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3章 臣要陛下此生记着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此刻付铮和魏西溏才真正发现,原来墨儿长大了。

    付铮扭头看向魏西溏,魏西溏伸手摸了摸墨儿的脑袋,道:“墨儿果真是父王和母皇的好孩子,虽母皇把你们送出去这么多年,错过陪伴你们成长的岁月,可这世间凡事果真有得必有失,母皇见到如今的墨儿,却丝毫不后悔。”

    她抬头看向付铮,道:“我虽心有担忧,却觉得墨儿此言是现如今最好的法子。”

    付铮上前一步,握着她的手,道:“我就算失了我的性命,也觉不让人伤墨儿分毫。”

    墨儿努力睁大眼,提高自己的存在感,说:“父王,母皇,是孩儿保护父王,不是父王保护孩儿!”

    魏西溏当即低笑出声,她点头:“对,是墨儿保护父王,父王说错了。”

    付铮伸手拍了拍墨儿的肩膀,道:“父王年纪大了,墨儿可要保护好父王。”

    墨儿毫不犹豫的点头:“父王放心,墨儿一定保护好父王。”

    少年挺直腰板,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高些。

    他都听说了,当年父王像他这么大的时候,就随军出征,在军中磨练多年,母皇当年还是个小女孩儿,她是以凰女之名出征,甚至在两军对垒时现身激励全军,差点命丧战场,可她丝毫没有畏惧。

    还有很多有关父王和母皇的传说,他都是从高大人嘴里听说的,当年父王和母皇能做到的,墨儿相信自己也能做到。

    魏西溏在次日的早朝时,第一次正面回应了立储之事,并抛出话题让众臣讨论,那些臣子果真不负众望,在一个老臣的带领下,一起跪在地上要求立储。

    魏西溏自然也觉得立储迫在眉睫,特别是明王起兵造反一事,更加速了立储的需求。

    三日后,大唐女帝颁布立储诏书,立皇长子魏玄墨为太子,搬入东宫,即日起参与朝政理事,让朝臣惦记多年的立储一事终是有了定数,原本生怕女帝以立长为名,封曦公主为皇太女的臣子,总算松了口气。

    女主男臣,臣子们到底还是更想要男皇登基的。

    明王谋反,大军却陷在焦尾山,焦尾山天禹将领夏猛出身江湖,一次与人比试被对方以卑鄙手段伤到致命处,危在旦夕,结果被朝廷派下巡视的钦差大臣所救,夏猛为报恩便跟了钦差大臣,被发现他武艺过人,钦差便举荐他参加武试,结果一试便中,夺得头筹。女帝有意栽培,便下放到偏远小地方,从最底层开始做起,一路磨练,如今是焦尾山的驻兵统领。

