不能怠慢,大唐女帝的公主殿下,孤无论如何也要请如宫中的。”

    相卿一笑,道:“不瞒王上,在下掳了那位曦公主前来,不过是一个自保之法。当初那位陛下能为了臣出兵大豫,如今在下也担心她会不惜一切代价追杀于臣,出兵西阐,是以,在下便想此下策,掳了这位公主前来作为人质,以此逼迫那位陛下不可轻举妄动。不过,”他顿了顿,看向宁焱道:“曦公主不同他人,乃是在下所有,王上绝然不能拿曦公主做何,若是不然,在下也绝不答应。”

    宁焱怎么可能会错过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大唐女帝的公主如今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这真是天上掉下的好事,若是不能以此逼迫那大唐女帝,他还是宁焱吗?

    只是如今他不会轻举妄动,怎么说这明面上还是要应下这位仙尊,毕竟他的药还指望他炼制呢。

    “仙尊只管放心,既然是仙尊用来钳制女帝的,孤自然不会为难一个年幼的小姑娘。”宁焱略一沉思,道:“只是仙尊一个男子带着半大不小的姑娘似乎大不妥当,孤倒是可以在宫里挑个温柔贤惠的美人赠与仙尊,照顾起那位公主也容易些。”

    相卿笑了下:“王上有心。只是在下炼药之时必要保持洁净之心,身边不得有女眷出入,唯恐破了丹药疗效,公主如今尚且年幼,带在身边倒是无妨,若是陛下真送了美人过来,倒是大大的下下之举。”

    宁焱关心的自然是药效,本是想送个女人过去用以监视,结果被仙尊这理由给堵了回来,宁焱别的不管,唯有丹药才是最终目的,若是影响疗效,这法子便要不得,只能另想他法。

    宁焱无意中一抬眸,便看到那边殿门口的门框上转出一个姿容俊美的白衣少年,不由问道:“这位是……”

    相卿扭头看了一眼,笑道:“他是招摇山少尊巫阴,巫阴,还不过了见过王上。”

    巫阴听到仙尊的话,小心肝顿时哆嗦了一下,少尊啊!少尊原来不是巫隐吗?他就是不服气为什么巫隐是少尊他才是仙主?仙主不过是仙山一个山头的主子,少尊可是招摇山的为了仙尊。

    没想到巫隐那小子被仙尊弃了,他摇身一变成了少尊,哎呀呀,巫隐要是知道了,会不会气的吐三口血啊?

    刚刚荣升的少尊自信心大增,果然他才是招摇山最美的,否则仙尊怎么就舍弃了巫隐那个短命鬼?

    巫阴听话的过去,抱拳:“巫阴见过王上。”

    在外学的多了,多少也知道些规矩,特别是有权势的面前,更要小心。

    当初在溧水城被溧水城那个城主捉到网里,差点玩玩,所以还是

    宁焱站起来,不由自主的走过去,眼前的少年容颜绝色,满身通透的犹如一块天然的精致玉石,一眼瞧去便能捉住人的视线,他一时感慨,想不到这仙尊身边竟有这样的绝色少年。

    巫阴站着不动,一双勾人魂魄的细长桃花眼,精致的面容,淡淡的唇轻轻的抿着,眼中纯净的犹如山中泉水一般,就这样毫无芥蒂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宁焱比他高,比他壮,当然,也比他丑多了。

    巫阴讨厌丑八怪,更讨厌比他长的好看的,这世上就没有他喜欢的人。

    宁焱想伸手,又怕吓到少年,“这位……小公子……巫阴是不?不必多礼,”他试探的伸手,摸在巫阴的胳膊上,即便隔着薄薄的衣衫,也能感觉到布料下少年的散发温度皮肤。

    巫阴嫌弃的只想扭头泪奔,这么丑,还敢碰他!

