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0.我不缺qing人,倒是缺个厉太太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以然这样想着,心里变得格外平静,如果他不是厉云峥,或许她不会有丝毫犹豫,能嫁给这样的男人,得修几世的福气?偏偏,他姓厉!这样轰动的事情肯定瞒不了张晓曼,总有一天她会记起那些过往,会记起厉家的每一个人,还有他们加在她们身上的侮辱。

    “怎么?不愿意?”

    厉云峥似笑非笑地勾起唇,眉梢微挑,隐约透着一丝不悦斛。

    以然一愣,低头,不着痕迹地别过脸去。

    “我并不要求你现在就答应我,给你两天时间考虑,下周一再答复我。餐”

    以然她抬起头,一双黑亮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语气缓慢地说道:“不用两天时间,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我不会答应嫁给你,但是,我可以给你当qing人,随叫随到。”她能说出这样的话,没有人知道她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气!

    她红唇轻抿,如粉嫩的樱花瓣一样。

    厉云峥薄唇一勾,漆黑的瞳孔如幽潭般深邃,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以然下意识地低下头,心里莫名地不安。

    他笑,神情有些慵懒,“我不缺qing人,倒是缺一个厉太太。”

    事实也是如此,只要他愿意,随便勾勾手指,多得是女人愿意当他的qing人。可是,他有洁癖,从来不会轻易碰一个女人,而她却是一个例外,他心心念念了很多年。

    以然沉默。

    “我说过,可以给你时间考虑,你不用这么着急答复我。”

    “我……”

    “时间有些晚,我先回去了。”

    “哎!你要不要吃了晚饭再走?”

    见他站起来要离开,以然连忙出声喊住他,然后说了一句她立马就后悔的话,恨不得把舌头咬一口,她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厉云峥一愣,眼底闪过欣喜,面上却依旧淡淡的。

    “你会做饭?”

    “嗯,会做简单的家常菜,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可以留下来一起吃。”以然有些不习惯地说道,话已经说出口,她当然不能再改。

    “既然你热情邀请,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好了。”

    “那我去做饭,你坐着休息就好。”

    ……

    热情邀请?他哪只眼睛看到她很热情了?明明就是他自己意yin的,好不好!以然皱着眉,在心里不满地腹诽,却又不能再开口赶他走,要怪只能怪自己一时嘴快,竟然做了这么大一个错误的决定。

    显然,厉云峥的适应能力很强,很快他就不把自己当外人了,直接进了以然的小房间。因为住的是阁楼,房间的高度自然就不够,进以然房间的时候,他差点没撞在门框上。

    房间很小,除了一张很整洁的单人床之外,就只剩下靠墙的小衣柜了。

    布置也很简单,除了窗户上挂着的一串风铃之外,再没有其他装饰品。简而言之,一点都不像女孩子的房间。

    他很随意在她chuang头坐下,又或许是有些疲倦,他干脆躺了下来,扯了一角被子盖上,被子里似乎还残留了她身上沐浴乳的香味儿,让他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起来

    然后,他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厨房里。

    以然熟练地淘米做饭,择菜,洗菜……六年前的她,虽然跟母亲寄居在厉家,可她也从来不需要干这些粗活,离开之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不管什么事情她都只能依靠自己。

    没多一会儿,饭菜都熟了,很普通的家常小菜,却也是色香味俱全。

    以然摆好碗筷就出去叫厉云峥吃饭,可是,客厅里根本就见不到他的影子,难道他一声不响就离开了?以然皱了皱眉,刚想自己去吃饭,眼角的余光立刻瞥见半掩的房门……

    呃,他竟然躺在她的chuang上睡着了!

