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章 作为一只小阿飘(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苦无纸笔,苏璃在槐树枝上坐着,对着偷出来的那张纸比比划划,拿指尖一遍遍描摹着。

    练了没多久,手臂就开始酸麻。

    不是说是鬼吗?苏璃颇为不耐地揉揉胳膊,怎么还会有感觉!

    只能耐着性子继续写。一边写,一边沉下心思来思考。

    好不容易练得有八分像,苏璃就又把纸张收到怀里,自己靠着槐树枝干侧躺下来,闭目养神。

    算下来,这原主和书生开始交流也没几日……苏璃挑了挑眉,自己会的字体也不少,而且单从原剧情来看,这个世界的书法似乎并没有之前几个那样发达,最起码,瘦金体、颜体这样名动一时的新字形,在这里从未出现。

    唔,似乎,又找到了一个刷好感度的方法啊。

    而且……苏璃眉眼弯弯,勾起了唇角。按照贺彦章那个自以为清高又贪慕名利的性子,自己写了新字体给他,怕是会毫不客气的据为己有吧?只要提前做好准备,这揭穿一下……还是很容易的!

    总算没亏着自己苦学那么些时日!当初练书法,是为了平心静气磨时间,顺带……圣上也是个喜好书法的,也算是一种讨好罢了。

    苏璃心里的雀跃也平息下去,停、停!想这些做什么?好好想想晚上怎么回答吧,自己在诗词一道上,可远远比不上原主!

    下晌用了饭,贺彦章就又回到书房,颇有些难耐地看着日头渐渐西沉。等亮亮的烛台都点起来,他挂上一抹笑,装作气定神闲坐在窗边留书。

    “今日园中略窥得小姐倩影,心乱如潮,然而遍寻不得,徒生苦恼。所幸得手绘梅花一枝,颇为开怀,还望今夜仍不吝手书,登门赐教。”

    把笔尖在一旁砚台上抿了又抿,思虑片刻,提下诗句:“裙裾飞粉羽,嫩蕊点绛唇。”

    只写了这两句,分明是等着苏璃来续,又暗含了自己呃猜测。不知那位小姐,会怎样回答?

    一时写好,那青石刻竹镇纸压了,就放在窗棱下。

    贺彦章坐在一边温书,眼神不住地往那边瞟,显然是期待着能不能凑巧再见一面。今日那一眼,并没有看到长相……他颇有些遗憾。

    苏璃哪能让他如愿?自己长相并不是十分貌美,而贺彦章现在,分明是把她想得太过于美好了些。今日朦朦胧胧只看到个身影,只会在脑子里补出十分美貌来。

    现在二人并没有什么感情,若是就这么草草见面,留下的印象,怕是连原主都不如。

    什么时候出现在他面前,也得选好时机才是!

    苏璃干脆不去管他,自己到假山上坐定,浑身沐浴在月光里,平心静气修练起来。然而被这月光照的浑身舒适,不知不觉,竟然睡了过去。

    “苏姐姐,苏姐姐?”不多时,就被人殷殷的呼唤吵醒了。

    是个穿着大红肚兜的小娃娃,圆乎乎胖滚滚的小身子,扎着冲天小辫儿,额间还点了一颗红痣。

    见她醒了,小娃娃欢呼一声,拽着她衣衫三两下爬到怀里:“苏姐姐,起来陪我玩好不好?”

    “阿鲤,你又调皮!”还没等苏璃反应过来,假山阴凉处一株铃兰抖了抖身子,浮出个虚飘飘的少女来:“苏姐姐你别管他。今天月光不错,好好修炼吧。”

    “小铃……”苏璃这才想起来这两人是谁,小娃娃是池塘里堪堪化形的红鲤鱼,而少女则是灵智初开的一株铃兰,法力低微,不仅不能凝聚实体,更是连本体都离不得。

    阿鲤修为还浅,化形并不稳定,三日里能有一日成功就是好的。

    苏璃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露出个笑容:“阿鲤乖,快些修炼好不好?等你化形稳定了,苏姐姐就带你到外面玩去。”

    自称姐姐的苏璃一想到这个小娃娃已经三百多岁……那个词语怎么说,细思恐极?

    不过,这两个可是现成的帮手,铃兰就算了,也就在这宅子里能够帮得上。若是阿鲤培养出来,那偷盗试题说不得能帮把手。

    贡院这种满是浩然之气的地方,对鬼魂伤害实在太大,锦鲤算是瑞兽,能比自己少遭些苦头。

    小娃娃含了含手指,乖乖的点点头,嘟着小嘴巴从她身上爬下来,自己找了地方盘腿坐着。藕节似的小腿几乎打成了结,苏璃看了不由发笑。

    见月上中天,书房的烛光已经熄灭,苏璃伸伸懒腰一跃而起,虽然知道此去并不会见任何人,还是把衣裳头发理了理,这才飘飘然到了书房。

    窗子支棱着半开,显然是贺彦章特意留的。

    苏璃却不打算走窗子,笑话,她也是个淑媛好么。轻吹口气,门上的锁自己落了下来,苏璃快手接住铜锁放到一边,施施然走了进去。

    白日里慌慌忙忙,并没有仔细端详,这到了夜间,才有空细看起来。

    书房不小,排列了两个书架子,一进门先是一张古琴,绕过博古架,才能够看到紧靠着窗台的书案。看看博古架上放置的鎏金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