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章 作为一只小阿飘(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次醒来时是半夜,黑沉沉的庭院里,一弯月牙嵌在夜空,与满天星斗一起散发着幽幽光芒。

    顾长华本还诧异为何会在庭院中,可被这光芒照射,竟然觉得浑身暖洋洋的。

    惩罚任务?这个世界,会是什么呢……顾长华咬咬下唇,在心中呼唤着蓝宝。

    可是出乎意料,蓝宝并没有出现,脑海中再次响起的是冰冷的机械音:“惩罚任务:女鬼的复仇,任务期间宿主不得与系统精灵交流。剧情及相关传输完毕,请宿主自行”

    女鬼……还来不及细思蓝宝不在会给自己什么影响,顾长华心中泛起不好的预感,一低头,果然发现没有影子,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自己这是,变成了鬼魂?

    细细翻过剧情,顾长华皱了皱眉。

    这个故事的女主角叫作苏璃,诚如所见,是个小有道行的女鬼,修行不深,堪堪能够现形,不惧日光而已。

    苏璃本是个深闺小姐,因为后母厌弃才居于别院,不料还是遭了暗害香消玉殒,懵懵懂懂间,因为颈间悬挂的那一块镇魂玉,并没有灰飞烟灭,反倒被玉石温养,成了一个寄居在此的鬼魂,不觉间就过了百余年,别院几经易主,归了户读书人家。

    一百多年的孤单寂寞本该能将人逼疯了,可苏璃天性善良,与初开灵智的山野精怪也能聊得开心,心思竟愈发单纯起来。

    按理说,作为一只鬼,除了担心道士之流,并不该有任何烦恼忧愁才是,错只错在她爱上了一个人。

    一个居住在此的书生,贺彦章。

    开始时,她只是见书生每日读书到深夜,于是夜里在庭院中吸收月华的她总能见到那一抹清俊身影,就常常凑到窗边去看书生读书习字。有一日见他留了未完的半首诗,一时手痒,就提了笔补全。

    等贺彦章清晨起来,发现补全的一首诗心思微动,看多了书生与精怪的风流话本,遍寻这诗作者无主,就把心思想到了花妖精怪上。后来,干脆夜夜在纸上留书。

    苏璃难得碰上个人不怕他,两人就这么执了笔交流,一来二去,少女的一颗芳心就全在他身上,终于在月夜现形相见。见少女果然如自己想的那样才思敏捷,温柔貌美,贺彦章也对她生了爱慕,两人对月盟誓,虽然是人鬼殊途,却定了终身。

    后来,贺彦章过了乡试,苏璃更是陪伴左右,与他一道温书。见心上人为了考取功名埋头苦读,心中生出不忍,又冒了大风险偷偷进入考官房间看了试题,全部告诉贺彦章。

    贺彦章心中连感动带些不赞同,最后还是对功名的渴望压倒一切,认真按着苏璃说的准备,果然中了会元。他到底是有真才实学的,殿试中对答如流,加上容貌气质颇佳,被圣上点了做状元,跨马游街,好不得意。

    苏璃心中自然是欢喜的,而贺彦章感动于她心思,两人正是情浓。只可惜好景不长。

    人鬼终究不是正道,他这里中了状元,才子佳人似乎就成了必备的结尾——丞相家小姐才名远扬,闺中待嫁,正看上了这状元郎。而贺彦章隔了纱帘见了那小姐一面,心思也动了再动,最终换了庚帖,定了名分。

    对苏璃,他也不愿放弃,可苏璃骨子里也有几分骄傲,由爱生恨,怨上了贺彦章,在他与丞相小姐婚后轻易不愿相见,更不时添些小麻烦。

    在贺彦章看来,苏璃实在有些不识大体,两人大吵了几次,他心里干脆动了杀机——既然她能与自己交流,定然也能与别人沟通。自己这个状元,到底还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若是让苏璃这么作乱下去,说不了也会拆穿。

    于是干脆借家宅不宁,去国师处请了一帖镇鬼符,装作愧疚对苏璃软语相向,把对方揽在怀中,趁其不备就贴了上去。苏璃修为本就不高,又为了给他偷试题耗费了许多,正是虚弱的时候,竟让他一击得手。

    几乎魂飞魄散之际,苏璃借着全部魂灵和系统做了交易。她唯一的心愿就是复仇,要让贺彦章爱上自己而不得,更要让他身败名裂,万人所弃。

    顾长华揉揉前额,皱紧了眉头。这身为鬼魂,许多事情都不方便。而且,之前的任务自己都是借魂魄进了别人身体,现在直接灵魂上阵,不知道自己如今是什么模样?

    悄悄在院中找了水池,借着假山隐蔽现形一观,顾长华眉头皱得更紧了——这水波荡漾中映出的面容,分明就是自己。

    她轻吐一口气,也幸好,算算现在的时间,这苏璃不过刚刚与贺彦章开始笔上交流。要不然,这人突然换了模样,贺彦章怕是要心中起疑。

    只是……她不禁有些迟疑,原主的容貌更比自己美貌许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