    相卿抬眸,看了一眼,伸手端起手中杯子,口中淡淡道:“王上请坐,既然答应王上,在下便静等王上佳音。”

    宁焱赶紧缩回手,手掩嘴咳了两声,“仙尊说的是,孤会尽快办妥,只是要仙尊……和巫小公子再委屈两日了。”

    巫阴已经一个跃身,直接跳到了房梁声,两只腿勾着粱,抱着胳膊,虎视眈眈的看着下面,表示很不爽。

    宁焱抬头,“巫小公子,小心摔了……”

    相卿笑了一声:“王上请放心,摔不了他。”

    宁焱搓手,对于眼前的两个世间少有的美男子有着满腹的蠢蠢欲动。

    宁焱爱美人,也爱美男。

    世外仙尊他自然不能肖想,那是要替他炼药之人,唯有供着捧着才行,可仙尊身边那位罕见的美少年,宁焱一看到他的眼神,就知道该是容易拿下。

    那少年分明是个久居方外,初次见市面,看人的眼神不带一丝杂质,实在是看的他恨不得伸手就揉到怀里来。

    天色不早,日落西山,宁焱不得不回宫,他恋恋不舍的从客栈离开,回宫去了。

    相卿坐在原地,杯中的青叶还在轻轻打转,他盯着那青叶看了半响,然后开口:“巫阴。”

    “仙尊,”巫阴还吊在粱上,问:“仙尊有何吩咐?”

    相卿笑了下,然后说:“日后见到刚刚那位王上,不得无礼,可听明白了?”

    巫阴抱着胳膊点头:“听到了听到了。”

    “听到便要做到,”相卿抬眸扫了他一眼,“若是让本尊知道你对王上不敬,本尊便把你制城腌肉送给王上食用。”

    巫阴翻白眼,不耐烦:“听到了听到了。”

    有小童过来禀报:“仙尊,公主醒了,哭着要离开。”

    相卿端杯的手顿了下,然后他起身道:“去看看。”

    那小丫头自幼就爱哭,以前陛下让你念书写字,每日一哭从未间断,如今这都大半个月了,每日一哭也是少不得的。

    小曦儿睡眼惺忪的坐在床边,伸出小手抹眼泪,她想要跟小墨儿一起。

    自打她出生,就跟墨儿形影不离,这是孪生子的默契,如今就剩她一个人,她自然觉得不适。

    相卿撩开帘子走进来:“公主这是怎么了?”

    小曦儿抬头,眼睛红通通的,她抽噎了一下,说:“卿卿你是不是坏人?”

    相卿对她笑了笑,然后在她身侧坐下,“公主觉得臣是不是坏人?”

    小曦儿抿着唇,半响她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可是,我想墨儿,我想高大人和素垣姨姨。”

    相卿略一沉思,道:“公主暂时还不能回去,臣还有事要公主帮忙,待公主帮完了臣,臣便送公主回去,可好?”

    小曦儿想了下,她问:“卿卿,你是不是要用我杀母皇?你不要杀母皇好不好?高大人说母皇是好皇帝,我也觉得母皇是好皇帝,你能不能不要杀母皇?”

    相卿低笑出声,他伸手,在小曦儿的脑袋上轻轻摸了摸,笑道:“公主可是睡傻了?臣怎么会杀公主的母皇?她可是臣的陛下,臣护着还来不及,又如何会杀她?”

    小曦儿确认似得问:“那卿卿不会杀母皇是不是?”

    相卿点头:“不会。”

    小曦儿松了口气,突然又问:“卿卿你要我帮什么忙呀?”然后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念书不如墨儿好,打猎只能打兔子,墨儿可以打小鹿和狐狸呢。”

    相卿笑道:“无妨,公主只要和臣在一块便好。”

    “只要在一块吗?”小曦儿问:“那卿卿什么时候送我回墨儿那里啊?”

    相卿想了下,道:“待公主的母皇来找公主的时候,臣便会送公主回去。”

    小曦儿一脸怀疑的表情,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那好吧。”

    “公主会乖吗?”相卿笑着问:“臣让人备好了公主最喜欢的糕点,公主若是饿了,现在去用一下可好?”

    小曦儿立马摩拳擦掌:“我会乖的,我们去吃糕点吧!”

    对于一个爱吃的小姑娘来说,害怕和担心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一转脸就坐在椅子上,眼圈还红红的,认真的吃着糕点,两条小腿因为还够不着地面,就这样悬在半空。

    巫阴一脸嫌弃的坐在她对面,嘀咕:“长得丑就算了,还这么能吃,迟早要让你吃没了银子。”

    小曦儿也不管他,继续认真的吃东西。

    相卿从门口进来,手里端了一壶羊奶放在桌上,拿了一只小碗,倒了一碗羊奶送到小曦儿面前:“公主吃慢些,不着急,小心噎着。喝口羊奶再吃。”

    小曦儿两手捏着糕点,低着小脸撅着小嘴低头就喝,压根不愿伸手来端杯子。

    相卿在边上看着,叹口气,他伸手端起羊奶碗,小心送到她嘴边:“公主小心些。”

    巫阴很生气,突然说:“仙尊,老子也要喝!”然后学小曦儿撅嘴,等着喂。

    结果,相卿冷笑一声:“你的手长着是摆设?要不要卸了腌腿肉?”