    夏猛与其他将领的不同之处,是他对朝廷有感恩之情,又或者是朝廷让他有了不一样的人生,这份恩情让他做任何事皆全力以赴。

    明王军派来的游说谋士被他砍了脑袋,直接挂在了焦尾山城的城门口,明王再不敢派人前往。

    焦尾山驻兵不多,不过山势陡峭,不易攀爬,山城易守难攻,明王军若想过焦尾山,便必然要过山城,却一时拿不下来,两军只能僵在原地。

    夏猛让人统计粮草,看看死守还能撑多少天,毕竟兵力不足,不足以和明王军抗衡,但是死守还是可以的。

    明王军一路过关斩将,兵力早已从最早的两万到如今三万五千人,这让夏猛很有压力。

    虽入仕多年,不过夏猛江湖人讲义气的性格丝毫未变,明知双方实力悬殊大,他从未想过不战而降。身为朝廷命官,这仗明知输也要打。

    统计粮草的人给回消息,顶多还能再撑二十天左右。

    夏猛有点心慌,加强防身,日夜轮班巡视,不给明王军有机可乘。

    不过,夏猛没心慌多久,因为大唐女帝早已知道这边风声,派了信使过来,信中说只要夏猛撑过半月,便会有援军赶到,这让夏猛以及一众将士士气大增。

    就在大唐武将匮乏,新人后继无力的时候,溧水城城主高湛举荐了一位教于简的男子,并无偿提供溧水城最新研制的防御战车数量,直接从溧水城运往焦尾山。

    女帝见过于简后,当场提出军事战略相关适宜过问,并让长阳城将军颜白过招比试,最终成功过关,赢得女帝首肯。

    女帝为了让磨练太子,命太子随军督阵,即日开拔前往焦尾山。

    朝臣见过那位于简,一些认得付铮的人都傻了眼,那位叫于简的男子当真与亡国多年的青王殿下长的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脸部一侧有一道浅浅的疤痕,其他不论言谈举止还是说话的声音,都像的让人震惊。

    于简被女帝任命先锋将军,领兵三万,随同太子一通奔赴焦尾山。

    当然,付铮和太子不知道的是,随同他们一起去的,还有一位神秘的亲兵小将跟随左右,文静郡主的那位准郡马巫隐小公子,正头戴钢盔身穿铠甲,手里举着一杆红缨枪,忠心耿耿的跟着太子呢。

    魏西溏跟面儿说了,只要此趟太子与王爷平安归来,巫隐便是护未来护太子有功,金州城以后就是面儿和巫隐负责的地方。

    一听城池就在眼前,巫隐小公子嗷嗷叫着冲了过来,本来无鸣离京,他就少了无鸣当对手,没人跟他对打,他实在没办法证明自己赢过无鸣,正气的天天拿脑袋撞树呢,如今有了别的差事,巫隐里面生龙活虎起来。

    巫隐瞅了眼小太子,比他还矮一个头,这么点小东西以后能当皇帝?可是他娘子说了,这就是皇帝,是他们

    ,这就是皇帝,是他们以后都要保护的,皇帝这么小?怎么着也要跟女帝一样才像皇帝嘛。

    他看的次数多了,墨儿就注意到了,不由自主多看了两眼:“于将军,这侍卫长的也太好看了。”

    付铮听了也扭头看了一眼,父子俩脑袋凑过一块,一起点头:“确实挺好看。”付铮还多问了两句:“哪人?参军多久了?”

    巫隐一本正经,严肃认真道:“草民有主了!文静是我娘子!”

    付铮:“……”

    墨儿:“哦,面儿姐姐的夫婿。”

    听说过,不过没见过。面儿姐姐长的不大好看,没想到还真让她逮着了这么个俊俏的夫婿。

    付铮反应慢了一拍:“面儿的夫婿?”

    以前天天在金州城强抢民男,总算让她抢到了好看的,还不是一般的好看,果然没白抢。

    墨儿突然好奇:“你在这干什么?”

    巫隐说:“陛下让草民来保护将军和太子。”

    墨儿绷着脸,觉得被轻视了,挺直腰杆,说:“本宫不要你保护,本宫又不是软脚虾!”

    付铮看了他一样,道:“这也是他的职责所在,太子殿下不必介意。”

    巫隐强调:“太子一定要让草民保护,要不然草民就没法子回去跟娘子交代,娘子不能跟草民拜堂成亲,娘子就不高兴,草民就没有城池了,太子殿下这是破坏了一大桩事呢!”

    他一说说了一大堆,把墨儿说的额头都冒汗了:“你是说,本宫要是赶你,本宫就成了坏你好事的罪人?”

    巫隐点头:“可不是?”

    “你大胆!”墨儿怒道:“你竟然敢这样说本宫?”

    巫隐睁着一双凤眼,道:“草民是来保护太子和将军的,竟然赶我?”

    付铮一看就觉得这孩子好像有点不对劲,说话不像人家那样惶恐小心,便急忙打住两人话头,问巫隐:“你家乡何处?”

    巫隐应道:“招摇山。”

    付铮:“……”

    不让俩孩子吵架了:“殿下身为太子,理应气量大度礼贤下士,不该跟人随意置气。”

    墨儿赶紧抿嘴:“将军教训的是。”斜了巫隐一眼:“你退下吧,本宫不赶你便是。”

    巫隐点点头,握着红缨枪,退到了墨儿身后。

    身边有个愣头青小侍卫,这一路倒是没觉得多无聊。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