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章 作为一只小阿飘(5)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自从换了白日两人相会,似乎相处之间的气氛也变了很多。

    都说灯下看人,越看越美,可在夜间,总是会令人无意间想起苏璃不同常人的身份。

    现在换了白日,贺彦章只觉得心中最后那一点隔阂渐渐消失不见,再加上——再加上面前佳人分明是有着动人的眼神,温热的肌肤,与凡人再没有一点不同。

    心中本就有着一点绮思,现在愈发浓烈起来。

    苏璃感觉到他注视着自己的目光愈发炙热,却也明白,现在这些好感,远远达不到“爱”的地步。

    从以往做任务的经验来看,若是想要好感度达到一百,那对方必然是将你视作掌中珠,心头宝。而现在,贺彦章对她,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喜欢罢了。

    或者……她目光沉了沉,只是一点好感加上欲念,连喜欢都谈不上。

    “阿绯再想什么?”见少女盯着书页不动目光,贺彦章凑了过来,“看你有些忧心忡忡的。”

    “没什么。”苏璃很快回了个浅笑,“只是看这故事有些惆怅。”

    盯着她那一抹笑意,贺彦章心中颇有些失落。

    虽然感觉两人这么些时日相处下来,应当更加亲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苏璃却再没有刚刚认识时候那种清涩腼腆,反倒是骨子里的那些清冷,总是无意识地萦绕在身边。

    即使能够感觉到少女看向他目光中压抑的那一点情思,他还是觉得不安,令他意外的,这一点不安里,居然还参杂着舍不得。

    “看的什么?”贺彦章理了理自己的情绪,露出个安抚的笑容,伸出手要抽出那个话本来看。

    苏璃面上飞快闪过一丝慌乱,死死地按住书本:“没什么,不过是女儿家看的。”

    心里却是微笑,这些时日愈发清冷,全都是自己刻意做出来的。不为别的,对付贺彦章这样故作清高的读书人,一味关怀体贴是不行的。

    反正他心怀鬼胎,现在有求于己,总会凑上来的。

    就连现在看的这本书,做出来的表情,也都是故意安排。不为别的——手上这个话本,讲得正是小妖怪和书生相恋,最后不容于世的故事。

    想必,对方现在已经觉得有异。

    贺彦章心思微动,没有再强要着去看。反正他现在也知道,苏璃生性清冷,却不通人情世故,单纯稚气。

    总会有办法看到的,何必这个时候惹她生气?

    “呐,阿绯,你看这个。”他拿了自己今日练的字帖过来:“总感觉这几个字写的还不够好,这个笔画……”

    “嗯,我看看。”苏璃装作并没有在意对方揽上来的手臂,低了头看字:“这一笔要用力些,用笔腹去写,效果会好很多,还有这里……”

    贺彦章本来只是做个借口,可牵扯到字上,不自觉就收敛了心思,凝神看着。

    感受到他的心思很快就不在自己身上,苏璃心里微叹了口气,果然,还是不够吗?

    等快到晚饭时候,苏璃笑吟吟地告辞,像常人一样走出门口才消失不见。

    贺彦章神色一松,想到白日那个话本,就往桌子上看过去。果然,那本书就合着放在案几上。

    阿绯还真是……他无奈地笑了笑,多少有些宠溺。

    《狐仙乱世情》?看着这个书名,贺彦章就觉得头痛,自己真的要把这本书看完吗?一看名字,就是情情爱爱的话本。

    可又想到苏璃这些日子不着痕迹地冷淡疏远,贺彦章咬咬牙,把话本收好,打算夜间就来看。

    等把一本书都看完了,他心中感慨万千,一时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才好。

    这小狐狸和书生相爱,最后硬生生被道士拆散,而书生为了护着小狐狸,竟然用生命换来了对方重新修炼的机会,自己却魂飞魄散,不存世间。

    不过是用来骗女儿家泪水的俗套故事,可他看完,心里竟然也不自觉生出惆怅来。

    自己总算明白,为什么明明感觉到对方眼神中的爱恋越来越深,却周身的气息总是清冷了。

    阿绯,你为了我,在压抑着自己的情思吗?可是,我似乎不值得呢……

    贺彦章从来没有那一刻像此时一样,感觉到自己对苏璃的情感是多么满怀算计不值一提。平日里相处的点点滴滴,在这个寂静的深夜里,似乎全部涌了上来。

    她教自己字体时不厌其烦,总是一遍遍带着自己描摹;她就算白日里来的时候再怎么不方便,再怎么疲累,却总是目光温和的对着自己;就算是看这话本,也是源于自己笑着说她不通人情,她才辛辛苦苦搜罗来看……

    甚至——贺彦章抬眼,看着烛光下依然盛放如当初的那一枝粉羽,目光更加复杂。

    虽然他不知道维持花朵盛放到底需要多少法力,可是想想她是梅花妖,再想起她说,见花如见人,贺彦章想当然的以为这枝粉羽,就是苏璃的一个化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