    巫阴指着小曦儿:“这个丑八怪也长了手了!”

    相卿扫了他一眼,道:“你若是像这样,本尊也喂你。”

    巫阴两手狠狠的托腮,阴郁着脸盯着小曦儿,恨不得用眼神杀死这个丑八怪。

    小曦儿吃饱了,她看着巫阴一眼,问:“哥哥,你长的这么好看,为什么这么凶?”

    巫阴顿时如被雷击,啊,终于有一个人把他的好看说出来了!都很久没人说了,上一次有人说还是在金州,虽然是个奶娃娃,但是也很满足啊!

    小曦儿伸手一指相卿,说:“卿卿也好看,但是卿卿很温柔。”教训巫阴:“哥哥你要跟卿卿学,卿卿从来不凶人。”

    巫阴瞪着眼,看向仙尊,嚷嚷道:“仙尊一点都不温柔,天天要把老子做成腌肉,哪里温柔了?老子长这么好看,这么美……”说话间已经掏出了小镜子,对着小镜子左看右看,道:“哎,老子比昨天更好看了……”

    小曦儿抿着嘴,脸上的表情满是嫌弃,好看是好看,就是脑子不大好,悄悄往相卿身边靠了靠,远离这个奇怪的人。

    相卿又倒了一杯羊奶推过去:“公主再喝一些。”

    小曦儿端起杯子,一边喝,一边还在斜眼看巫阴,有点怕,又有点嫌弃,还有点好奇他还会说什么古怪的话出来。

    相卿看着她慢慢喝完,刚要开口说话,突然身体僵了下,然后他拧了拧眉头,猛的站起来,道:“巫阴,陪着公主,哪里都不准去,可听到了?”

    小曦儿舔着嘴边周围的羊奶,问:“卿卿,你又要去歇息了吗?”

    相卿的脸色由初初的白净逐渐变的苍白,而后便是惨白,额间也沁出汗珠来,他对小曦儿笑了笑,说:“是,公主好好待着便好,今日太晚,便不要出去乱跑……”

    说完,他踉跄了一下,转身,急匆匆的离开。

    小曦儿扭头看着他的身影,一脸疑惑,她问巫阴:“卿卿是不是生病了?”

    巫阴不耐烦的回了一句:“老子怎么知道?”又哼了一声,嘀咕:“生病也是你那什么母皇害的……”然后他瞪了眼小曦儿,“应该把你制成腌肉!”

    小曦儿鼓着嘴,偷偷看了他一样,然后说:“哥哥你不要生气,母皇身边有很多很厉害的太医,他们可以把卿卿的病治好。”

    巫阴冷笑:“呸,仙尊的病他自己都治不好,天下还有谁能治好?”

    小曦儿拧着眉头,小姑娘的声音清清脆脆的,有点不高兴了:“哥哥没听说人说过,医者不能自医吗?卿卿没办法治自己的病,旁人说不定能治呢!哼!”

    说完,从椅子上滑下来,一扭身回屋了,还转身使劲把房门给撞了起来:“高大人说了,男女授受不亲,哥哥不准进来!”

    “谁稀罕!”巫阴冲着门吼了句,然后嘀咕:“什么医医不治……老子也认得字的!什么什么授不亲,老子当然知道!”

    一生气,一抽身窜到了房梁上,又倒挂着,身边都是丑八怪,他长的这么美真的好烦恼啊!

    掏出小镜子照了照,美的他都不忍心再看了。

    相卿一行的下落明确下来,就连宁焱找过相卿,大体说了什么都查清了,让高湛松一口气的地方是左相大人并未拿带在身边的公主和宁焱做交易,而宁焱的关注重点则是在炼丹上。

    高湛虽不信宁焱对大唐长公主就在身边毫无在意,不过最起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