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8章 兄弟情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巫阴大怒,嫌弃的就要把小曦儿扯开,然后就看到门口站了人,再看看小曦儿,伸手扯开,对边上的小童说:“把这笨手笨脚的东西带下去,烦死了。”

    等一个小童带着小曦儿走了,他抬手,对宁焱道:“巫阴见过王上。”

    宁焱一脸笑眯眯的表情,看到这样的美少年心情好的不得了。

    自那日一见之后,便是恋恋不忘,可惜宫中政务繁多不说,炼丹的先期准备也很是让人头疼。

    后宫那里佳丽美则美亦,只是看久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后来一想,原来是他心中想着这美少年,以致那些美人再瞧不上眼了。

    炼丹房里还有众多小童,正在往丹炉里填方经文,初次炼药的时间要花上很久,切药引子并不是最佳,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即便用了不少药引子,可实际上制成的药丸却是有限,为了提高丹药的纯度,花费的时间自然也要长上许多。

    “巫小公子在宫中可还习惯?”宁焱弯腰,屈尊来此,就是为了能多看几眼这个小公子,白忙之中过来,果真叫他如愿,美少女乖乖坐在炼丹房守炉。

    这美少年眼中依旧一片纯净,看到他的时候眼中无半分戒备,这让宁焱心中窃喜。

    与他而言,不论何人防备之心是本能,而这少年这般单纯,哪里知道懂得什么是防备。

    “巫小公子若是不习惯,可跟孤说,孤自会让人安排妥当……”说这话的时候,宁焱的手不由自主摸到了巫阴的手上。

    巫阴皱了皱眉头,没动,任由他拉着。

    有点嫌弃,那手拉着他的手,他有点不舒服,但是仙尊说了,不准对王上不敬。

    巫阴对仙尊的口味有点不敢恭维。

    之前喜欢那个女皇帝,结果女皇帝不要他,现在跑到这里了帮这个男皇帝,长的还这么丑,仙尊竟然喜欢丑男人。

    宁焱试探的拉了手,结果他没反应,这让宁焱心中大喜,“孤这些日子甚是繁忙,不能时时过来探望仙尊和巫小公子,还望巫小公子见谅。”

    巫阴点头:“仙尊不会乖你,老子也不会怪你……”想想仙尊说了,不能老说老子,特别是在王上面前,改口:“我也不会怪你的。”

    宁焱有些激动:“不怪就好。孤心中还甚是不安,怕巫小公子有些怪孤一直不过来探望。”

    顿了顿,他压抑着澎湃的心情,说:“巫小公子,孤的寝宫有一座白玉砌成的温泉唐池,若是巫小公子哪日劳顿,可前往泡上一泡,那唐池水温适中,有美容护肤之效……”

    巫阴似懂非懂的问:“是能让人变美啊?”

    “对!对对!”宁焱急忙说:“就是能让人变美……巫小公子如此相貌,若是泡了温泉水,只怕会愈发俊秀吧。”

    巫阴一听,顿时来劲了,“真的?”

    宁焱:“那是自然,孤怎么会说虚言?怎么,巫小公子今日就想去泡上一泡?”

    巫阴很想去,不过想到仙尊让他守炉,便伸手指了指炼丹炉:“不成,仙尊让我守炉,要不然仙尊肯定要让人把我制成腌肉。”

    本来就是试探,哪知道这巫小公子果真好骗,这么上道,自然没指望今日就去,不过他表明态度了自然就不同目的达成,宁焱很是高兴,“不急不急,守炉要紧,否则仙尊动怒,只怕巫小公子也不好交代。”

    现在来看,这仙山来的仙尊果真不同凡人,不但身边的人这样般俊美,就连那些炼丹的小童也都个个眉目清秀,看了实在让人新潮澎湃。

    巫阴揉了揉肚子,对小童道:“饿了,拿点吃的过来!”

    宁焱赶紧道:“巫小公子饿了?巧的很,孤刚刚来的时候,着人备了下酒菜,巫小公子可尽情一用。”

    巫阴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客气,往下一坐,道:“来吧,要吃!”

    吃饭之前,那手突然往怀里一摸,然后抓出各小镜子,对着自己左照右看,然后满意的点点头:“嗯,不错,比昨天好看了很多。”

    宁焱闻言,哈哈大笑,搓着手道:“巫小公子真正是个妙人,孤甚是喜欢。”

    巫阴才不管他啰嗦那么多,看到吃的,直接就动手。

    直到喝饱喝足才满意。

    巫阴在这边吃东西,宁焱便在边上看着,哪怕巫阴都没当他存在,宁焱也是很是欢喜,这样容颜绝色的男子,哪里去找?这世间只怕寻不到,果真是仙人天上来啊。

    这辈子若能幸一回这天下下来的神仙,他也知足了。

    宁焱磨蹭了好一会才离开。

    他吃饱喝足,想要去睡觉,又怕挨仙尊骂,便问:“丑八怪呢?”

