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5.蓝小姐,我赌以然赢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开门进去?他就站在她身后,要她怎么开门进去?自从再一次遇到厉云峥的那一刻起,以然对他就抱着警惕的心态,曾经,这个男人让她又爱又怕,后来,她快要忘记他的时候,他又以一种强势的姿态闯入她的生活中。

    她以为她能够招架,却不想节节败退。

    僵持中,他倏然低下头,额头轻轻抵着她的额头,一双幽暗的黑眸就像是漩涡,无时不刻不吸引着她。

    以然皱眉望着他,脸色显然不悦,他到底想怎么样?

    “去休息吧!别忘记你该考虑的事情。”

    他什么也没有做,从她身侧走过,转身进了隔壁的房间。

    以然站在门口,半晌才回过神来斛。

    回到房间,她刚想要躺下睡觉,放在chuang头柜上的手机突然焦躁地响了起来。看着屏幕上显示的熟悉的号码,以然皱了皱眉,直接按下拒接键,然后迅速将号码拉黑,从今以后,她不想再跟这个人有任何的牵扯。

    第二天一大早,以然就醒了过来,她上午还得去医院。

    早餐很丰富,也很营养。

    这让她不由得想起小的时候,只要她在这里,厉老太爷总是吩咐厨娘做她最喜欢的吃食,因为这事儿,厉芸珊还气得跟她打了一架,最后两个人都没有晚饭吃。

    “丫头,你太瘦了,该好好补补,以后想吃什么,就尽管跟福伯说,或者跟你云峥哥哥说也行。”老太爷笑呵呵地打量着以然,这女孩子就应该养胖一点,好生养!

    以然眯着眸子微笑,连忙点头,“谢谢爷爷的关心。”

    厉云峥挑眉,眼眸中笑意清浅。

    “然然,一会儿吃完早餐你不是要去医院吗?我开车送你去,反正我闲着也没什么事儿!”厉佟适时地cha进一句话,朝以然俏皮地眨了眨眼睛,那张漂亮精致的容颜说不出的生动。

    以然刚想说什么,一旁的厉云峥已经开口,“厉佟,然然比你大,你应该叫她姐姐。”语气不轻不重,却绝对让人不敢反驳。

    厉佟撇撇嘴,在这个大哥面前,他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以然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连忙干笑一声,“呵呵!其实没什么的!”这话刚说完,立刻感觉一道锐利的目光射向她,以然冷不丁一个激灵,只觉得后背一阵凉嗖嗖的。

    “厉佟,你要是闲着没事的话,这几天就陪爷爷去花圃除草施肥。”

    “爷爷……”

    “嗯,就这么定了!正好可以让你小子定定性!至于然丫头,你哥会照顾好她的,你就别瞎操心了。”

    ……

    医院。

    张晓曼的主治医生是厉云峥的朋友,刚从美国回来不久的精神科的权威专家,三十五六岁的样子,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笑起来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就像是初春里的阳光。

    以然有些紧张,生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似是意识到她的异样,厉云峥不动声色地握住她的手。以然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想要挣开,却被他紧紧地包裹在掌心里。

    李医生温润地笑了笑,然后一脸认真地说道:“现在病人的情绪很不稳定,需要静养。而且在检查的过程中,我们发现病人的脑袋里有一颗肿瘤,这颗肿瘤已经开始压迫神经,这也是病人在这段时间出现间歇性失忆的原因。”

    “肿瘤?怎么可能出现肿瘤呢?”

    以然顿时愣住了,眼睛睁得大大的,神情有些激动。

    “是的,肿瘤,不过,目前还没有诊断出是恶性肿瘤还是良性肿瘤。所以,夏小姐,你现在不用太担心了,等诊断结果出来,我会立刻通知你。”

    “那,谢谢李医生。”

    “不客气,我跟云峥是老朋友了。”

    ……

    病房里,因为注射了镇定剂,张晓曼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以然守在病床边上,轻轻地握住她的手,眉宇间挥散不去的愁容。从她十岁那年,她就跟母亲相依为命,除了厉家,没有人愿意收留她们母女,厉老太爷对她再好,比亲生孙女还要好。最初,她也以为厉家会是她的第二个家,可是后来她才知道,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p>

    “你很担心?”厉云峥皱眉问道。

    “嗯,她是我唯一的亲人,我没有理由不担心。”虽然有张晓曼在,她的压力会大很多,可是这些年来她已经习惯了这一切,如果没有她的陪伴,或许会觉得很孤单。

    厉云峥眸色微敛,刚想说什么,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我去接个电话!”说着,他拿起手机去了外面走廊。

    “厉先生,事情已经安排下去了。”

    “辛苦了。”

    ……

    有他在,没有人能够再轻易伤害她。

    “厉先生,你有事的话,先去忙吧!不用在医院陪着我。”

    以然听到渐行渐进的脚步声,转过头,微扬起精致的小脸,神色认真地对他说。想了想,她又补充了一句,“你放心,既然我答应了爷爷要陪他几天,我就不会食言的。”

    厉云峥微微一愣,随即勾了勾薄唇,眉宇间漾起笑意。

    “叫我云峥或者云峥哥哥都行。”

    呃,以然皱了皱眉,清亮的眸中闪着迟疑,不管是云峥还是云峥哥哥,她都叫不出口,他与她之间隔了太远的距离,即使爷爷说让她嫁给他,可是,在她的心里他们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有人说,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但是婚姻却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见她沉默着不作声,厉云峥也不催促她,径直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我不需要陪,真的!”

    以然生怕因为她耽误他的工作,那样的结果,她可承受不起。

    “喵喵,你不用有什么心理压力,你就当是我想陪着你。再说,万一等下阿姨醒过来她找我,你要怎么办?”

    “……”

    其实,在他身边,她有压力。

    以然放在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她连忙掏出瞅了一眼,是蓝琳!想起之前蓝琳跟他说的话,脸色不由得变了变。

    “以然,我在你家门口,你是不是不在家啊?我都敲半天门了,怎么里面一点反应也没有。”

    手机那端,蓝琳没好气地抱怨着,她好心好意一大早跑来看她和阿姨,就是想给她一个惊喜,谁想到,她竟然没晾在门口这么久。

    呃,以然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赔笑地说道:“学姐,我现在在医院。”

    “医院?以然,是不是阿姨又住院了?”

    “嗯。”

    “对了,哪家医院?你等着我,我马上就赶过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