    以然愣了愣,看着蜷缩在她小chuang上睡着的男人,提起脚步,鬼使神差地朝房间走了去。

    他睡着的样子很安静,眉心舒展,整个人似乎都放松了,没有平日里的清冷和矜贵,就像是一个很普通的居家男人,浑身散发着一股温暖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以然在chuang边蹲下

    来,双手拖着下巴,很认真地端详着他的模样,浓而黑的卧蚕眉,鼻梁直挺,菲薄的唇,他的唇色很淡,再往下,是他微微凸起的喉结,还有领扣敞开之后露出的一小块蜜色肌肤……

    突然就想伸手摸摸他,这个念头猛然跳出脑海,她吓了一大跳,脸颊不由得开始发烫,幸好,他睡的很熟什么都不知道,她捂着双颊暗自庆幸。

    下一刻,一双如幽潭般的眼眸倏然睁开,眸中噙着一丝玩味的笑意。

    以然猛然一怔,脸颊顿时通红一片,飞快地站起来转过身去,就像是干了坏事被抓个正着的孩子一样。她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呵呵傻笑,说道:“你醒了?我刚进来,准备叫你吃饭。”

    “是吗?”

    软软的尾音故意拉得长长的。

    他起身,不动声色地站在她身后,健硕的身躯将她整个身子都包裹住。头微低,温热的唇畔缓缓从她的耳尖划过。

    如一股电流窜过,以然身子一僵,下意识地伸手去推他,却不想掌心触碰到一小块凸起。她愣了愣,连忙缩回手,却不想被他用力一拉,然后脚下突然不稳,她整个身体朝着chaung上倒去。

    以然认命地紧紧闭上眼睛,心里却紧张到了极点。

    烫!滚烫!

    这是她脑子里唯一剩下的念头。

    以然手忙脚乱地想要爬起来,可是,浑身软得毫无力气。厉云峥薄唇勾起,黑眸深处暗潮涌动,他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一手揽住她的纤腰,再也压抑不住自己身体里的那一股xie火,吻,铺天盖地地落了下去。

    以然睁大眼睛,诧异地望着他,甚至忘记了挣扎。

    “喵喵,乖!把眼睛闭上!”

    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似是带着一股蛊惑人心的力量,一字一句,狠狠地撞在她的胸口。

    像是着了魔一样,以然缓缓地闭上眼睛,那模样……任君采、撷。

    吻。

    时而霸道,时而温柔,时而又带着惩戒。

    下一刻,他翻身将她压下,吻,更猛烈了,就像是海上的暴风雨一样。以然的脑海里一片空白,连思考的能力都快失去了,连脚指头都开始发麻,僵硬的jiao躯缓慢融化。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以然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少。她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发生微妙的变化,她突然有些害怕。

    就在她以为他会进一步的时候,他却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幽深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毫不掩饰那一股浓烈的yu望。

    以然紧抿着唇,睁得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胸口起伏得厉害,却又强自镇定,她的唇饱满而潮湿,处处透着诱人的气息。

    “你,能不能先放开我?饭菜都凉了。”

    她咬牙说道。

    厉云峥微微一愣,随即勾了勾唇,缓缓地松开她。

    他原本就不想在这里要了她,他知道她有心结,就算是她不反抗,他也做不到熟视无睹。

    脚刚着地的时候,有些虚软,要不是她及时扶住旁边的柜子,指不定会一屁股坐在地上。以然强自镇定地整理了一下衣服,她不能在他面前流露出紧张的情绪来。

    偏偏,他一早就看穿了她。

    “去吃饭吧!”

    “嗯。”

    ……

    走到门口的时候,腰间突然一紧,以然微微一愣,紧接着,耳边钻进一股温热的气息。

    他说:“喵喵,下一次你就不会这么好运气了!”

    他忍得极其难受,却也只能苦笑,谁让他自作孽呢!

    很简单的家常饭菜,厉云峥却吃得很香,大有意犹未尽的架势。反观以然,一脸心不在焉,他都吃进去一大半了,她还在慢腾腾地搅着碗里的米饭,一粒都没吃下。

    “光看着就能饱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