    反正在他眼里头,除了自己最美,其他人都是丑的。

    小曦儿被人带回来之后,直接趴着榻上睡着了。

    巫阴想了下,直接挂到小曦儿房里的梁上,要是仙尊问起来,就算他守着丑八怪了。

    西阐宫中的情形高湛陆续知道,无鸣多番入宫,却找不到小曦儿的藏身地,原来宁焱为了掩人耳目,把炼丹房建在了他寝宫的后面,外表根本看不出是炼丹房,若想进去,也是从其他门里绕上一圈才能进去,里面的院子还有郁郁葱葱的树木,正是春时,枝叶茂盛,不怪无鸣总找不到位置。

    他在西阐宫中穿行,只能夜间,若是换了白日,怎么样都被人发现,以致找来找去,都找不到,这一度让他怀疑是不是西阐的国君其实是把炼丹房建在某个行宫之处的。

    只是他放耳去听,是能宫人议论,说了关于炼丹的事,这让他又觉得,定然是宫中有炼丹房,所以公然才会这样提起。

    他身边带来的二十个人暗卫,一起商议后,决定冒险一起探上一探,把宫中分成多个区域,一人负责找上一处,只有确认了具体位置,才能有机可乘。

    高湛得到消息,很少焦急,却也只能干着急。

    魏西溏派出的使臣已经过了溧水城,直奔西阐而去。

    公主被掳获西阐,此事并未公开,西阐也才从未透露有大唐长公主在西阐宫中的事,使臣自然不能信口胡诌,更不能开口讨人,西阐有了这样大的把柄在手中,自然不会答应的。

    宁焱明知大唐公主在宫中,却什么都未做,甚至还当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自然是看在世外仙尊的份上,更是因着那位巫小公子还未得手,公主自然跑不了,大可慢慢利用,至于那为巫小公子,唯有早点得手,宁焱才肯死心。

    是以,此趟大唐使臣很是紧张,什么都不能做,他去了到底要做什么,怎样才能找到公主,这实在是件让人颇为头疼的事。

    魏西溏近来失眠,行事很是忐忑,生怕哪一方出点什么事。

    她不知道付铮如何,也不知道曦儿如何,国事又多,一统之后,大事小事事事都要过问,新臣老臣也要妥善安排合理分布,她要想着把什么样的人放在一起才能相互制约制衡,怎样才能相互监督,怎样才能把不同的人放在一起发挥出最大化的作用。

    高湛当初事实利民策时招揽的民间人士,在高湛的推荐下陆续入宫,这帮人的到来倒是帮了大帮,特别是大唐的水利农畜方面,有着举足轻重的份量。

    而高湛此举,不但得到了那些民间人士的崇敬,也有举荐之功,算是两相得意之举。

    而大唐行商的标杆性人物便是季筹,季筹表现的一心拥护女帝,自然也让同行觉察到拥护女帝的益处,毕竟自打这位季筹季掌柜冒出来后,一直都是顺风顺水,朝中有什么需要用银子的地方,他也从来不吝啬,人家问起来,他开口便是:身为陛下子民,受陛下福泽,捐点银子算什么,就算豁出命去,也是值当的……

    不过说来也怪,他一心向着朝廷,朝廷待他也是多番照顾,以致他生意愈发的好,他生意好,捐给朝廷的东西就多,而捐出去的多,朝廷带着就更好……这根本就是两方得利的事。

    这样的良性循环,自然也容易让人觉得归拢朝廷似乎更胜于独来独往。

    大唐立国之处,季筹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突然发起了一个共商会的地方,性质类似与江湖人的武林结盟一说,并从中推荐德高望重之人担任会长,既能制约大唐行商之人同类产业之间的恶意抬价,又能保护其他弱势行业的利益。利弊得失一目了然,可其中的利自然是大与弊的,因为共商会成立那日,季筹和其他几个筹备人还请到了户部尚书参与成立仪式,这样一来,便意味着共商会是得了朝廷庇佑。

    晚上时分,季筹入宫面圣,把白日的情形说了一遍,魏西溏点头:“此事你交给你去办,朕放心。”

    “陛下如何想起要突然建共商会了?”季筹好奇的开口:“草民觉得陛下此举甚妙,草民深感佩服。”

    魏西溏应道:“哦,朕是想着,这样一来,他们日后再想逃税,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共商会的地位每年都有变动,得利最高者在共商会的话语权便越大,而得利的数目,再来源于每年的核算统计,这统计之人又要让人信服,又要让人放心的,共商会之间自然没有,最后季筹举荐了户部,并论次支付一定酬劳,以示酬谢。

    听了陛下的话,季筹叹了口气,陛下果真是经商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